关闭

第一卷 卷名

第一章

更新时间: 2017-05-16 09:40:42 字数:3021

公元二00九年夏,新疆塔里木盆地中心,烈阳当空,照在寥阔的塔克拉玛干沙漠上,茫茫沙海就象一个大蒸笼,超过七十度的高温,让整个空间都扭曲起来,产生一种荒凉的虚幻。

一排杂乱的脚印,由沙丘一直延伸到远方。

“这已经是第四次来这里了!”

一个年纪约有二十三四岁,一米七八左右身高的青年,穿着一身蓝色的运动服,眼眸中时常闪过和年龄不搭的坚毅,和冰冷。

很难想象,他是一个有了八年军龄的特种兵。

青年仰首看了看炽热的上空,伸手搭在额头上,看了一眼似乎想把整个天地都烤熟的太阳,舔了舔爆裂的嘴唇,微微地叹了一口气,然后由怀内掏出一张表皮泛着褐黄色,莫名材质构成有巴掌大小的地图。

“叶兄弟,喝口水吧。”同行的一个中年男子,擦了擦额头的汗,递过来一壶水晃了晃道。

远处还有三个人,却似乎都不敢和他说话,唯独这个中年男子。

“谢了。”叶天接过水壶仰脖喝了一口,递还回去后,浓眉紧锁望了望远处漫天不着边际的黄沙,没有一丝的退意。

“叶兄弟,来这里已经两天了,还是找不到你说的地方,你那个地图是不是有假?这年头好多藏宝图什么的,可不做了真的!”中年男子迟疑了一下,略带疑惑道。

中年男子身边的那三个人,和他都是同一身的装备,同是来自一家专门负责探险服务的公司。

“不会的!”叶天摇了摇头坚定的道,低头看了看手中一个泛黄的地图。

这张地图,可是爷爷临终前亲手交给自己的,爷爷生前一直是珍逾生命,时常拿着这个巴掌大的地图自言自语,神态十分凝重,像是祷念经文一样。

爷爷信佛,为了讨爷爷喜爱,自己也没少翻读一些阅读!

一直和爷爷相依为命的叶天,在最后接过这个地图的时候,更是暗暗萌生了不论怎么样,也要帮爷爷找到地图上标示的东西,亲手埋在爷爷的坟头,了却爷爷心愿的意思。

凭着这份执着,叶天一连三次深入大漠,这已经是第四次了!

这次叶天特意雇了一个探险队护送自己,两天来虽然没少遭罪,但都挺了过来了,进入了自己一直未曾深入过的大漠深处了。

“在这大漠中,想要精确的找一个位置还真是不简单,叶兄弟,最多两天,再远就是没有标示的区域了,那里我们事先说好的,再多的钱,也是不去的!”中年人不断的擦拭着汗,吧唧吧唧了干涸的嘴巴道。

突然前方天空猛的一暗,他双眼微眯,警觉的抬头望向上空,神色是陡然一变。

“不好,沙暴再有半个小时就过来了!”

大漠中遇到沙暴,无疑是最为危险的,茫茫黄沙中,很少有躲避的地方。中年男子是这家探险服务公司的老导游,对于沙暴的辨认,没人会质疑的。

“走,朝东边一直走,那里有个土城!希望半个小时可以赶过去。”中年男子果断的喝道,回头一甩手,唤起叶天在内的一行五人,朝着东边快速的奔驰而去。

身上的物件除了水壶以外,在急速行进的途中,为了减少身体负担,统统的扔了。

叶天目光冰冷,好似毒蛇一般,望向四处,没有一丝的退却,他一手捂着胸口处的地图,微眯着眼朝着前方跑去,仗着体质好,速度倒是不慢。

突然一股风沙刮了过来,吹的人睁不开眼睛,天地一线处,漫天扬起的都是黄色的滔滔沙浪,像是凭空而生,铸成了一排高高的黄色土墙,铺天盖地汹汹奋涌而来了。

“噗通”一声。

叶天回头一看,是领队的中年男子跌倒了,其他的三个队员则是惊慌的往前逃窜,逃命在即,此时谁也顾不上谁了。

叶天扭头回去,回头一个纵身过去,一把抓住中年男子的胳膊,硬是搀扶着快速的跑去。

“多谢叶兄弟了……!”中年男子一句话没有说完,被风沙呛的张不开嘴了,大口的喘息。

“先逃命吧!”叶天冷声道,拖着中年男子就是一阵的飞奔。

突然,刚刚还在前方的三个队员已经不见人影了,或是被黄沙掩埋了,或是走错方向了,叶天没有时间多想,忽然身后一股巨大的风沙扬起。

叶天回头脸色一变,不容多想。

狂躁的沙暴,越来越近了,犹如巨大海浪一样,包裹四周,连绵数万米,一波接着一波的翻涌而至,离自己不足两千米了。

只能向前一直跑了。

“到了!”叶天神色一变,看了一眼前方,露出了一丝喜色。

前方,两人眼前渐渐的出现了一个残破的土城,相距不足百米距离,四壁是黑色的泥土构成,在茫茫黄沙中,很是显眼,像是一个黑色城堡一样,叶天脸露喜色,深一脚浅一脚的一手搀扶着中年男子,快速的奔驰过去。

挺到那里,就可以逃过一劫了!

叶天咬牙,双脚如飞,全身的潜力都发挥出来了一般,大吼了一声!

“跳!”

叶天和中年男子腾身一跃,穿过黑色土墙的一处可容一人的洞口,纵身进入了土城里面。

“总算是安全了!”叶天长舒了一口气,背靠着一堵黑色土墙,缓了一口气,本能的起身,仔细打量着四周。

这黑色土城不大。

要说才城,倒不如是说一个大点的土楼。

不过眼前的土楼,已经倒塌了大半,四壁高低不平,高有十米的,低处也有两米高的,岁月加上风沙的无情侵蚀,已经出现了不少斑驳的空洞,中央之处有八根三人方可环绕的顶梁,堪堪支撑着上面只能半掩的楼顶。

叶天环顾四周,最后定格在了八根顶梁上了,脸色慢慢的从谨慎,到惊讶,最后露出了惊喜。

“这……这个地方!”叶天匆忙的掏出了怀中的地图,看了看中间标注很是清晰的地方,脸露喜色,“真的有这个地方,阳光直射之处,能够平衡的交错出八个方位的地方!”

眼前的八根顶梁大柱,在外面黄沙照射下,映现出了八道交错的光柱,形成了一个莫名的图案,图案正中心露出了一丝不同一般的光洁之处。

如果不是仔细观察,很难发现的。

叶天情不自禁的走向前去,一边剧烈喘息的中年男子,眼神紧张的看向外面,没有察觉到叶天的异样。

缓缓走过去对叶天,心里被喜悦和激动充满了,一年多了,自己终于找到了爷爷一直期盼的地方了,到底会是什么呢?

“啊!叶兄弟小心上头!”中年男子突然大喝一声。

叶天不自已的仰首看去,慌忙的想要闪避,只感觉到四周一片剧烈的动荡,整个土城像是发生了地震一样,上面半掩的楼顶,露出的半边天空上,一片黄沙密布,伴随着“嗤”“嗤”巨大碾轧声,翻滚着狂压了下来,

叶天心里此时只有两个念头了。

第一个念头就是完了,这次的沙暴太强了,土城承受不住沙浪巨大力量的碾轧,要崩塌了。

第二个念头,就是要拿到爷爷一直想要的东西,就在眼前,叶天没有后退,选择了一搏,一个纵身朝着莫名图案的中心处,跳了过去。

“终于抓到了!”

紧随其后,“轰”的一声,八根顶梁柱拍倒了下来,下方密布一阵灰尘伴着随后而来的黄沙,冲向了上空!

叶天脸色一变,一脚踢开一个泥柱,纵身朝着一侧一跳,却还是慢了一步……!

冬去春来!玉成国外,一条小溪缓缓东流,沿途汇聚的雪水,齐齐注入其中。缓缓而流的小溪,变得不再安分起来了,水花翻卷,携带着沿途的泥土石浆!

叶天茫然四顾,自己不是被土楼崩塌拍死了吗?怎么到了这个地方来了?

看着这具新的身体,望了望湍急的溪水中,里面清秀的面庞,异常单薄的身体,没有前世半丝的强壮模样了。

“这具身体的主人现在是自己了!那自己呢?”叶天目光展露出一道忽闪而过的冷光,唯一的遗憾,就是没有帮爷爷看清楚那件是什么东西!好像一道白光划过,就不知所踪了!

“一切都过去了!是该开始自己生活的时候了!”叶天在床上躺了半个月,四肢难以动弹的感觉实在不好受。

叶天醒来的时候,就发现了自己变成了另外一个模样,四肢没有了过去的强壮,好似是被砸的后遗症,头晕目眩持续了半个月,方才可以下床。

渐渐适应了这个世界的叶天知道,这里和自己生活的世界截然不同,是一个武道和修神为主的世界,人人体能都强大的离谱。

看着这具孱弱的身体,叶天也唯有苦笑了一声,并没有自暴自弃,反而心里更充满一股激动,他当年被强行退伍,就是因为手上沾的人命太多,得罪的人太多,虽情有可原,但法理难容,自己仅仅只是一个特种兵。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书页

佛魔(赶尽灭绝)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