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一卷 卷名

第一章 阴差阳错

更新时间: 2009-02-23 17:22:45 字数:10647

1.

华美气势的高大建筑群,欧洲唯美风情的装饰,巨大闪亮的吊灯,葡萄酒红色的楼梯地毯,纺青洋纱色随风撩动的层层走道窗帘……完全宫廷般的感觉啊!!

眼前的一切都是华丽丽的……

我闭上眼睛,对自己说,这绝对是梦!!!

这绝对绝对是一个奢侈的梦。

我一个小跑步,去摸那些如梦如烟的窗纱,那般细腻,那般行云如水……好真实的感觉,啊!是真的!

口水不自禁的流下水,这时,对面走来三三两两穿着公主裙的女生,我恢复神智,下意识的拿起窗帘擦了一把口水。

内心发出了翻天覆地的狂笑声,嘿嘿嘿,我,原非樱居然到乔治莱特贵族学校来上学了!!

从接到通知书的那一刻,我一直以为是做梦。

现在,我正式确认了这是个事实,感谢原家祖宗保佑,感谢大慈大悲的各方菩萨保佑,感谢各电视媒体各杂志媒体各TV各MTV各领导各亲友团各粉友团的支持……

以后我就可以和各位有钱家的千金小姐一样,穿着可爱翻的蓬蓬公主裙一起学习,一起散步,一起进餐,一起谈恋爱……

口水……口水……

又流出来了。

我再擦,连窗纱都这样的温柔的感觉,乔治莱特贵族学就是不一样的感觉啊。

“同学,这个给你用吧。”一个温柔的声音从背后响起。

我吓了一跳,赶紧放开窗纱,回头一看,一个穿男生制服的同学正好奇的看着我,深遂又明亮的眼睛,雪一样白的皮肤,薄薄的唇形,美啊美啊……不会是女扮男装吧?

我的样子很奇怪吗?为什么他那样好奇又好笑的表情看着我,哇,这眼神好温柔,好专注,好健康,好无公害……

美校,加上花样美男,完了,又想流口水了。

我的手又不自觉拿起窗纱。

“用这个吧。”花样美男再次抖抖手中东西。他穿着制服,应该是高年级学生吧?为什么他的头发是华丽的酒红色?为什么他的手指比我的更青葱?

他递过来的是手帕,蓝方格子,四周镶金色花边褶,角落还绣有两个字母,Y•E,散发着优雅的香味,连手帕都这么华丽的吓人。

用来擦口水实在是太……太浪费了。

我抡起衣袖三下两下擦干嘴角,然后摆出自认为最迷人的那种微笑,“不用了,我用袖子擦擦就好了。用袖子擦……”

这个笑容是我对着镜子微笑了上万次,挑选出来的最迷人最卡哇依的一种。打算专门用在泡帅哥这门功夫上的,今天是第一次拿出来实战演练。

我穿着天蓝色牛仔衣,背着天蓝色大书包,衣服本就有点皱,被擦了口水后,更加显得皱巴巴,湿嗒嗒。

花样美男见我拒绝他,倒是愣了一愣,很快恢复常态,微笑着耸耸肩,“那么,下次请注意爱护公共设施,好吗?”

……请……好吗?

哇,帅哥中难得这么超级有礼貌的人……感动得一塌糊涂。

那微笑多么漂亮啊!多么有感染力啊!我仿佛看到太阳啦!

不好,口水又流下来了。

刚好,来了一阵风,窗纱又被吹到我的手边上,我捏住,下意识的准备朝嘴边上送……

花样美男好笑的对着我摇摇头,那么温柔,那么优雅,他轻轻的把手帕放在我的手里,说:“请注意爱护公共设施。强调第二遍哦!”

我点头,再点头,使劲的点头。

他好笑的看了我一眼,然后径直离开了。

他的姿态,他的笑容,他的声音……

他是神!!

天,多么美好的乔治莱特贵族学校啊,第一天上学就遇上了王子,他就是我的王子,陶醉了。

啊!

春天来了!

啊!

百花开了!

啊!

原非樱幸福的死掉了!

2.

在华丽天堂学校穿梭了半天,终于在一张张路标牌的指引下,来到了乔治莱特贵族学校的新生报道处。

高大的拱形门,明亮的玉石栏杆,优雅的大长桌,漂亮啊!!正如红楼梦里说的,刘姥姥进大观园肯定就像我这样的心态。

但我好歹比刘姥姥要进步很多,绝不能把感慨表现在脸上,这里可是有钱人的天堂学校,一不小心露出穷人嘴脸,就会遭受到众人的耻笑。

虽然我还不知道为什么,乔治莱特贵族学校会给我寄入学通知书,但是,据妈妈讲,这几天,她夜观星象,我们家祖坟上冒青烟,紫气东来,所谓紫气,就是贵气,吉祥之兆啊,让我安心的来报到,

我才能鼓起勇气来到这里。

“请问,同学是来报到的吗?”一个天使般的声音从一张带着天使般笑容的嘴巴里发出来。

“恩恩……”我微笑着点头。身上的天蓝色大书包,压沉沉的背在肩上,第一天报到,为了显示我的勤奋好学,我装满了一整包的书,早上出门时候,妈妈还夸够份量来着。

天使老师慢条斯理的翻开学生报到簿,问:“请问同学叫什么名字?”

“原非樱!”我挪挪书包,让肩上的沉重感适当的减轻。

“元飞英?”天使老师重复念了一遍。

偌大个办公室,只有三两个老师盘踞,教堂环境好舒畅啊。想起以前国中的时候,被训导主任喊到办公室训话,都得排队,因为位置小,一下子占不了几个人,所以得一个一个来,那时候的愿望就是:今天早训吧,早训早回家啊。

“是的,老师,原非樱。”我见天使老师一脸奇怪的表情,难不成,没有我的入学记录?难不成,我手里的入学通知书是假的?

本来心里就悬上悬下的,现在更是手心里直冒汗。

天使老师缓过一口气,又微笑了,“找到了,元同学。可是,元同学,你跟照片上怎么有点不一样?”

我凑过去看。

确实是有点不一样,我是弯月眼,上面是杏仁眼,我是圆圆脸,上面是瓜子脸,我是短头发,上面是长头发……

不一样,太不一样了。

虽然说,瓜子脸一直是我向望的目标,但是,至今为止,我还没能从圆圆脸蜕变成瓜子脸,请问,那美女是谁?

天使老师自我解释道,“原来你挺上照的嘛,照片比本人好看多了,呵呵。元同学,不介意我开这个玩笑吧?”

“不介意,不介意。”我开始流汗。

“其实你本人也蛮可爱的,好吧,来这上面签个名字,然后,会有老师带领你去班级报道,明天就要开学典礼了。”天使老师微笑着说。

我拿着笔,眼睛定定的看着入学资料上面写得简介,脑子里一片空白。

姓名:元飞英

年龄:17岁

性别: 女

爱好:芭蕾,钢琴,油画

家庭背景及个人简介: 世界著名前50强元氏化工集团法定拥有人元氏千金,从小旅居国外念书,曾多次获过国际芭蕾舞大赛荣誉奖项……

家庭住址:元西大道元西街99号

家庭成员……

看到这里,我浑身冒出了一阵冷汗,在这个阳光明媚,花海翩翩的天气里冷汗淋漓。我再对对我手中的入学通知书的证号,与这份资料上的完全一模一样。

老天又涮了我一场,泪奔啊……

“小迷糊老师,昨天让你影印的资料拿到我的办公室了没有?”门口一气势威严的中年男士问。

小迷糊老师?温柔可爱善良大方老师应该叫小天使老师才对。我停下手中的笔,疑惑的想。

“教导主任,我……忘了,这两天新生报道,忙忘……了,我马上给您拿过去。”天使老师急忙应声道。

匆匆忙忙就朝外面跑,刚好跑出了门,又跑转回来,从抽屉里拿过东西再往外面跑(原来忘了拿东西,巨汗>_<!!!)。刚好跑出了门,又跑转回来,开始影印资料(原来忘了影印,再汗>_<!!!)如此往返几次,终于搞定,给教导主会送过去了。

办公室其它老师直起身,笑望着她的背影说,“小迷糊老师,这次又要挨训了。”

我还在发呆,天使与迷糊能不能划上等号?

结果是能!同时我也大体明白为什么这份通知会寄到我家来的原因了……

“同学,签名后,请跟我去新班级报道。”这次是个长相很和蔼的男老师在不远处催促我。

我咬牙。

咬牙,牙齿咬得嘣嘣响。

签还是不签?

明知道这个人不是我,我签了,也许马上就会有真主儿把我轰走,如果真主儿泼辣尖酸刻薄,除了众目睽睽之下揭露我的恶行外,还会侮辱我,抵毁我,鄙视我,让所有的黄金同学们唾弃我,光想到那个场景,我就双腿发软。

如果我不签,就代表我放弃了这华丽美好的梦幻贵族世界之旅,放弃了与早上那个花样美男进一步发展的机会,放弃了穿公主裙与满地都是的富家少爷们谈谈情说说爱的资格……放弃了十六年以来全身心对美与梦的向望和追求……想到这里,就像有人拿着小刀对我的小心窝挖吖挖的感觉……简直就是痛彻心痱,不能自抑。

不要啊!!不要这么残忍的对待我这样一个花季少女纯真感情!

“同学?”和蔼男老师又开始催了。

“恩,好的,马上就好。”我答应着。

内心却如地中海海啸,喜马拉雅山倾塌,五大洲四大洋版块重新整合火并,死火山群爆发……

翻江倒海,炽火煎熬。

到底是签还是不签?

签还是不签?

签了我是后怕,不签我是后悔。

我悲壮的闭上眼睛,颤抖着握着笔尖,在签名处,抖抖擞擞的写下三个字:原非樱!

风萧萧兮,易水寒。

壮士一去不复返……

混一天是一天好了,万一哪一天老了,牙都掉光了,还可以跟孙子们讲,想当年,你奶奶我也是念过乔治莱特贵族学校的,那学校全豪华型的,真叫一个金碧辉煌啊……那学校里的帅哥就跟蚂蚁一样多啊……

3.

跟着和蔼男老师东一道走廊,西一道花亭,我直接怀疑这不是学校,这是豪华版的皇家后花园。

最后经过一座漂亮的钟楼后,到达了巍峨的大教学楼前。

这是一座圆形的大建筑物,巨大的拱形门,高高的玉石台阶,雕花的扶栏,一进大门,中间是大厅,楼梯环绕而上,从半空流泻下来的缤纷多彩的水晶吊灯散发着幽柔的光晕,纵然是光线很好的大白天里,各处的灯都点燃着,形成梦幻贵族色彩的装饰品。三三两两穿着制服的男生女生经过,那步伐优雅,神态自若,高贵典雅……

经过大厅,木质地板的高光映衬着我的脸,我简直不敢抬头,余光中,二楼,三楼的,四楼的走廊扶手边都有女生们倚栏下望,颦颦生笑,如诗如画的场景啊。

如果有一天,我也能跟她们一样,往那里一站,视野开阔,望着四周无穷无尽的帅哥来来去去,对着他们抛抛媚眼,流流口水什么的,人生将多么的幸福和自由啊!!

想到这里,连肩上的沉重的书包都不觉得重了,我精神的挺起胸膛,跟上老师的脚步。

“大人!大人!”

不远处传来几个急切又无奈的的声音。

我依着声音看过去,这年头光天化日之下,还有叫大人的称呼的?大人不是应该在动画片里才有吗?(犬夜叉里的杀生丸大人好酷^o^~~偶好喜欢^o^~~)好奇!

几个黑色西装的男人从后面急匆匆的小跑过来,那清一色的装扮,西装,墨镜,难道乔治莱特贵族学校惊现传说中的保镖?

好兴奋哇!像看电影。

为了追上老师的步伐,我边走边细细打量起保镖的身材装扮来,仔细分辨两者之间,到底有什么不同……

没有丝毫不同,不同的是现实中的比电影中更生动,更酷!

思量中,“嘭!”撞上了一根柱子。

这柱子好硬啊,额头火辣辣的疼,乔治莱特贵族学校没事走道上建几个柱子是什么意思?

“哗……”四面八方传来了喧闹声。

无数双眼睛望向我,我愤怒了,本来额头就被撞得够疼的了,还要接受这样看白痴似的目光,看什么看?没见人走路撞柱子吗?

那柱子会动……

不是吧,柱子也会动……果然在动,我小心的回过头,柱子后退一步,不悦之极的看着我。

还没有等我反应过来怎么回事,身后的几个保镖同志们,三下两下将我小擒拿,按在地下不能动弹,书包里的书全数没倒出在地上检查……有没有搞错?我可是一介斯文秀气的女生,为什么对我痛下毒手?

“大人,没事吧?”其中一位保镖同志恭敬的走到那根柱子面前,担忧着问道。

“……没事。”柱子说话了。

没事就没事,前面还要带省略号,什么意思啊,小子!被女生撞撞会死人啊,人家男生巴不得天天被女生撞,你上学带保镖了不起啊,是不是专门为了防止被女生撞?心中那个怒火直线上升。

四周的窃窃私语和嘲笑声又起了,我不怒不行了:“放开我!”

众保镖们不动,柱子开口了,“放了她。”

我立即被释放,书本散了一地,几个保镖大手一抄,捞起就朝书包里面一阵乱塞,“滋啦!”一声,陪伴我一起念过国小国中的青梅竹马的书包悲愤相加下,驾鹤西归了。望着书包正中的那道大口子,热泪盈眶。

书包啊书包,我对不起你,我明知道你饱经风霜还要让你遭人荼毒。你为我立过汗马功劳,装书本藏零食捎情书……的恩情,我还没有来得及报答你,你就离我而去了……

我一定要为你报仇雪恨!!

我抬起头,正视罪魁祸——那根柱子。

凌削的脸,精雕玉琢般的五官,亚麻黄的披肩发,一只耳朵上还戴着豆粒大的钻石,目测身高1米80左右,米衣休闲衬衣,两手抱胸,面无表情,斜睨着我,那盛气凌人的眼眸里隐藏着危险的气息。

太酷了!太帅了!

我低下头,不敢正视那目光,如果不是这样的场合下和他见面,我想我可能还会有机会流流口水……

大人!这个称呼好适合他啊,天生的傲慢气势。

花痴完毕。

好吧,就算你是帅哥,你也不应该这样对我的书包吧?我决定向他,索赔!

索赔一个书包!

“你们给我立即,马上消失,在学校里,我不想看到你们。”柱子的眼光从我的身上拿开,对着几个保镖命令道。

“是!大人。”保镖们很为难的考虑了一秒钟,一行人终于出去了。

那大人仿佛也松了一口气,没事人了一般准备离开。

不能让他就这样溜掉了,书包的事我还没有完呢。妈妈肯定不会给我买新书包的,又要让我从零花钱里勤俭节约……我才不要做这样的傻事。

我迅速提着破书包拦住他的路。

“你想干什么?”他冷冷地问。

“你的保镖把我的书包扯坏了,你得赔偿我的书包。”我把破书包在他面前晃晃,还用手指指地上乱七八糟的书。

大人朝天上望望,不可置信地问:“我没有听错吧?”

“恭喜你,你没有听错,我现在正式向你索赔一个书包。”我微笑,绝对完美的微笑。纵然我穿着街边地摊上买回来的几十元一件的牛仔衣,但是此时的我跟那些身穿华丽的公主裙的少女们一样的自信和优雅。

找帅哥索赔的感觉真是不错!

万众瞩目,灯光攒动。

“你确认要我赔一个书包给你?”他重复了一句。

虽然看不出那大人心里想什么,但是他的脸上一副不想认帐的表情,让我恼火,看他的衣着打扮,又带保镖又带钻石的,不会这么小气,连赔个书包都不愿意吧?我脸上的微笑不自觉的暗淡了。

会不会另有隐情呢?

关键时刻,我得发挥一下,我绝顶聪明的小脑袋瓜了。

我是双子星座,双子星座的性格就是:灵活多变,见机行事。

突然一道灵光闪过,我明白了,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儿。

他被人叫大人,肯定是有头有面的人物,大庭广众之下,被人公开勒索,面子肯定过不去,算了,看在他长得帅的份上,暂时先放过他了,等凑个私底下的机会,我再向他索赔也不迟,反正也不怕跑了,像他这样的应该是名人吧,随便一打听就知道是哪个班级的了。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嘿嘿嘿……

这样一想,脸上就来了笑容,很客气的跟他说:“书包的事先暂时放到一边吧,我这时候有事,我先走了。同学,再见!”

刚好和蔼男老师从老远处走来,问我,“元飞英同学?在做什么呢?”

元飞英,我听得就扭捌,嘴角不由两下撇撇,郁闷得慌。

不管谁再叫我元飞英,我脑海中自动过滤为原非樱,反正音是一样的,元飞英也就是原非樱。

众人一阵哗然,虽然隔很远很远……

我依稀听到她们在议论我的名字,“原来她就是原非樱啊(自动过滤>_<!!)……”

“她真的从国外回来了啊……”

“原非樱(自动过滤>_<!!!)的样子真叫人奇怪啊……”

“是真的为了她的未婚夫回来的么?啧啧……”

等等,什么什么未婚夫都出来了?我听错了吧?这下晕完了,怎么办才好?人家既然有未婚夫,肯定是一眼就能认出来我是个冒牌货。

说不定,下一秒不会站出来,揭穿我这个冒牌货……

我的脸一下子就跨了,手上一松劲,怀中的书又唏里哗啦的掉在地上。

“原同学(自动过滤>_<!!),怎么啦?”和蔼老师走过来帮我捡书。

“没……没什么……书包坏了,书又太重,手又打滑……”手心里全是汗,额头上也是密密咂咂的汗。

其中一本书掉到了那大人的脚边,我走过去腰身去捡,他用脚踩住,他故意用脚踩住了,我只想速速离开此地,莫要招来了那挨千万的未婚夫,我就死定了。

可是他把那本书用脚踩住,死死不放。

天要亡我啊……

急切呼唤双子座的守护神,伟大的希腊汉密斯罗马MEGAERA啊!来吧!来吧!来把这个不识时务的小子的腿给我劈下来,看他还敢不敢坏本双子精灵的好事了。

“你演的是哪一出戏?原非樱小姐?(自动过滤>_<!!!)”大人也弯下腰,装着帮我捡书的样子,在与我平行的高度时,低声在我的耳朵边上划过一句话。

冰凉冰凉的语气。

凉嗖嗖,一直到凉到心底。

浑身打了一个寒颤,等我恢复神智,他早已经把书递到我的手上,转身离开了。

虽然说,背影也很酷,但是,直觉告诉我,这个人很危险!

地球人勿近!

“哗……”四周又嚷嚷开来。

我脸上恢复微笑,和老师收拾完地上的书,跟着老师一前一后的,渐渐走出众人的视线,边走边暗地里鄙视她们,还亏我刚刚夸她们贵族出身,身形优雅,大方得体来着,原来也不过如此,没同情心,喜欢爱热闹,叽叽喳喳,惊惊咋咋,跟个麻雀没两样……

4.

以书包坏了,回家补书包为由向老师请了一个假,在老师讶异万分,元同学居然还会自己补书包的疑问下,提前放学回家了。

元西胡同小巷第一家今天倒是静悄悄,门口的对联经过风吹雨淋已经泛白了,上书行楷体:

测字,算卦,问东西。

驱魔,除恶,看风水。

横批:旁门邪道

屋内传来几个女人的神神秘秘的声音,我把单车停稳,把书从车篓里搬下来,这种装神弄鬼的声音,我见多了。

“那幢大宅子里常年没人住啊,那四周的花木疯长……早知道有一天会这样的事情的,这不……”我想笑,老妈的生意近几天为什么这么火?从她的声音我听到了又要钱将要赚进来的激情了。

“一到晚上,人影闪砾……忽东忽西……不得了哇……阴气重的不像话……” 一个老女人的声音,不知道是巷子胡同里那位大婶。

“肯定有问题,一定得治治。”又一位大婶说。

我极力忍住笑,治,一定要治,天天治,我都没有问题,越治,钱越多,我就可以多要点零花钱了。

我抱着书,为了不打扰她们,换过拖鞋,小心的走进屋内。

“小樱回来了?”老妈招呼我,只见她身着麻姑服,七彩冠玉帽,手上一柄狼毛拂尘,很有几分道家仙姑的味道。

“恩,回来了,你们忙,我上去看书了。”我乖巧向来客们点头微笑,这些七姑八婶中,居然还有一位雍容华贵的贵妇,那贵妇由一个跟班搀扶着,也是端坐在地蒲上,满脸诚恳的望着麻仙姑。

“小樱,越来越漂亮了。”七姑八婶不吝啬的给我赞美,我如数收下了,狂吐啊狂吐!!肯定是看在我妈事后会给她们分成的份上,才想起给我赞美几句……

一楼是老妈的办公场所,二楼是我们居住地方。

今天微笑了一天,扮了一天的温柔娴熟优雅,真是累得慌。把书放地板上一扔,随便朝沙发一躺,两腿就搁在了小桌子上,深呼息……

再呼息……

看着自己的家,再想想华丽丽的学校,完全是天壤之别啊。

难怪灰姑娘们都想遇上王子,因为物质的美带给视觉的冲激就是不一样!

我翻出星座书,双子座的处世观:穷则变,变则通,通则达。

好深奥,我再念一遍:穷则变,变则通,通则达。

明白了,原来双子座的女生很有当灰姑娘的潜力啊。我要不要抓住这次机会趁机灰一把呢?

手下意识的伸进上衣口袋……

掏出一方手帕,淡淡的优雅香味……上面的Y&#8226;E是他的名字吗?

花样美男?你叫Y&#8226;E吗?

不知觉的把手帕靠近脸庞,深嗅一鼻香味,啊!幸福啊!

花样美男,我还有机会再见到你吗?如果下次见到你,请给我一个吻吧!

啦啦啦……

我陶醉……我快乐……

不一会儿,楼下传来送客的声音,“元夫人,不送啊。放心,关于元西街别墅的事,你就不要操心了,一切有我呢。”

“那就拜托了!”

“好走!”

我赶紧把手帕收好,这样的手帕被老妈看到还得了?肯定是要打破沙锅问到底的……

楼梯上传来蹭蹭的脚步声。

“宝贝小樱啊,过来看,今天老妈遇上个金主啦,来看看,这个翠玉珠手镯,通体明澈,上等的好玉啊。”老妈三下两下脱下麻仙姑道服,随手朝地上一扔。可以想像我家多乱?(>_<!!!!东西全部都是随手一扔)

“什么好东西?”我现在提不起来兴趣,要放到往日,我肯定是一个箭步的冲了过去。

“我说你今天很奇怪嗳——原非樱!”老妈不悦了。

“金正美,有什么奇怪的?”我懒懒回应她。

见识了乔治莱特贵族学校里奢华,不能想像还能有什么东西能入得了我的法眼了。

老妈并不懈气,拿出一个翠玉珠手镯戴在我的手上,说:“前一阵子,你过生日,我没有好礼物送给你,今天刚好补上,你是双子星座的,双子星座的的幸运石就是翠玉了,这个你戴上,能保佑平安的。你从小是没有爸爸的,吃得苦多,妈妈没本事,让你跟其它的同学一样,新鲜新奇玩意儿戴满身,甚至有时候还克扣你的零花钱……”

“好了啦,不要讲了,如果你心里不安,这个月给我的零用钱增加一倍吧?怎么样?”我迅速翻身爬起来,期待。

“少来,我现在攒钱可都是为了你将来嫁人,做嫁妆的……”老妈立即回绝。

“我才16岁嗳,整天就在我面前提什么嫁人嫁人的,活生生的一个国家栋梁就让你这样荼毒完了。”我瞪了她一眼。

“看看这个翠玉珠怎么样?”老妈积极的挽过我的袖口。

我低头看了一眼,青翠欲滴,晶莹无瑕庇,自然温婉,笑了,“好漂亮嗳,应该不会是假的吧?”

“不会不会,你看那人穿着打扮就知道不会是假的了。你知道吗?元西街99号那幢无人居住的别墅就是她家的产业,绝对是个金主,本来是她手上戴着的,后来她预付定金的时候,发现没带现金,我又不接受刷卡服务,她就用这个作抵押了。”老妈说。

“元西街99号?”这个名字怎么那么熟悉哇?

“是啊,那别墅原来是元氏家族的产业,不仅如此,连整个元西街都是元氏化工集团的私有地,好有钱的一家人啊!”老妈继续崇拜。

毕竟元西街区的面积是多么的大啊!平常人不敢想像的拥有空间,好像我们也是住在元西街区范围,只要老板不开心,随时可以把我们轰出元西街……好像真的是我们的金主呢。

等等,元氏化工集团?眼熟哇?

“还有她家的女儿跟你一样的名字呢?虽然字不同,音完全相同,叫元飞英……”老妈继续冒泡。

我一个重心不稳,从沙发上翻滚下来。

“宝贝小樱啊,你怎么啦?”老妈赶紧扶起我。

“老妈,赶紧请个阴阳先生来看看……我们家好像撞邪了……”我断断续续地说。

5.

“胡说什么?你胡说?本仙姑在此,哪个邪胆敢撞上来?”老妈气愤了。

“真的是撞邪了……快找阴阳先生……”我趴回沙发,这到底走的是什么运势啊?元西街99号?我家好像是元西街999号……

“宝贝小樱,生病了?哪里不舒服了?怎么发烧说胡话了?难道今天去贵族学校上学撞邪了?贵族学校一般不是都有高人压的阵法么?就算有不干净的东西也不能出来的么?为什么偏偏就被你撞上了?”老妈摸住我的额头,霹雳叭啦的一连串……

“停……请你负责一点的教育子女后代,用科学的语言跟我谈话,把你装神弄鬼的一套用到赚钱上,我不反对,请别出现里家庭用语里,谢谢合作!”

老妈见我严肃的表情警告,她心不甘情不愿的捂住嘴巴之前还嘀咕一句。

“是你自己先说让我请阴阳先生的……”

我严肃的瞪她……

然后,把今天把学校里发生了事情告诉了她,当然,花样美男那一节没有跟她说,我决定把花样美男当作我甜蜜的初恋小秘密,绝不会跟任何人分享的。

“什么?”一声尖叫响起在二楼,楼顶上家养的几只鸽子吓得群起群发。

我唉口气,“我说过,贵族学校肯定不会录取我的,你没有进去看过,那学校造价千千万,像个皇宫城堡,哪能是我们这样的穷人进去的……原来真的是搞错了,寄给元西街99号的入学通知书寄到咱们家999号来了。”

“我们家祖坟显灵啊……紫气东来……紫气东来啊……这样的好事都叫你遇上了。”老妈激动的不知如何是好。

“老妈,我们家祖坟在哪里?”

“海之高地,山之幽谷……”老妈信口胡编,旁人不知道,还以为她是一现代诗人。

“明天我不去了,我还是老老实实的去州立学校念书好了。”心里那个痛啊,花样美男,难道我们仅仅只有一面之缘么?

我的纯真又青涩的初恋啊!

哀悼!

“不去怎么可以?明天开学典礼哦。这样的机会不能错过,绝不能错过……”老妈的眼光闪过一丝狡黠的光芒。

那丝光芒迅速扩展,越来越亮。

神啊,她又想到什么鬼主意了啊?求求你,不要让她太变态才好。

“小樱,你要相信你是本世纪最有潜力的一个灰姑娘,现在你接近王子们的机会到来了,不要轻言放弃,你要是能留在乔治莱特贵族学校里,你就有机会变成公主,我们的樱公主!!”老妈轻言细语,句句动听。

“我可以吗?”我依照电视某眼药水的广告,故作姿态反问一句。

老妈郑重的点头,“你——可以!”

“切,老妈,说点实际的好不好?人家元飞英一去学校就能立即揭穿我,学校肯定是要把我赶出来的。”好歹我还有理智。

“元飞英因为感冒了没能及时回国,这是今天那个金主跟我说的,现在又因为别墅闹鬼,更是不敢回来住,加上没有接到学校的入学通知书,就算她回来了,她也不知道你的事情。再说了,通知书是它自己寄过来,又是我们去偷去抢回来的……刚好名字一样,老师也没有说什么……根本不是我们的错!”老妈理直气壮。

“别忘了,人家还有未婚夫潜伏在学校里,什么动静能瞒得过她的未婚夫?”理智,理智,再理智……

“恩,夫婚夫倒是一个麻烦。元飞英小姐听说从小都在国外居住,应该没有理由在国内有个未婚夫啊?哦……我明白了,肯定是富人之间常搞得那种把戏,为了某种利益,用小孩子联姻,来恐固自己的事业更加强大……如果是这样,那就安啦!樱公主,没事儿,因为他也搞不清楚谁才是真正的元飞英……”老妈当麻仙姑当久了,养得一副好口才专门捡好听地说来安慰人心。

不过,说得有几分道理,没办法,信了她吧。

“那庞大的学费,我……我们能支付的起吗?”最后一个问题,也就是目前最难以对付地问题。

照学校那个金碧辉煌的程度来看,估计把我们所有值钱的东西全部变卖,也无法支付。

“呃,那个……学费地问题……恩,老师要求什么时候交?”老妈这次说话没有刚才的灵光了。

“老师没说。”老师确实没提起。

“要不,樱公主,你跟学校签个卖身契什么的,说毕业后多少多少年内归还清……怎么样?”老妈试着问。

我从地上拿起一本厚厚的书就要向她扔去。

“等等,我再想想……要不,跟老师提议,分期付款的方式,你毕业前付清,老妈我砸锅卖铁先付首期,然后,拼命挣钱再付中尾期?”说得好凄惨……呜呜呜……

“老妈,这样做的代价会不会太大了?万一我这个灰姑娘,灰不出去,到头来没人要怎么办?”我小心地问。

“怎么可能?你看看我女儿长得如花似玉……”

“老妈,这年头谁还用如花似玉来形容?太土了一点吧?”我说实话,我自认为长得就那么一般般,经常打着一副可爱善良的幌子招摇撞骗罢了。(>_<!!!我超具杀伤力的秘门武器)

“其实也没有什么,一切天注定,我们跟着走就好了。想太多会老的!”想不到老妈也能说出如此经典的话语,不简单啊!

“哈哈,那我就将错就错,体验一把贵族学校之旅吧!亲爱的妈妈,我的灰姑娘旅程即将开始了……” 为了美好的明天,我赌了!

“恭喜樱公主殿下!”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书页

《天使耍你铁了心》 -----双子座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