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一卷 卷名

第一章

更新时间: 2007-08-13 22:41:56 字数:5830

“我轻轻地挥一挥手,带来的是野人?”

——丁小铃说。

“铃铃铃——”

下课咯!

我认真地给课本中的人像添完最后一笔胡子,放下笔,得意地看看。

嘻嘻,不错,诸葛亮的胡子被我改成络腮胡,够威,够猛,和张飞有的一拼!嘿嘿,这下他都可以不用计策,一出场,敌人就吓得后退十里,哈哈哈哈!

我得意地欣赏自己的大作,顺便给林雅佳鉴赏一番,她好笑地给了我脑门一掌,“你怎么比男孩还皮?诸葛亮要被你气得活过来。”

“那我不是大功一件?”我朝她做个了鬼脸,表示我对她的不满。

“你白痴!”她笑骂着,把历史书扔给我,然后从书包里拿出一根粉红的跳绳。

林雅佳是我的同桌,才认识了一天,不过,我这人就是人来熟,几下一混,就和她成了好朋友。

她急乎乎扯了我就往外走。“走,小铃,我们去走廊跳绳!”

“好啊,我可是跳绳大王!”我无耻夸奖自己的话音刚落,就见林雅佳身子一顿,走也不走了。

不仅是她,班上所有的同学全部停下正在做的事,凝神听着什么。

大家这是怎么了?

我纳闷地走到走廊上,顿时惊得一呆。整整一层走廊上的人,排成一溜,全静静站着,而且还靠着墙根站着。

这又怎么了?他们都石化了么?

虽然今天是我转学过来的第一天,但据我多年的经验所知,天下的学校一般闹,一下课,走廊上一定是有不少人在活动或者聊天的。

可是现在大家都不动了,这个帝凤中学也太诡异了吧。难道私立的学校不一样?

我站在教室门口,回转头大声问林雅佳,“你们怎么了?”

林雅佳气急败坏地跑到我身边,做了个禁声的手势,小声说:“嘘,你听!”

“听什么?”没地震,没打雷,也没救护车的声音啊!我根本听不到有什么异常的声音。

我更奇怪了,难道帝凤的学生都通灵了?

“来啦!”随着她的话,她和走廊上的人一起转头盯着楼梯。

什么来了?这个学校的人都有毛病么?

不过……咦?这是什么?

我隐约也听到了什么,就在楼梯上,离这边越来越近。

声音,奇怪的声音!

“哐哐哐哐——”

急促,有力,却又沉重,按我在乡下山里的经验,一定是只巨兽!

但是这个声音有金属的撞击声在里面,莫非……是《机器人大战》里的恐龙?

我确定了,按大地的震动感,空气中带来的杀气,这是一只远古的金属的巨兽在奔跑!

可是——现在是21世纪的私立高级中学,不是我以前呆的乡下。就算是乡下,也没有金属巨兽!

我想我是昏了头了。

我这样安慰自己,然后轻松地看看周围,咦?其他人的脸突然变得严肃起来,有几个甚至脸色发白。

金属巨兽的脚步声已经来到楼下,更清晰了。我甚至看到走廊上有两个学生在发抖。

“丁小铃,不想死的话,你千万别惹他!”林雅佳郑重地嘱咐我。

哦?

我大眼一睁,连眨都舍不得眨一下。期待啊,期待!

我倒要看看,转学第一天,我能碰上什么了不得的怪物!真要是怪物,我也不怕,说不准抓了还能卖钱哩!不过,大概不太好抓,要不,为什么大家都一副严阵以待的样子呢?

看着所有人恐惧的脸,我也凝神戒备看着楼梯口。

嘭嘭嘭嘭!这声音近处听着,变成了炸地雷。

地雷一路炸过来,巨兽终于上来了。

我一眼看过去,傻了。

刺猬?扫把头?雷劈过的鸡窝?哦,不是巨兽,是个人!

头发根根直立,脸上戴着黑色墨镜。好酷的发型啊!

我正想再仔细看看他,突然暴风刮过,呼的一下,卷起所有人的衣角,那人已经横冲直撞地冲了过来,对准我旁边这扇门,重重一踹,踹得那本来就开着的门扑簌簌地发抖,可怜差点被他拆了骨头。

“谁——!给老子出来!”他站在门边一声暴喝,接着影子一晃,越过我冲进了教室。

哦!我的耳朵!

该死的,没看见旁边有人吗?

我怒瞪他。吼声就像炸弹,在我耳边爆炸,我顿时觉得眼前金星直冒。

等我眼前的金星渐渐消散,才发现我和林雅佳都无力地靠在门边,林雅佳更惨,到现在还是面目痴呆。

他的到来就像引起了十二级的地震,整个教室的人和凳子椅子一起乱跳。

“哇!魔龙!”众人惊跳而起,动作准确划一,像经过特别训练一般,迅速四下退到教室的墙边,乖乖站着,好像等待着这个暴徒的检查。

走廊上的人一见这个暴徒冲进教室,知道不是冲着他们去的,像约好了一样,瞬间解除了石化状态,而且神情完全和刚才不同,一反恐惧的样子,兴奋地围到我们教室门口观看。

刚好我和小佳就站门口,于是我们的周围全是人,或者说好听点,是热心的观众。

魔龙顶着个刺猬头,配上黑色墨镜,严肃的脸庞,线条笔直,酷酷的感觉,和《骇客帝国》的尼奥差不多。

白色的学生制服只扣了最下面的两颗扣子,上衣几乎是豁开来,露出结实的胸膛。修长笔直的双腿,大咧咧地叉开,脚上穿的正是制造恐怖噪音的罪魁祸首——重金属大头靴。

他旁若无人地站在教室中央,对着所有人威胁道:“别让我找,自己出来,还可饶你一死!”

他到底要找谁啊?到底什么事啊?大家都奇怪地互相看了看。

这就是林雅佳说的不能惹的人物啊?也没什么嘛!亏我一直睁大眼,睁得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

我将他略一打量,心里不屑地轻哼一声:在学校里穿靴子,耍什么帅啊?也就是个赶时髦的臭屁男生,嚣张!不好玩!

“这个叫魔龙的家伙凭什么这样跩?”我好奇地问林雅佳。可我话音刚落,就被她捂住了嘴。

周围的观众倒吸一口冷气,仿佛我问了天下第一白痴的问题,但却没人回答我。

大家还没来得及回答,那个魔龙暴烈的声音又炸开来,“不出来?孬种!等我找到你,你就死定了!”

他一指自己的脖子,大家顺着他的手指一看,他的脖子一侧和衣领上有一串蓝色污迹。

“谁甩的墨水?别以为我不知道是这间教室!我看到了!摔墨水的小子,给老子滚出来!”魔龙暴烈的声音在教室里回荡,好像雷一样滚滚而过,轰隆隆的,久久不散。

听了他的问话,大家反而脸色一松,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要是我没看错,大家居然帮他找起罪犯来了。

看来大家对这样的场面已经司空见惯,非常适应了。

我却如巨钟震耳,心里咯噔一下。

天啊!!!他找的人莫非是我?

他脖子和领子上的墨水,是天蓝色的,这颜色很熟悉啊!

我的脑子里开始倒带,把刚才快下课时的一幕幕回放了一遍。

上课无聊——我给书上的诸葛亮画胡子——钢笔不出水——我刚好坐窗户边,于是随手一甩……

天蓝色的墨水,能甩出墨水的钢笔,按林雅佳的话说,全校只有我这个老土帽儿还在用!我是独此一家!

晕了,晕了!原来本小姐才是罪犯!

想起小镇上奶奶叮嘱我的话:小铃,大城市不比乡下,你可不能再胡闹闯祸了。这里大家都护着你,到了那边上学,可就没人护了,你要乖哦!

天啊!奶奶,我向佛祖发誓,我没有淘气,我很乖啊!我都老老实实听了三节课了!

我只不过是轻轻挥了挥手而已,谁知道墨水会飞那么远啊?那个魔龙,好死不死,干吗正巧路过啊?他倒霉,和我没关系!

我“倒带”的时候,周围的人也热闹起来,开始小声议论。

“哈哈,魔龙也有出丑的时候。”

“是啊,那人活得不耐烦了,竟敢甩他墨水。”

我很不服气地问了一句:“为什么甩墨水就活得不耐烦了呢?”

众人七嘴八舌地说:

“上学期有个人对老师说了句‘操’,就被他打得变猪头,那只是他听了不顺耳,现在惹了他本人,那不更要命了么?”

“要不要马上叫救护车啊?”

“不用吧?我看那人必死无疑!”

我一一听在耳朵里,句句话如冰锥一样,扎得我毛骨悚然。我今天必死无疑?不是吧!天见可怜,这么豪华的中学,我才第一天上唉!如果死了,明天报纸上会登“一女生转学第一天因甩墨水被人杀死……”

死有重于泰山,有轻如鸿毛,而我,就是那鸿毛上的一丝羽绒。不要啊!太丢脸了!

怎么办?

道歉行不行啊?大不了给他洗衣服好了。我心里这么想着,就迈上一步,刚想说话,小佳一把从后面拖住我,

“喂,别过去。你想死啊?”

我凝重地一叹:“我就是不想死才去的。”

“笨蛋,站着看就好,他从不迁怒无辜的,所以做观众是绝对安全的。”

“可我不是……”我“观众”两字还没讲出来,又被林雅佳捂住嘴。

“嘘!他是学校十大恶人之首唉!手段毒辣得不得了,你知道他会饶了你?”

“十大恶人?”我兴奋地掏掏耳朵,我在武侠世界里吗?大城市和我们镇上果然不同!

“我不是给了你一本册子吗?你还没看?”

哦?想起来了,就是那本《非常状态生存指南》?

我从小就爱到野外玩,加上父母都在非洲考察,管不到我,而且本女侠大概继承了父母的基因,所以野外生存方面本人可是高手,那本手册我认为根本不用看。

不过,现在看来,好像不是这么一回事。

“册子里说什么?”我悄悄地问。

一听我问《非常状态生存指南》的事,其他人马上意识到我是个菜鸟转校生,怪不得连魔龙的大名都不知,问出白痴问题,大家小声地回答我。

“《指南》是保命的书,都是有关十大恶男的事,告诉你怎样不会冒犯他们!”

“说的对!魔龙就不用说了,仅排名第十的光头,他就最喜欢在学校飙车,虽然是自行车,但是被撞的话,也很惨。上个星期我的同桌就被他撞伤了,现在还瘸着脚,所以千万不要被他看见你在学校里骑车。”

“你那同桌算好的了,我们班那个班花,被排名第九的俊哥看上了,那才叫惨!”

“怎么了,怎么了?”大家一听有关女生,兴趣大涨。

“那个俊哥啊,真无耻!追了班花一个月,终于追上手了,岂料没两天就把人家抛弃了,害得我们班的班花要自杀呢。”

“那自杀了没有?”大家更关心了。

“要自杀嘛,就是还没有呢,笨蛋!”

“哦——”大家松了口气,不过,我怎么感觉大家意犹未尽似的。

他们讲来讲去没讲到重点,我感兴趣的是魔龙,大家老讲别人做什么,所以我问。

“指南上怎么说魔龙?”

这还用问!大家都用这样的眼神看我,给予我最真挚的忠告:

“惹他等于找死。”

“没人打得过他。”

0淘气美少女“传说恶人排行榜上的其他九个,所有的恶行加起来也没他一个坏。”

我越听眉头越是竖起,不信地问:“九个坏人还不如他一个?”

林雅佳理所当然地对我说:“你光用肚皮想想都知道了!其他九个恶男都被魔龙一个人收服了,所以他当然是最坏的一个了。”

“对啊,他号称恶之首啊!对于他,生存指南是没用的!总之惹了他,就一个字,死!”

另一个人不满了,插话说:“怎么是一个字呢?明明是四个字,生不如死!”

原来如此!

听了大家介绍,我总算明白自己的处境了。

我惹了万万不能惹的人,这个人就是校园十大恶男之首,魔龙!

虽然我不清楚他到底干过什么事,但是有一点是肯定的:他一定坏透了!

其他九人,有的随意拿别人的东西,有的喜欢打架,他们盘踞地盘,不准学生进出,干扰社团活动,在安静的校园里制造噪音……这些所有的恶行,全比不上魔龙一人所做过的坏事。

在大家七嘴八舌的议论中,我终于知道魔龙的情况:他就是一个奸淫掳掠、无恶不作、杀人如麻、恶贯满盈的垃圾!

这还是学校吗?简直是地狱!

“呼呼——”我喘着粗气,平复我嘭嘭乱跳的心。

他是人渣!是集天下恶行之大成,应该下十八层地狱,早该死一千次,一万次的人渣!

也就是说,他是极品人渣!

哦哦——极品!

在奶奶的小镇上,还没有我对付不了的人呢。不知道这个极品怎么样?该怎么对付他呢?

我挑着眉混在人堆里观察他。

按实力来说,我现在还是鸡蛋,鸡蛋就不能和石头硬拼。这可怎么办好呢?

既然现在情况对我不利,我才不会那么笨,自己出去认罪呢!我要像卧底那样,懂得保护自己,给他来暗的,哈哈哈哈!

我才下好这个英明的决定,就听教室里一声惨叫响起:

“哇——救命——疼,疼,疼——”

周围的人马上停止议论,齐刷刷看过去。

“糟糕!”我心中大惊。我这个“真凶”既然没出去认罪,魔龙一定恼怒至极,以至随便找人泄恨。

魔龙从人群里拽出一个人来,揪着这个替死鬼的领子,拖出教室,一把掼在走廊上,骂道:“靠,你以为你躲着老子就认不出是你?”

“大……大……大哥!不是我啊!”替死鬼狼狈爬起,话都说不利索了。

“啧啧!”我摇头晃脑地感叹。魔龙真狠啊。

幸好我聪明没出去坦白,要是我这么被摔,还不蹭破手脚的皮?那个魔龙果然是人渣,就为这么一丁点墨水,出手打人。

“叉叉的!”魔龙呸的一声,一步跨上去,又一把揪住那人的胸襟,凌空举起,按在走廊的墙上,凶狠地斥骂:“还敢说不是你!靠!你是这个班最坏的学生,我会冤枉你?”

大家都闹哄哄追到走廊看,我也挤在人堆里。

替我挨揍的那个人原来是我们班的捣蛋鬼,就在上节课,他就因为找别人麻烦而被老师点名了两次,再早前,他还逼他的同桌给他抄作业。看来,这个替死鬼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虽然冤枉,但他活该!

哈哈,原来这个魔龙冤枉起人来,也蛮有品位的嘛!

那个替死鬼哭丧着脸使劲挣扎大喊:“不是我啊——我不坐在窗口,我也没甩墨水啊!”

“你最会捣蛋,你当我不知?你上课肯定乱窜了!不服?不服就是这样!”魔龙大吼一声,一拳往捣蛋鬼的脑袋上砸去。

“哇——”倒霉蛋和大家吓得一起尖叫。

他那拳头出击得如此迅猛,倒霉蛋根本没办法躲开。

“嘣——!”拳头却是打在墙壁上,顿时打凹了一块,墙粉扑扑掉下来,弄脏了捣蛋鬼的白衬衫,也弄脏了魔龙的拳头。

不过拳头的准确性虽然差,但威慑性还在。虽然没打中,却把倒霉蛋吓了个半死。

吼吼~~好看,好看!

我惟恐天下不乱的奇妙因子又出来捣乱了。

本来就担心米兰这个大城市不如山野那么有趣,现在,我完全不担心了。

哈哈,有这个魔龙在,我保证,每天都会像电影那样刺激有趣!

魔龙用手“噼噼啪啪”地拍打倒霉蛋的脸,粗声说:“敢跟老子装死!”

捣蛋鬼本是魂不附体,被拍了拍脸,悠悠醒来,发现自己没事,不由惊喜万分,被魔龙放下后,整个人都软在魔龙脚下。

“听着,今天饶你不死,不过……”

替死鬼满怀复生的喜悦,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激动地说:“多谢老大,今后老大说什么,我就做什么,我生是老大的人,死是……”

“靠!别给老子来这个!”魔龙骂着踢了他一脚,捣蛋鬼马上住口,老师说的话都没这么灵。

“下个月,我要看你的考试分数,如果比我差,你就等着拳头吧!记住了,差一分算一拳!差两分,算两拳!你算算能挨我多少拳头吧!哈哈哈哈!”

大家倒吸一口冷气,用同情的眼光看那个替死鬼,好像在看一个人体沙袋。那表情的意思是:“你完了,你死定了!”

众人的同情,显然没有被魔龙放在眼里。他一说完,就狠狠地一脚扫在他屁股上,把替死鬼踢进教室。

然后就是一阵狂风过去,哐哐哐哐——如一把巨大的锤子敲打地面,走了!

他一走,气氛马上活跃起来。

“哇,魔龙好酷啊!”

“嗯,这样的强者,怎么看怎么帅啊!”

大家一副崇拜的模样,望着魔龙离开的方向。

女生们发出一个又一个的粉红桃心,目光追着他的身影,直到再也看不见了,她们还在那里议论着。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书页

帝凤高中之5淘气美少女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