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一卷 卷名

第 一 章 奇劫逢生

目破心经

作者:龙人
更新时间: 2008-05-26 07:54:48 字数:5269

“云横秦岭家何在,雪涌蓝关马不前、”

秦岭横卧神州,延绵八百余里,沟壑纵横,群山巍巍。仿佛一道天然屏障在神州中部隆起。

时值阳春三月,细雨绵绵,万物滋润,百废待兴。

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到处呈现一派枯木争春的景象。

在秦岭的南坡才有这样春的生机;而在北坡却又是另一番景致,寒风狂吹;一片萧条。

因为秦岭是中原的南北分水岭。

秦岭的中部有座山叫“乳峰山”,山基与秦岭的主峰连在一起,然后成拱形向上收缩,远看像一个少女坚挺的双乳。

在山腰的乳沟中有汪汪流泉,清泉不大。一丈见方,但很深。因为泉水清澈如镜,而水潭的底部成幽黑色;偶尔见一尺来长的鱼儿在水中追逐好戏。

它们也感到了春天的脚步.

是绿草盈盈,岸边有颗歪脖子的柳树,柳枝毛茸茸的,布满柳芽儿,绽开绿蕊,有的还长出两片绿叶。

歪脖子柳树下靠坐着一个六十来岁的老者,四方肽 红中带紫,海口短暑;眼睛似闹非闭;嘴里哼哼呀呀,模样甚是悠闲自得。

什么事这么逍遥快乐。

青山绿水;人间仙境;临潭垂钓,岂不快哉。

这位老者此刻正坐在一块青石板上垂钓。

他不像其他的钓客那样正襟危坐,如大敌当前,极在乎钓鱼的结果;钓到大鱼,就满意而归,如果两手空空;就扫兴而回。

这位老者恰恰相反;他在乎钓鱼过程中的乐趣。

他摇头晃脑,歪歪斜斜地手捧一根紫色发亮的竹竿,一根丝线下垂;银钩在水里左右摆动,这样怎么钓鱼?

不要急,确实有一条该死的鱼上钩了,那鱼儿一被钩痛,带着银钩往深潭底跑,被老者轻轻提起;嘴里喷喷不已,还小心翼翼地取下,用手指敲着鱼的脑袋训斥道:“天下就数你最蠢,已经被我钓起一千零八次了。怎么老是不吸取教训,唉!”说完把鱼儿又放到水潭里。

那鱼儿见怪不怪,尾巴一摆,吹着两个泡泡又去玩它的了。

老者正要再次垂钓下钓 忽然两耳一竖,他听到山坡传来一阵骤急的马蹄声。

这不是一般的马蹄声,这是他所熟悉的,江湖人推马急奔时的马蹄声。

老者站起身,向山坡下极目远眺.

一共有六匹马,而有八个人

冲在前面的一匹马上伏着看似夫妇的二人,白衣少妇怀里还抱着一个婴儿。紧迫其后的是“夺魂神魔”和“天山四毒”。

这“夺魂神魔”和“天山四毒”即是十年前危害武林的“一魔双煞三怪四毒”十邪中的一魔和四毒。

十年前;武林正道联手将这十邪赶到天山以北的大漠中;从此江湖风平浪静。

老者也参加了那次歼魔大战;而后觉得江湖太平静,一点也不好玩;才隐居到秦岭,终日垂钓。

没想到时隔十年,他们又卷土重来,虽然相距太远,看不倩前面俩夫妇的面容;但可以肯定是两位武功极高的侠义之士。

不是正义之士也不会招惹十邪中人追来 一般的武林高手根本用不着十邪之首“夺魂神魔” 和“天山四毒”联手。

马蹄声如急雨四溅,远看如急乌投林,转过一道山拗,绝尘而去,消失在老者的视线里。

老者一收鱼竿。竿尖在青石上一点,身子一弹,人如“鹤啸九天”;身子如风驰电掣向山下暴射而去。

“鹤啸九天”可是江湖怪侠“烟波钓到’的独门轻功。

不错;这老者就是归隐秦岭的“烟波钓斐” 袁一鹤,可他虽以身法驰名武林,但等他赶到时不竟拿着鱼竿怔在那里,因为在他的面前,一对夫妇和他们的坐骑已倒卧在鲜血之中。

中年汉子的尸体离马和少妇有三文地,可以想像,中年汉子为救母子俩,一人力挡五邪,让母子俩骑马快逃,谁知寡不敌众,五邪竟将中年汉子厂首异处。

袁一鹤在草丛中捧起中年汉子的头颅,一脸血迹,满含愤怒而焦急的眼神往外凸出,死不瞑目,钢须挂着血珠。

袁一鹤惊叫一声,他已认出中年汉子。

中年汉子就是威震武林的“黄龙堡”堡主黄朝栋;当年带着武林豪杰追歼十邪的带头人,而他的

“七十二路伏虎拳”加上至刚至纯的内家功力算是无坚不摧,更何况黄堡主豪气冲天;尽管只有三十来岁,却被江湖中人一致尊为武林正道领袖。

当年,武林正道本可以将十邪尽数歼灭,但黄堡主却不忍心;只将他们逐出中原。让他们自思悔改。

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

三丈之外倒在血泊中的少妇,无疑是黄堡主的夫人,“无极剑女”马茹英。

马茹英是江湖上出了名的大美人,总是穿一袭白裙与天君黄朝栋并同驰骋江湖;郎才女貌,英雄丽人,不知羡煞多少武林人士。

没想到红颜薄命,竟会命丧奏岭!

袁一鹤不竟潜然泪下.

显然马茹英见丈夫被旯 不想身遭侮辱,挥剑自尽而死。

剑是从怀里婴儿的胸脯穿过 再将自己刺死的。

这是多么绝望的一剑1

人说,虎毒不食子。何况天下最慈爱的母子,亲刃自己的骨肉,这是一种深深的无奈和绝望,当时的情景之下她只能这样做,她别无选择,苍天啊!袁一鹤目睹此情,心在滴血.他小心地拔出宝剑。

这是一柄天下仅有的“无极宝剑”,剑身泛出幽绿的寒光。

突然,袁一鹤眼前一亮,心一惊,他发觉婴儿的身体稍动了一下,他赶紧一摸婴儿的胸口,手掌感到若有若无的跳动,尽管很微弱,可袁一鹤仿佛感到雷击一般。

这小生命没死1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无极宝剑偏离婴儿的心脏·一寸左右,就是这稍稍的一寸保住了这条小生命.

袁一鹤赶紧从怀里拿出一个瓷瓶,倒出一些粉末,敷在婴儿胸前和后背的剑口上,止住了血;一摸胯下;是个男孩。

袁一鹤掘了一个深坑,将黄朝栋夫妇葬在一起。鞠了一躬道:

“黄堡主你们安息吧,我会让小堡主替你们报仇的!”

说时抱着气若游丝的小堡主,拿着“无极宝剑”向 阿峰山”飞掠而上。

回到隐居处,他发现小孩只有八个月大;粉头粉脸,满头的茸毛,身体泛着凉意,脸上没有一点血色。

袁一鹤看着,又是一阵难过,赶紧用手抵住婴儿的后背,一股真元之气渡入小孩体内;袁一鹤凝声敛气;十万分小心,怕真气太猛,小孩子一下子受不了。

真元之气缓缓地浸入小孩体内,护住心脏,一盏茶功夫,小孩睁开漆黑的星目,看到陌生的面孔;突然“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小孩哭声虽不怎么响亮,袁一鹤却喜上眉梢;长长的吁了一口气。

小孩哭声不止,肯定是饿了.

这倒真使这位“烟波钓史”大为其难,他一生不知经历了多少江湖风险,过了几次鬼门关,碰到多少棘手的魔头,可从没像这样束手无策.面对这软软的婴儿;他一点经验都没有,不知该怎么办,急的团因乱转,而不得要领,抱在怀里又哼又哦 丁孩还是放声大哭。

在这“乳峰山”上;他孤身一人,种了一些稻子和蔬菜,过着一种风雨逍遥的日子。

一个大老爷子,那里去找奶来喂这婴儿呢?

正当袁一鹤愁肠百结时,远方突然传来一声虎啸 人说虎吼百威生 可这虎啸带着一种母性的慈爱,似在召呼自己的子女。

袁一鹤一喜,跃出草屋,果见山岗的密林里中有一只斑额母虎 嘴里叨着一只野猪 呜呜有声的叫唤着。

袁一鹤打定主意,身形暴起,向斑额母虎扑去。

母虎突然见眼前人影一晃;一人已站在它面前,不竟一愣,但天生的兽性顿使它放下日中的野猪目露凶光地瞪着袁一鹤。

袁一鹤摆摆手;然后作揖道:

“你别见外,你别见外,我可不是来跟你打架的,我是来请你当奶妈的。

老虎怎听得懂他的话,不耐烦,脖子一歪,虎爪一扬向袁一鹤扑去.袁一鹤身子一晃,叫道:

“你他妈的,真是虎坐轿于不被人抬,三句好话抵不上一耳光,老子先打你再说、”话一说完,人已骑在虎背上。

人说,老虎的屁股摸不得,何况袁一鹤还骑在它的背上。

母虎勃然大怒;就地十八滚,并且钢尾僻哩啪啦向袁一鹤乱扫。

可这母虎也不知它的对像是谁,袁一鹤可是武林大名鼎鼎的“烟波钓斐” 以三十六路伏虎拳和“七十二式鱼竿”名动江湖,虽不能和“宇内五圣” 比,但绝对是江湖一等一的顶尖高手。何况“三十六路伏虎拳”是他师祖从搏虎中悟出来,降龙伏虎正是拿手好戏。

若在以往,袁一鹤早就将这只斑额母虎三拳两掌打趴在地,一命呜呼。

可今天有求母虎,倒不能由着他性子来,展开身法;上窜下跳,而母虎也跟着左扑右扑,不一会儿就大喘粗气,低哼慢跃。

袁一鹤瞅出个空档,一抓虎尾,提了老虎呼呼地转了起来,老虎怎禁得起他这几下折腾,一下子就筋疲力尽,瘫在地上。

动物的本性是弱肉强食;你比它强,它反而对你俯首贴耳,这只百兽之王的老虎经袁一鹤一弄。一点脾气都没有,竟低声下气,摇头摆尾地用头磨拿着袁一鹤的身子。

袁一鹤拽着老虎的耳朵,笑道:

“真是畜牧,非要受皮肉之苦不可、”

斑额母虎十分温驯地跟着袁一鹤走进草屋.

也不知是小东西太饿,还是母虎奶水太多,妇泊的奶水呛得他眼睛直翻,直到吃不下去时才放下奶头,趴在母虎的肚子上睡着了,母虎也懒洋洋地躺在草地上。

表一鹤得意地笑了。自言自语地说:

“唉;小家伙;老夫也该给你取个名字,对2 你与虎有缘;就叫你黄天虎吧【”

从此斑额母虎对袁一鹤敬若神灵,服服贴贴,每天准时来为黄天虎喂两次奶,然后再去欺负其它弱丁的动物。

黄天虎长得虎头虎脑,长年吃点奶;骨骼比一般的同龄孩子大,精肥肉壮,虎目炯炯有神。

山中无甲子,寒暑不知年;转眼间,黄天虎已十岁了;已长成一个皮里虎气的少年,剑目星眉,精光清情,只是满脸稚气未脱。成天骑着斑额大虎奶妈在山上跨沟纵涧;追粮猪狐;朗声大笑。

那些狼狐兔鹿;本看到百兽之王的老虎;已吓得满山逃窜,可一见黄天虎,更是魂飞魄散,消失无踪.

黄天虎童心大炽,仿佛自己是百兽之王,君临丛林,所到之处,百兽早就销声匿迹,来来回回;居然没看到一只兽影;不觉兴味索然,虎脑一歪,心想:哼1 知道我的行踪,都躲到密林里去了,我就偏不走老路,也到密林里去,吓得你们鸡大不宁,屁滚尿液,让你们知道我的厉害!

想着就驱着斑额虎奶妈冲进“乳峰山”的密林深处。

黄天虎是吸斑额母虎的奶水长大的;母虎早就把黄天虎当作自己的儿子,加上黄天点已完全习熟了袁一鹤的所有武学,只是功力还稍欠火候;但也足可以驯服麻额母戊,所以斑额母虎对他又疼又敬,似乎明白他的心意,专拣奇峰绝壁的地方走,惊得那些躲起来的飞禽走兽措手不及,亡命奔逃。

黄天虎好不得意,骑在虎背上,连拍虎头,兴奋得手舞足蹈,嘴里吃五喝六哇哇大叫。

墓地,他看到一只火红的狐狸慌不择路的往山崖前审去。

那红狐狸也许吓昏了头,被峭壁挡住了出路,后面已被斑额大虎堵住了主路,情急之下,身子尽命一跃;‘防溜”一下钻进峭壁两文来高的石洞里。

黄天虎那肯罢休,脚在虎背上一点,其子飞掠跟着也钻进了山洞。

突然,“吱” 的一声惨叫,红狐狸已倒在地上气绝而死.黄天虎大吃一惊,捡起红狐狸,狐狸的腹部上插着一枝短箭,短箭正中心脏。

黄天虎一伸舌头,JL.想:好险!如果自己贸然进洞,那就遭殃了。

奇怪,这“乳峰山”除了师父和我俩没别人,谁放的暗箭?

凝目往前一看,倒真的吓了一跳.

山洞不深,贴着洞壁果然坐着一个人,黄天虎赶忙身子一间倒飞出洞。

除了师父外,在“乳峰山”他还真的没见过别人。

黄天虎第一次在“乳峰山”见到生人,好半天还心惊肉跳。

黄天虎伏在地上,等了半天 发现洞中没有一点动静 这可大大地刺激了他的好奇心,身子一比 双手趴在洞口 探出头露出眼睛一叠原来洞中是一个死人的骨及

一场虚惊,黄天虎把吊在洞外的身子一翻 又进了山洞.小心翼翼地走近骨架,手轻轻一碰,哗啦啦地骨架却散了一地,石壁上赫然出现了个石龛,石龛上放着一个瓷瓶和一本发黄的薄书。

石龛甚为干燥,黄天虎小心翼翼地拿下书.

原来袁一鹤以前本是一个秀才,考举屡试不中,不由觉得心灰意冷,后来机缘巧合,被一江湖奇士收为弟子 这叫有心栽花花不成,无心插柳柳成阴,不想十年寒窗功白废,三载习武天下扬,刚出江湖便以一战名扬天下。

但他却深感自己在武学方面有此成就,与当年寒窗苦读是有关系的。

后看到黄天虎禀骨奇才,所以在传授浑身绝技的同时,还悉心教他读书识字。

想黄堡主和马茹英皆人中龙凤,文韬武略无一不精,所谓虎父无大子,他俩的后人也应是又武全才。

所以黄天虎虽只有十岁,但已初通文墨,书的封页上写着“目破心经” 四个篆字,下面写着“天国神尊” 四个正楷小字.

黄天虎心想:原来这骨架是一个叫“天目神尊”的前辈在此坐化留下的.翻开第二页上面密密麻麻的写着许多字,大意是这样的。

先是“天目神尊” 的自述,按算他已是二百年前的武林至尊,纵横江湖数十年,从未逢一个敌手而倍感高处不胜寒的凄凉,才归隐此洞。

他前半生武功误入歧途,以为天下武学招数越奇越怪就越强,所以悉心研究各种奇招怪式,但不论多奇多怪,最后还是终被人破解,于是逼着他再创新招。

直至到后牛生才悟出武学真谛,认为武学的最高境界是以无招胜有招,不管你是什么招数,有理就有形;有形就有破绽;破绽就是你招数的缺点,武学越高,它的破绽就越少,对外功于此,对所有的内功也一祥;内功有它的气门.(即运功不到的地方)

所以他聚正邪各道的武学猪要创了“目破心经”,就是以深厚的盖世内力为根基;聚功于目达到水波见隙的境界,任何一个绝顶高手只要有招就能一眼发现他的破绽所在,一击而成。

总的要领是“避实击虚”,不管你武功多强,但你的破绽之处却是你最弱之处,不堪一击,关键的问题就是怎样发现对手的虚处,“目破心经” 的功法就是让你一眼就能找到任何绝顶武林高手招式中的破绽。

这些话,小黄天虎似懂非懂,觉得非常深奥,一翻到后面,是一些稀奇古怪的行功打坐的运气方法.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书页

目破心经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