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一卷 卷名

第十三章 人间地狱

玄兵破魔

作者:龙人
更新时间: 2004-11-24 06:45:44 字数:12023

第十三章 人间地狱

宫无为顾此失彼,虽然身手奇快地砍杀了数十人,却仍是逃走了一大半。

眨眼间,这个大堂成了人间的地狱。断臂、头颅、胸腔、肠胃、白骨、鲜血,惨烈地铺成一地,尚有几具躯体在微微地抽搐搐,蠕动着,那情景令人作呕。

宫无为的脸上第一次有了表情,但这种表情比先前的面无表情更可怕。只见他双目已赤,发须俱张,一张脸已挤作一团,眼中不再空洞无物,而是有了一种疯狂的兴奋。

热血,岂非容易逼得人血脉贲张?何况,手下人的背叛逃离,又让他怒火中烧,他握刀之手的关节已经泛白,直至发青,似乎任何东西放置于他的跟前,他都会一刀斩断。

但,他最想斩断的东西突然之间没了,不见了。

也就是说,古错与石敏突然不见了。

这让他更是又惊又怒。显然,他们二人已乘他追杀弓弩手时悄然溜走了。

其实,按理像“无为刀”宫无为这样的人物,在今天的情势下,完全可以格杀石敏、古错二人,但宫无为本是正派人物,突然转为邪道中人,其中定有一段让他刻骨铭心的经历。也许,就在那场经历中,愤怒、悲伤在烧毁着他的良知的同时,也给了他暴戾易怒的性格,在看似冰冷理智的背后,已有一颗扭曲而疯狂的心。

宫无为暴怒之极!

事实宫无为的可怕之处,便在于他的冷静、理智、无情,如今他变得如此模样,或许便是他漏洞百出之时了。

宫无为的身子倏然向门外冲出,他相信古错体内已是毒发全身,虽然有石敏的血液相救,但终是只能暂救一时,这么短的时间,他们一定不会跑出多远,何况他们对此地又那般生疏!

宫无为在弹身向外疾追的同时,已想好怎样慢慢地与古错周旋,以引得他毒发攻心。他觉得自己的设想极为完美,所以脸上不由浮起了难得的笑容。

但是,他的笑容来得太早了,来得很不是时候,以至于突遇变故时,笑容竟来不及变换。

就在“无为刀”宫无为身形闪出门外时,左右两边同时有两道劲力快不可言地扫卷过来!

左边,古错天钺飞闪,如流矢纵横,密疾无比地向宫无为周身罩来,空气立被搅得激涌呼啸。

右边,石敏双臂挥舞交错,手中乾坤圈闪出朵朵银花,光芒乍吐还收,像无孔不入的风一般朝宫无为狂卷而去。

这是他们第一次联手攻敌,一个是一代奇士哭神农的传人,一个是武林泰斗石君子的爱女,二人合力一击,声势着实骇人。

宫无为情急之下,用力一挥刀把,刀身翻身进来,刀鞘借着这一抡之力,飞射而出,疾扫向石敏,同时‘无为刀’就在这一瞬间斜横着散射向古错,那刀竟能同时幻出九条刀影,将空气划出一阵裂帛似的刺耳锐啸。

他知道这一刀只能自保,无法伤及古错,所以长刀砍出的同时,人也奇异地倒身侧翻,团卷着升至五尺高度,没想到石敏以乾坤圈磕开他的刀鞘之后,也早已掠空而起。似乎早已算好他要腾空而起一般,一双乾坤圈光华流灿,如真似幻,早已把宫无为上面封个水泄不通。

无奈,宫无为只得将身一挫,人如秤蛇般疾坠而下,无为刀在前,一拄地面,刀身便弯曲如弓,竟也不断。他的人便借着这无为刀反弹之力,迅捷无比地向后侧倒弹而出。

宫无为的应变不可谓不快,没想到古错比他更快,人竟贴着地面随着宫无为倒旋而出,看上去就像是宫无为投在地上的一个影子,紧紧依附着宫无为向后飞去。

如此一来,宫无为的整个身子便全都暴露在古错的天钺之下。

只听“咔嚓”一声,宫无为的双腿齐根断去,未及他的躯体落地,石敏的乾坤圈又如阴魂不散的幽灵般从天而降,整个儿插入宫无为的前胸之中!

悠长而凄怖的惨叫声响起,宫无为的半截身躯不可思议的平地弹起,然后重重摔下,一命归天!

古错双手疾向肩后撑去,人如一弯弓般弹身而起,哈哈长笑!石敏也一身血污,满脸欣喜地看着古错。

古错的长笑声犹在布满血腥的空气中震颤,他的人却已慢慢地向后倒去,犹如一棵被伐倒的大树,砰然在地!

石敏被这意外的变化惊得魂飞魄散,忙飞身上去,紧紧地抱起古错。

只见古错面如赤铁,散出逼人的热气,牙齿紧挫,双目紧闭,神色极为哀颓;周身俱为血迹,尤其是被宫无为的刀划向他后背上的伤口,更是血肉模糊,而且那伤口处流出的血隐隐显出淡青色!

石敏一颗心便一直往下沉,往下沉。她已猜知定是“无尾蛟龙”下的毒已因这一场全力以赴的厮杀而深深地侵入古错的五脏之中,想到这陌生之地,她人生地不熟,更何况下毒的人已死,要想解毒,实在太难太难。

石敏赶紧取出乾坤圈,用力在手腕上一划,一股热血便冒了出来,她轻轻地扶起古错的头,想把那血喂入古错口中,无奈古错牙齿咬得铁紧,哪里掰得开?

眼见古错脸色越来越红得可怕,双手却又冰凉如铁,脉搏已弱到几乎捉摸不到。石敏想起自己与古错共处的这段日子,心中一阵悲凉,不禁泪如雨下。

△△△ △△△ △△△

石敏抱着古错伤心欲绝,一张俏脸早如梨花带露,她心中默默地念着:“笑大哥要死了,害笑大哥的人也死了,我只待笑大哥一死,便也随他去吧!”忽地又想家仇未报,如何能死?不由芳心大乱,只知愣愣地坐在古错身边痛哭,古错却无知无觉地昏沉着。

倏地,石敏想起了雁荡山的琴圣!古错开始曾让她独自一人脱身去找琴圣,她未答应,现在她想反正就如此坐着的话,古错必死无疑,倒不如去找琴圣,死马当作活马医,好在自己父亲石君子与琴圣也算是交往甚密,或许会看在先父的份上,出手相救,若是连琴圣也救他不了,她只好认命,那时再作别的打算也不迟。

她本已疲倦之极,身上的数处伤口像抽丝剥茧一般带走她体内的真力,现在重又振作起来,赶紧蹲下身子,将古错魁梧的身子抱起,也顾不了那么多,往自己背上一搭,双手向后围去,就那么把古错背了起来,疾步向山上爬去。

其实,她并不知道琴圣住在何处,甚至连是往哪个方向都不知道。但她的意识却在提醒她:必须竭尽全力地奔走,不停地奔走。走到的范围越大,她的机会就越多。

如果静下来想一想,谁都会看出这样毫无目的地奔走,简直无异于大海捞针,莽莽林山林海,何处才有尽头?人们都说“雁荡山,山连四百里”啊!

但石敏却已顾不了这么多,她只知背着古错不停地走,她的手臂上的伤已越来越痛,痛得她满头冷汗淋漓,几乎已托不住古错沉重的身子,到后来,手臂失血过多,竟渐渐地痛得麻木了。古错的身子也慢慢地从石敏身上滑下。

石敏猛地惊觉,忙将那只手臂伸到嘴上,用牙狠狠一咬,一只洁白如玉的皓腕上立刻出现二排深深的牙印,丝丝缕缕的鲜血从那牙印中渗出,石敏只觉一阵奇痛钻心,那只手臂的麻木感顿时消失。

石敏为自己的聪明暗暗心喜,她在那杂草丛林中穿行,逆山而上,每当有荆棘划来之时,她总是侧过身子,将古错藏在身后,用自己的身子去挡开荆棘。很快,她已是遍身伤痕,衣衫也给扯成千万缕,白皙的皮肤被划得鲜血淋漓。山中污秽之物极多,加上蚊虫顺着血腥之气而来,不一会儿,她便觉得全身奇痒无比,恨不得将自己的皮扒去一层。

在庄院里的一番苦斗本已将石敏的劲力消耗贻尽,加上身上伤口失血过多,体质已极虚弱,若非一股奇异的信念支撑着她,她又岂能坚持这么久?

也不知过了多久,石敏走至一片石崖边上,石崖下幽谷深深,猿鸣唧唧,似是深不可测。看看日头,已开始偏西,大约是午后了,林中极为沉闷,石敏又饿又累,全身的汗干了又湿,湿了又干,双目视物已不甚清晰,还有点点金星闪烁,脚步也开始踏不稳了。她踉跄着沿着山崖向山顶攀去。

若是现在突然有人在林中望见他们二人,定会被吓一大跳,因为他们都几乎不成人形了。

虽然“无尾蛟龙”说此药是三天后发作,但那指的是正常情况下,如今毒性为真气激起,早已汹涌弥漫,又岂会潜伏三日?

石敏暗暗心急,舔舔干涩的嘴唇,把古错的身子又向上托了托。

她已感到古错俯在她背上的脸已热得烫人,而垂下的双手撞在她的腰间时,又冰凉彻骨。

蓦地,一声奇异的啸声自林间响起!

石敏大惊,她想若是“无尾蛟龙”的属下追来,以她现在的情况,是绝难应付了。但那啸声响过之后,却并未见有什么人影,而且那啸声也不似人类所发,便心道:“定是林中什么猛兽在咆哮。”

如此一想,心中略定。

前面是一道近三尺高的石坎,石坎左侧便是陡峭幽深的悬崖,右侧则是一棵参天古松,有二人合抱那么粗,树干直耸云天。

石敏试了一次,竟没能跨上这步石坎。

她倒退两步,猛吸一口气,然后左脚先用力踏上一步,右脚在下用力一蹬,同时身体重必前倾,眼看右脚也可跟着提上石坎。

突然,那古松的树干上突然滑下一个庞然大物,动作灵捷异常地翻身落地,直挺身子,竟是一只大猩猩!

只见那大猩猩用那巨掌拍拍自己的胸,又摊了摊两只毛茸茸的巨掌,然后抑起它的朝天鼻,眦牙咧嘴,口中“荷荷”有声!

石敏虽是自小性格坚强胆大,但她终是姑娘,最是害怕这样丑陋的动物,眼见这大猩猩近在咫尺,似乎那粗重的呼吸声都可听见,石敏不由惊得毛发直竖,向后疾退而去。

她忘了这已是在崖边,如此一退,一脚踩空,身子立即向后倒仰而去,眼看就要飞坠崖底。那大猩猩竟电闪而出,伸出长臂,只一捞,便捞住了石敏的一只脚,然后猛地一提,便把石敏提了上来。但石敏却因受惊过度,一不小心松开了双手,古错便如陨石般飞坠而下!石敏口中发出一声惨厉悲伤的叫声,把那大猩猩吓得一愕,但它并不放开石敏的脚,就那么头下脚上地提着。

石敏又急又气,又恨又悔,又怕又悲,她但觉胸口一闷,人竟晕死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石敏才慢慢醒转过去。

醒来时,她立即想起她是被一只大猩猩提在手里时失去知觉的,现在在什么地方呢?莫非是在大猩猩的洞穴之中?她一时竟不敢睁开眼睛。

却又不像,她只觉得身子下面有一种厚实柔软,将她轻轻地包裹起来,她身处在这片温柔中感到无比的舒适安逸,就像飘在空中,行在云上。

而且,四周飘着一股极好闻的幽香,如兰似麝,丝丝缕缕地沁人心脾,对于这种香味,她是再熟悉不过了,因为这是清纯少女身上才会有的淡淡体香!

冥冥中,还有一阵阵“叮叮当当”的悦耳声音随风而来,竟是风铃之声。

在这片清香与风铃声中,石敏的心情渐渐放松了,她终于敢将一双紧闭的双目缓缓睁开,举目张望。

她这才知道自己是躺在一张床上,身下的被絮如云般柔软舒适。再看这床,竟极富情趣,它比一般的床要宽大得多,而且床身很低,几乎要挨着地面,床的床头及一侧各摆有两排三尺左右高的柜子,柜子上排满了大大小小的抽屉,竟有上百个之多,柜子的台面是上等云南大理石铺就,大理石的四边竟给打磨得极为光滑,浑然天然。柜子上面还有一张大大的铜镜,石敏支起身子一照,只见镜中的人虽然仍是脸色苍白如纸,但上面的血污却已被擦拭干净了。

甚至,她发现自己原本为乱枝勾得蓬乱的长发,竟也梳理过,扎成两支辫子,显得极为活泼,如此一来,便大改她先前郁郁寡欢的模样,整个人都显得富有生机起来。

蓦地,石敏在铜镜中发现自己枕着的枕头竟是一只布绒制成的大猩猩,与那只林中所遇之大猩猩极为相似!

石敏又惊又怒,一把抓过那只枕头,用力一撕,没撕开,便用力将它甩了出去,口中大声叫道:“笑……大……哥!”

布绒大猩猩被她这么一甩,便向窗外直飞出去,将屋中挂着的几串风铃撞得叮当乱响。

房门“吱呀”地一声被推开了,一个袅娜的人影走了进来,走至石敏床前俯下身来轻声道:“姐姐,你醒了吗?”

那声音极为清丽婉转,如莺如燕,脆得就像二块上等玉石相击发出的响声,让人听了,不由有灵魂出壳之感,心也麻麻酥酥的说不出的好受。

石敏听得呆了,竟忘了回答,只知静静地傻傻地看着眼前站着的这位姑娘。

这女孩着实太美了,亭亭地立在那儿,就像一朵灿烂又灼目的太阳花,或者像一株玉洁冰清的小白杨,她的唇,她的鼻,她的眼,甚至她那忽闪忽闪的眼睫,都焕发着一种灿烂与温馨,在她眼中,看到的只有一片纯净,纯得像蓝天,像白云,让人不由自主地忘了悲伤,忘了仇恨……

那女孩又轻轻地叫了一声:“姐姐,你……”

石敏这才醒悟过来,刚才因那布绒制成的大猩猩而引起的不快,已从这女孩的到来而烟消云散。

其实,称她为女孩并不很准确,因为如果看她的胸、臀、髋、腰,无一处不是饱满有致,无一处不透出成熟的风韵,她优美的曲线,简直像一首诗句,如一首歌。所有的一切,都在告诉别人,这是一个完全成熟,甚至成熟得饱涨欲滴的女人。

但她的声音,她的眼神却又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小女孩

石敏心中不由莫名地升起一股怜爱之情,她柔声道:“小妹妹,你是谁呀?”

那女孩见石敏开口说话了,高兴的双颊飞起红晕,忙用那百灵鸟般的声音道:“我叫韩放,属鸡的,我爹又叫我无忧草。姐姐你已睡了一天一夜了,我偷偷地替你扎了两根辫子,你喜不喜欢?”不等石敏回答,她又接着叽叽喳喳道:“我爹说姐姐你失血太多,要你好好歇着,他还让我不要与你多说话。”

说到这儿,她似乎觉得不妥,便用小手捂住自己的嘴,却忍不住笑出声来。

石敏暗道:“自己只问了一句,她便回答了一大串,而且状似烂漫天真的孩童,倒也真是一棵无忧草。”她不由微微一笑,道:“以后我便称你为无忧妹妹,好不好?”

那女孩侧着头沉思了一会儿,便笑道:“好呀,姐姐以后就叫我无忧妹妹吧。”

石敏正准备问她现在自己身在何处,又如何会出现在这儿时,门口处突然站着一物,石敏定睛一看,却是那只大猩猩!

石敏一下子想起古错落入深崖,必已摔死,即使侥幸不死,又有何人能替他解毒?于是不由悲愤攻心,抓起柜子顶上的一只茶杯便向那大猩猩疾掷而出!

石敏是如何的身手?那茶杯在她大怒之下掷出,带起呼啸之声,如电般袭向大猩猩面门,眼看便可将那可恶的嘴脸击个粉碎。

不料那大猩猩居然举起巨掌,只那么胡乱一抓,便将茶杯不可思议地接住,然后蹲下身子,小心翼翼地放在地上。

石敏一惊,又一只晶莹剔透的玉壶飞掷而出。

然后是一柄纸扇,一块砚台,一只梳妆盒,一只勺子,最后居然将床下的一双鞋子也猛力掷出!

大猩猩竟一一从容不迫地接住,然后小心翼翼地放在地上,口中“咦里哇啦”乱叫。

眼看能扔的东西都扔完了,石敏一摸腰间,准备抽出乾坤圈,却摸了个空,不由既惊又怒,大声喝道:“乾坤圈,我的乾坤圈呢?”

韩放见石敏大发脾气,不由有点害怕,忙对着那猩猩嗔骂道:“阿帅,这位姐姐那对好看的圈子呢?”

想必,这猩猩是这韩放家中驯养的,竟取了个“阿帅”的名字,石敏不由又好气又好笑,她想:“我那对乾坤圈在她口中却成了‘好看的圈子’了。”

大猩猩阿帅似乎能听懂韩放的话,韩放一问,它便眦牙做了个鬼脸,然后指了指双足。

石敏一看,差点气晕了头,原来大猩猩阿帅竟把她的乾坤圈套在毛茸茸的足上,也许它看那乾坤圈精致巧绝,隐隐闪着幽光,便把它当作镯子戴了起来。

韩放小嘴一嘟,骂道:“该死的阿帅,还不快还给这位姐姐?若再顽皮,下次便不与你一道抓蚱蜢了。”

听她这么一说,倒好像石敏也是大猩猩的姐姐一般,石敏不由哭笑不得。

大猩猩阿帅或许很喜欢与韩放一道抓蚱蜢,一听此言,忙蹲下身来将足上的乾坤圈取下,往韩放那儿一扔。它似乎能看人神色,见石敏粉脸含煞,赶紧扭身便跑,那大脚掌踩得地面“咯咯”直响。

很快,有一只毛茸茸的巨掌提着那只刚被石敏扔出去的布猩猩,从那窗户中伸了进来,一放开,又缩了回去。

石敏颓然坐在床上,口中喃喃地道:“笑大哥定是死了,笑大哥死了。”她的眼神空洞哀伤,怔怔地不知望于何处,直把韩放吓得手足无措,只好跑到那窗前大声叫道:“阿帅,你知不知道笑大哥在什么地方?阿帅!”却哪有阿帅的影子?

石敏忽地坐起,顾不上穿鞋,向外便跑,她要去找笑大哥。

忽然身边人影一闪,韩放竟不可思议地出现在她前面,那身法端得是诡秘异常,而姿势却优美绝伦,把石敏吓了一跳。

韩放关切地道:“姐姐,你鞋子都未穿呢。莫非你想去找你的笑大哥吗?”

石敏突然怒意顿起,她想:“若不是你家养了那只该千杀万剐的大猩猩,笑大哥又怎会落入崖底?只要他不落下崖底,即使他身上的毒无法解开,但至少有我在他身边陪着他,我相信笑大哥即使是死了,也是愿意与我在一起的。”如此一想,见韩放拦在身前,不由大怒,口中喝道:“谁是你姐姐?”

双掌猛提真力,向前齐推出去,一道凌厉之极的内家功力狂卷而出!

眼看韩放即将为自己所伤,她却似乎并未察觉到危险,仍是关切地看着石敏,石敏不由悔意顿生,但此时要想撤回这全力一击,却是太难太难,石敏不由闭上双目,不忍去看那一幕惨状。

待了片刻,却未有想象中的痛呼之声,石敏满腹狐疑,睁眼一看,韩放仍是好端端地立于原处,惊讶地望着石敏,也许,她正奇怪这本是柔声细语的姐姐,怎么如此喜怒无常呢!

石敏简直怀疑自己的眼睛,很明显,刚才韩放并没有以力相抗,这从石敏的掌风直贯而出,毫无阻碍可以看出。那么剩下的惟一可能便是韩放在掌风将及时,以极快的身手跃出,然后又迅疾回身,站在原地。

但要做到这一点,实在太难太难,看着这女孩稚气的模样,谁能想象得到她会有如此盖世神功?这等轻功,连古错也是难以做到。

韩放左手拿着石敏的那双鞋子,右手拿着石敏的一对乾坤圈,轻轻地道:“姐……姐,这鞋子你还是穿上吧,连阿帅那双脚在山里走,也会被划破了。还有这个……这个也带上吧。”声音有点胆怯,一双水汪汪的眼睛看着石敏,像一只怯怯的羊羔,她听石敏说道“谁是你姐姐”,本不敢再叫她姐姐,可她又想不出不叫姐姐,又该叫什么,一不留神还是给叫出来了。她刚想说“把这个圈子也带上”,突然想起称它为圈子,这姐姐一定又会不开心,便生生打住了。

如此吞吞吐吐,欲言又止地一番话说完,她已紧张得香汗细细,双颊红潮泛起。

石敏见她如此窘迫不安,不由心头一软,接过鞋子穿上,然后拿过乾坤圈道:“刚才是姐姐不好,迁怒于你,你能原谅姐姐吗?”

韩放一听,大喜过望,竟不答话,用力地点了点头,那灿烂的微笑又浮现在她的脸上。

石敏见她原谅了自己,不由心中略为宽慰,又柔声道:“姐姐现在要去找一个人,如果找到了,我自会回来看你,如果找不到,那……那我就不再回来了。”

韩放睁大了她的漂亮眼睛,道:“为什么找不到那个人,你就不再回来了呢?莫非是他不让你来了?若是如此,我便要去与他理论。”

石敏苦笑了一下,道:“我说了你也未必会明白的。总之,现在我去找人,你不要再拦着我。”说罢,举步向前,不再看韩放一眼。

韩放脸上的笑容渐渐消散,但她还是让开了。

石敏走到屋外,这才定下心来观察一下地形环境。

现在她所站的地方,是一片平缓的山坡,方才她出来的小屋,便是顺着山坡而建,在那小屋旁边,还有一幢两层高的木楼,整幢木楼全都是用圆木稍加劈削而成:门框、门扇、地板、柱子、椽子,甚至连那窗格子也是用细细的圆树枝搭成,在木楼的屋檐下,挂着一块匾,上书“琴心阁”三个字,字体极为飘逸。

石敏忽然心中一动,心道:“琴心阁?莫非这儿便是琴圣之居处?是了,在来雁荡山的船上,便有人说他有一个女儿,心智只及常人八九岁光景,也许说的就是这韩放吧?”

如此一想,忙向韩放问道:“无忧妹妹,你爹爹是谁?是不是叫琴圣?”

韩放一愕,道:“我爹便是我爹呀,这儿除了我与我爹外,只有阿帅了。我爹一向不喜欢外人来我们这儿的,所以我一直只能同阿帅玩,不知为什么,我爹对你却挺不错,见阿帅将你提了回来后,似乎吃了一惊,替你把了脉,才脸色变缓,就吩咐我将你擦洗干净,又喂了你一些药丹,然后让你在我的房间里休息。先前,我爹是不许任何外人进入我房内的。”

石敏想要问一句:“那你娘呢?”但话到嘴边,又咽下了,只是问道:“你爹是不是常弹一架六弦琴?”

韩话道:“是呀。我爹常常在月高之夜弹琴,至于是不是六弦琴,我却不知道,姐姐你是如何知道的?”

石敏一听,顾不上回答她,双足一点,人如惊鸿,疾掠而出,向东侧的那片丛林中跃身而去。原来他一听韩放之言,便已断定其父必是琴圣,所以她想到古错如果现在未死,找到之后请琴圣出手相救,或许有一线希望,古错中毒至今已二天二夜了,剩下的时间已极少,所以顾不上与韩放打招呼便开始找寻古错。

也许,从那么高的山崖摔下,古错早已身亡;

也许,古错中的毒早已夺去他的生命;

也许,古错暂时未死,但这茫茫林海她未必能找到;

也许,即使她找到了,琴圣也未必会相救;

也许,琴圣真的出手相救,却心有余而力不足;

也许……

但,所有的不可预知的情况,都无法拦住石敏焦虑的脚步,无法阻止她做出一切的努力。

为了笑大哥,哪怕只有百分之一的希望,她也会全力以赴,做百分之一百的努力。

山路太长,九曲十八弯;幽谷太深,鸟鸣谷更幽;丛林太多,满山遍野一片青翠。

此路与彼路,此山与彼山,此谷与彼谷,此林与彼林,都那么的相似,石敏一鼓作气奔出十来里山路,仍是一无所获。

刚开始,她曾觉得似乎身后有人影晃动,以为是自己眼花了,后来才知并非眼花,而确实有人在紧紧跟随着她。石敏先是一惊,但很快就明白过来,定是韩放在随着自己,她曾几次突然改变方向狂奔一段路,但等她回首一望,却仍是无法甩脱韩放,无奈,只好任她不远不近地跟着。

石敏渐渐地绝望了,她终于停下了脚步,无助地望着茫茫大山,心中满是哀伤。

眼前人影一晃,那韩放又俏生生地立于前面。这么长的路奔掠而来,石敏是气喘吁吁,香汗淋漓,脚步滞重,而韩放却似乎无事一般,轻松洒脱,口中轻轻地道:“姐姐……”

石敏也不说话,看了看她。

韩放低着头,摆弄着衣角,道:“姐姐,我看你一定是很想找到那人了,不如我回去求我爹,他一定会帮忙的。我爹谁的话都不听,只听我的话,好不好?”

石敏一想:“也对,即使她爹不出手相救,至少能替我想想办法,琴圣在此久居,定是对四周熟悉得很,与其这么乱闯,不如回去一问,总比这般毫无目的地寻找要强。”

△△△ △△△ △△△

见到琴圣,石敏觉得看到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座山,一座冰山,寒意彻骨的冰山。

他的脸色极为苍白,白得似乎可以透视而进,他有着坚挺的鼻梁,那鼻梁也让人会想起山,想起高耸而不可攀越的山,他的双眼极为冷寞而寂寥。在这冷寞与寂寥之外,似乎又罩着一种温濡濡如雾一般的东西。

他的脸很瘦,但瘦得好看,每一个棱角都在凸现着一个高傲不羁的灵魂。他的肩也很瘦,但骨骼却很宽,那件洁白如雪的长袍穿在他的身上,并不会给人以瘦弱感,反有一种飘然出世的神韵。

更瘦的是他的那双手,那双手的手指很长,指关节却不大,这使得整只手显得很完美,尤其是他的指甲修剪得很仔细:干净、光滑,竟透出一种淡淡的亮泽。

石敏觉得,这样的一双手去弹琴,是再合适不过了。

现在,琴圣就在弹着琴。琴是六弦琴,琴身不知何物制成,竟通身晶莹剔透,更奇异的是,这把六弦琴竟比一般的六弦琴细长得多,或者换句话说,这琴比一般的琴削瘦得多。

一个削瘦的人在全神贯注地弹着一把削瘦的琴。那么,琴声是不是也会削瘦?

琴声果然削瘦!

在那琴声中,石敏听到晚风,听到断桥,听到瘦马,听到寒鸦,听到夕阳西下,听到魂断天涯……石敏觉得心中有一种无法言喻的苍凉之感,不知不觉中竟有泪水朦胧了双眼。

琴圣似乎没有看见石敏与韩放的到来,他就那么坐着,一心一意地弹他的琴,他的眼光投向楼外远远的地方。

楼外有青山,楼外有雁湖,楼外有秋雁。

楼外还有什么?莫非楼外有他的一份牵挂,一份伤痛,一分情感?

若非如此,那琴声又怎会那么的凄凉落寞?

一曲既终,琴圣长身而起,向着石敏道:“石姑娘?”那声音透着一股成熟男性的磁性,独具魅力。很难看出他的年龄,或是三十有余,或是将临五旬?

石敏惊讶了,她没想到琴圣一眼就认出她是谁?所以,她便决定还是让琴圣开口问她为好。

琴圣道:“你便是石君子的女儿?”言罢,他的目光看了看石敏手中之乾坤圈。

石敏恍然大悟,自己手中持有这乾坤圈,而自己父亲与这琴圣本就交往甚密,岂有认不出之理?如此说来,自己与琴圣倒有点联系了。

琴圣道:“我与石君子交往甚久,但我们之交与常人有异,总是平平淡淡如静水,所以,我从未曾见过你的面。不知你父亲如今可好?”

石敏脸色一变,泪如泉涌,半天,才哽咽出声:“家父……已被奸人所害,我亦被他们四处追杀,几无可隐身之地。”言罢,人已哭得如风中弱柳,双肩轻颤。

自石敏的父亲石君子死后,她一直把悲痛压在心中,即便是遇到古错之后,也是如此,但琴圣是前辈人物,虽然他的冷傲让人望而止步,但终不比外人,与她父亲交往甚久,所以石敏被他一问,心中的委屈不由一起涌了上来,也顾不得礼数,就在他面前痛哭起来。

韩放赶忙用手帕替她擦去眼泪,谁知越擦越多,最后哭成了一个泪人。

琴圣就那么静静地看着她哭。

终于,石敏止住了哭泣,觉得心中舒坦了些。

琴圣用他那平缓的声音道:“是什么人居然有胆对石君下手?我倒是想不出武林中有如此神通之人。”

石敏咬牙切齿地道:“是天绝!!”她的目光中有无边的仇恨,寒意逼人,谁见了都会觉得骇然。

琴圣一听“天绝”二字,那本就如刀削般的嘴角抿得更紧,眼中有一种如雾一般的东西升起,这使得他的眼睛格外地亮。

良久,他道:“果然如此。”谁也不知他是对谁说的,也许,他只是说给自己听的。说罢,他竟转身向内室走去。

石敏忙叫住道:“韩叔叔,我另有一事相求。”

琴圣慢慢地转过身来,道:“你说吧,不过首先我要告诉你一件事,我并不姓韩。”

石敏一愣,心道:“你女儿都是姓韩的,你又怎会不姓韩?”但她并不愿意在这个问题上寻根究底,只是急切地道:“我有一个朋友,身上中了毒,而且一不小心落入一个山涯下,不知……不知你能否相助?”

琴圣缓缓地道:“你的朋友是谁?中了什么毒?在什么地方落下悬崖的?”

石敏便将事情的经过略略地描述了一遍。

琴圣皱了皱眉,道:“是哭神农的传人?”似乎颇有不满,但也没说什么,等到石敏说到“铁血王朝”时,他的喉节上下滑动了一下,仍是沉默着。待到石敏说到古错如何奋战宫无为时,他的眼中雾状的东西更浓了,眼也更亮了。当石敏说到古错如何坠崖时,他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淡淡地道:“他死了。”

石敏如何会相信这个结果?她拼命地摇头道:“不,不可能,笑大哥不会死的。”

琴圣道:“你们是不是从那三折瀑向西走?是不是有一道三尺高的石坎?石坎边上是不是有一棵二人合抱的巨松?”

他每问一句,石敏便点一下头,点着点着,她的心也慢慢地揪起。

琴圣问完后,又郑重地道:“他定已死了。”

石敏突然大怒,她声嘶力竭地喊道:“你为什么这么希望他死?莫非你也怕他揭开你当年围攻哭神农之事?我告诉你,天绝的兵刃即使已架在你的脖子上,你这种故作深沉的人也仍是浑然不觉的,你以为自己是谁?你说笑大哥死了,他就真的死了吗?真是可笑之至!”

她简直是把每一句话都用全身力量喊出来,也许惟有如此,她才能说服自己:笑大哥真的没死,只是琴圣在此胡言乱语!

琴圣注视着激动万分的她,用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声音道:“我理解你的心情,本也可以用假话敷衍你,但痛苦掩埋的越久越深,日后暴发出来就会越剧烈越深刻,长痛总不如短痛。你的朋友落下之山崖,当地人称 ‘折鹰崖’,意思是苍鹰飞过山崖而下,也会被折了翅膀。我在这儿居住了十五年,在那儿落下摔死的有名有姓的就有三十四人,每个人都已碎成一团,石姑娘,你必须振作一点,面对现实。”

石敏已相信琴圣的话大半是真的了,但她无论如何也不愿接受这个事实,她突然大叫道:“那大猩猩乃你家所驯养,若不是它,笑大哥又怎会落下山崖?你们韩家必须为此付出代价!”

言罢,一道寒芒自腰闪出,乾坤圈已握在手。

琴圣摇头道:“你不可能伤得了我的,虽然你的朋友是中毒在前,落崖在后,但无论如何,我所驯养的阿帅也算是凶手之一,为解你心头之恨,我替你取了它的性命。”

话一说完,琴圣用无名指在六弦琴最细的一根弦上轻轻一拔,便有一声清悦的声音响起,余音不绝于耳,竟传出很远。

少倾,西边一个黑点飞速向这边移动,很快便可看清那黑点正是大猩猩阿帅。转眼间,阿帅便到了琴心楼楼下,但它却不从木梯爬上,而是将身一纵,长臂疾伸,便一把抓住了二楼的木栏杆底部,再一灵巧地翻身,它那庞大的身躯便上了二楼。

阿帅先是用它的巨掌拍拍韩放的头,然后朝石敏做了个鬼脸,竟转身跪在琴圣面前。

琴圣喝道:“畜生,你干的好事!”

阿帅对琴圣似乎极为畏惧,趴在地上一动不敢动,竟也学作人样,如捣泥般地叩头,似在向琴圣谢罪。

琴圣又道:“看在你跟随我们多年的份上,我赐你一个全尸!”

阿帅似已听懂了琴圣的话,脸上居然有惊慌之色,向石敏、韩放投去求助的目光,满脸哀伤,口中唔唔直叫,却并不逃遁。

琴圣缓缓地提起他削瘦如刀的手掌。

眼看阿帅就要命丧掌下,韩放再也忍不住了,一把拉住琴圣,哀求道:“爹,饶了阿帅一次吧,它一向都很听话的。”这阿帅一向与她形影不离,是她惟一的玩伴,日子久了,便有了感情,现在爹要杀它,她岂不担心?

琴圣却不为她的哀求所动,疾速运劲于掌,一道劲风呼啸而出!那阿帅竟避也不避。

只听得砰得一声响,琴圣的掌已被人硬生生接下,韩放一看,原来却是石敏!

韩放不由百思不得其解,想杀阿帅的是她!但救了阿帅的也是她,这却又是为何?

石敏接了琴圣一掌后,只觉得胸口一闷,似受重锤一击,幸好琴圣只运了五成功力,否则石敏定是非死即伤。

琴圣、韩放、阿帅全都怔怔地望着她。

石敏却不再理会,冷哼一声,身形疾似电掣般的暴旋,人影有如一团掠空的乌云,倏闪之下,已弹向木栏杆之外,如一片枯叶般飘然落地后,立即朝前疾奔,进了林中,遇木斩木,遇石碎石,乾坤圈在手中舞得状如疯狂,枝叶、碎石在她走过之处铺洒了一地。

韩放看着琴圣,轻轻地叫了一声:“爹……”

琴圣长叹一声,人亦如流星飞泻一般从琴心楼直下,向石敏的方向猛追过去。

石敏把满腔的愤怒集于乾坤圈上,狂砍狂劈。她多想前面有一敌人,能以死相搏,要么自己倒下,要么对手倒下。

前面竟真的站着一个人,静静地站着,身上白袍如雪,在山风中鼓动不已,他的手中有一把琴,琴身晶莹剔透,此人自是琴圣。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书页

玄兵破魔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