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一卷 卷名

第六章 怪异之物

玄兵破魔

作者:龙人
更新时间: 2004-11-24 06:43:04 字数:12326

第六章 怪异之物

不一会儿,虚掩的门被“吱呀”地一声推开,古错定神一看,进来的是一高一矮两人,高个子的左嘴角不知被什么兵器划过一道,留下一道疤痕,于是似乎总是在歪着嘴冷声而笑;矮个子身子瘦小,却偏偏穿了一件大红袍,长长地直垂下来,竟在地上还托着一截,恰似一身红裙在身,颇为滑稽。

那穿红袍的矮个子进得门来,仍是嘀咕个不停:“怎么就让我与老兄来这儿守候?这鬼屋子阴沉沉的让人有股寒气,说不定在这里面就藏着两个恶鬼,什么时候一扑过来,索了我们的命。”

古错暗自好笑,珑珑更是被憋得满脸通红。

那高个子却不说话,嘴角间倒有笑意。

矮个子又道:“老人家还说什么最危险的地方恰恰很安全,那小姑娘一定会回来。我看平时老人家神机妙算,今天却大错特错了。”

那高个子终于开口了,他道:“红猫,你不开口,别人就把你当哑巴了?如此背后说老人家的坏话,小心第二天起来,发现舌头没了。”

那矮个子本是绰号“红虎”,高个子却偏偏叫成不伦不类的红猫,不由大怒,恶狠狠地瞪着高个子,却真的不再吱声,那样子倒真的像一只“呼呼”作威的矮脚猫。

珑珑看得如此情景,更加忍受不住,紧紧地捂住自己的嘴,竟笑得花枝乱颤,古错怕她笑出声来,忙点了她的哑穴,过了一会儿,见她渐渐安静下来,方才解开她的穴道。

矮个子“红猫”又开口道:“太傻,太傻,我们如此直愣愣地站在这儿,那小丫头在门外一望,便会发现了,又怎会进来?再说老人家只让我们见了那丫头就偷偷地跟踪她去,却未曾叫我们将她拿住,再说,以我们的武功,要想在石君子女儿的乾坤圈下留得命来已是不易,若要说到拿住她,不是让人笑掉大牙么?”

古错暗想这“红猫”倒有自知之明。

高个子却不服气,冷笑道:“任她是石君子还是木君子铁君子的女儿,小小年龄的黄毛丫头,谅她武功也高明不到哪里去。”口气甚是托大,但脚步却移了起来,与那“红猫”一起躲进柜子边上的一张大方桌下,背朝着古错、珑珑他们,朝外面紧张地张望着。

古错、珑珑也静静地陪着他们悄悄等待。

不知过了多久,门外人影一闪,堂内就多了一个蒙面之人,看那身姿定是女人无疑,珑珑不由精神一振。

只见那蒙面女人进了堂内,看着堂内的棺材,便一头跪下,朝那棺木深深叩了九个响头,古错只见她双肩颤动却不闻抽泣之声,心道此人倒真能忍,正思忖间,那人已站了起来,走到棺材前面,双手合什,双目紧闭,似乎在默默祈祷。然后只见她伸出双手,竟将那棺材的盖子缓缓掀开。

珑珑花容失色,一头扎入古错怀中!

那人掀开棺材盖后,探下身去,用手在棺材的头站摸索着什么。尸体停放多日,已开始腐烂,所以有一股尸腐之味弥漫在空气中,令人作呕。那人摸索了半天,终于停下手来,似乎从里面小心翼翼地取出什么,然后用一块手绢包住,揣入怀里。

那人转过身来,似乎朝古错与红猫这边看了看,那眼光极冷极冷,红猫不由打了一个寒颤。

接着,那女人又盖好棺盖,然后又在地上叩了三个响头,立身而起,飘然而去。

红猫看得心惊肉跳,这时方醒了过来,忽地感到下身有点热乎乎,一摸,竟是尿了一裤。红猫有点不好意思,便道:“歪面蛟,我们这就跟踪去吧。”说罢,直起腰来,想钻出桌底,忽然感到脚下什么东西一绊,竟一头栽倒在地,摔个结结实实的大马趴,红猫以为是歪面蛟在开他的玩笑,不由怒声道:“歪面蛟,你居然敢戏耍老子。”他刚尿了裤子,本就有点脸上挂不住,这下更是怒不可遏,大吼一声,挥拳向歪面蛟击来,那歪面蛟竟不闪不避,只是嘴角挂着一丝笑意,眼中却满是惊惧,红猫正感诧异,忽然脚下又一磕拌,又摔了一个结结实实!

红猫这才发现不知什么,自己拖在地上的大红袍给人系在桌腿上,而歪面蛟则已被人在不知不觉中点了穴道。

红猫大叫一声:“有鬼!”挥刀斩断长袍,也不顾歪面蛟,狂奔出去。那么短小的腿竟也跑得飞快!

古错这才“哈哈”大笑,从黑暗中走出,扬手又点了“歪面蛟”几处穴道,口中笑道:“兄弟你再委屈几个时辰,陪陪这位石君子。”那人吓得肝胆俱裂,因为他想到如果那女人再重新回来,自己岂不要被她剁成肉酱?

珑珑走了出来,问道:“现在我们是去追红猫,还是追那女人?”

古错道:“那女人大概是难以追上了,不妨先追上红猫,问一问所谓的‘老人家’是谁,再作打算。”

△△△ △△△ △△△

红猫跑得实在太疯狂,古错与珑珑奔出三四里路,才在一条小巷里找到他,不过他已不能告诉古错什么了,因为他已经死了。

珑珑仔细地看了看红猫的尸体,长长地吁了一口气,道:“我还以为是杀人灭口。”

古错吃了一惊,问道:“难道不是杀人灭口?”

珑珑说道:“不是。你看这红猫胸前的伤口,中间深,两头浅,这样的口子只有弧形的兵器才有可能留下。”

古错道:“莫非是乾坤圈?”

珑珑点点头,道:“不错,如此看来,刚才进石家大堂的女人一定是石君子的女儿石敏,也许在大堂里她便已经察觉有人,只是不愿在其父灵前杀人而已。待到这红猫狂奔出来,她早已等候在外,便找了一个僻静处杀了他。”

古错道:“如此说来,这位石姑娘倒是一位坚强,而且心细的女孩,我们倒可以放些心了,开始我还担心石姑娘已被天绝所杀了呢。既然石姑娘如此心细,定然会在杀红猫之前问出一些东西,我们只要找到了石姑娘,就可以问清我们所要问的事情,你看如何?”

珑珑却不答话,娇躯一拧,竟自走开,古错大惑不解,也不知她为何生气,忙跟了过去。

曲来拐去的,哪里有石敏的影子?古错不由自责不该贪玩,与那歪面蛟,红猫戏耍而误了正事,眼看已将天亮,不由倦意袭来,珑珑更是倦倦想睡,便道:“珑姑娘,反正一时找寻不到石姑娘了,不如先找个客栈歇一歇,明日一早再作打算。”珑珑困意浓浓地点了点头。

看来运气还不算太差,现在已是后半夜了,找了七八家客栈之后,总算在一家小店里问到空房,但只有一间了,不过床倒有两张。珑珑现已是男儿打扮,也不好说什么,就嘟着嘴与古错走进那房中。

那房间倒也干净,古错与珑珑草草洗漱一番后,和衣卧下。熄了灯,珑珑听着古错起伏有致的呼吸声,一颗芳心“怦怦”乱跳如兔,辗转反侧,难以入睡,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困意实在太浓,方才迷迷糊糊地闭上眼睛。

突然,珑珑在半梦半醒中听得有人在耳边轻轻地道:“珑姑娘,珑姑娘……”珑珑一惊而醒,睁开眼来,只见古错正低头看着她,一双星目在黑暗中闪发出灼人之光,珑珑猛地觉得又喜又怕又怨又盼,不知如何是好,赶紧闭上双眸,急促地呼吸着,全身已是香汗淋漓了。

古错又在叫唤:“珑姑娘……你醒醒?”

珑珑不由心中嗔道:“这人怎的如此……傻!”睁开一双美丽的眼睛,幽怨地唤了一声:“古大哥……”却再也说不出话来。

古错道:“你听,隔壁有什么声音?”

珑珑这才知道自己误会了,不由粉脸飞红,一时又气又恨又窘,双目已是泪光点点,幸好这是黑夜中,古错看不清楚。

古错又催问道:“珑姑娘,你听出是什么声音吗?”珑珑这才渐渐静下心来,凝神听了一会儿,道:“这声音‘沙沙’作响,倒像春蚕食桑之声。”过了一会儿,又有轻轻的撩水声,然后又是一声金石相碰的声音,珑珑略一沉思,道:“是磨刀声,而且是那种薄薄的刀。”

古错吃了一惊,这半夜三更的居然有人在磨刀,磨一把薄薄的刀。是谁这么辛劳,如此深夜还在磨刀霍霍,此人如果不疯,那就狂杀成性了?

珑珑忽然轻轻地笑了,她说道:“真是可怜的人,他难道不知真正致人于死地的并非刀刃,而是握刀的人?”

古错却没有说话,他忽然觉得无论这个人是谁,无论这个人是正是邪,他都有一点值得别人学习,那就是他的一丝不苟,一个人如果常常在杀人前,记起应该去磨磨刀的话,那这人的心思一定是极其小心谨慎。

杀人者岂非都应该小心翼翼?

珑珑突然又“嘘”了一声,悄悄地拉了拉古错,将他拉到另一面墙边,然后贴耳上去,屏声凝气地听了一会儿,又让古错去听,古错伏下身来趴在墙上,只听得隔壁似乎人声嘈杂,一些人在叫嚷着什么‘东街’,什么‘麻子巷’之类的名字,古错一想,方记起这些都是这小镇上街街巷巷的名字,不由好奇心大起,再听了一会儿,似乎在说什么‘这儿抄过去,那儿围过来’,古错左找右找,终于在一个地方找了一条板缝,赶紧朝那屋子里看去,只是里边团团坐坐一圈人,靠北的那个人却看不见整个身子,只能从板缝里看见他不时挥舞的手,隐隐地听到一声“石敏……”,然后又听不清了,过了一会儿,众人哄地大笑起来,然后都站起身来,各自找了一个地方和衣躺下,熄了灯。古错这才抬起头来,将看到的情景一一告诉珑珑,珑珑沉思半晌,也是不得要领,二人便又回头去睡。那磨刀之声,这时也停下来了。

第二天一大早,古错就醒来了,向珑珑的床上看去,却不见了人影,心中一惊,跃身而起,珑珑却已推门进来,手中捧着两碗荷包蛋,笑道:“昨夜一夜奔波,定是饿了,我便去下面要了二碗荷包蛋,你洗漱一下,一块吃了吧。”

古错依言而行,吃着吃着,就抬起头来看看珑珑,珑珑吃的姿势很是可爱,小口小口地抿着,不时还舔舔嘴唇,像是一只温柔的小猫,古错不由得看痴了。

珑珑抬头看时,才发觉古错在痴痴傻傻地看她,不由羞涩一笑,嗔道:“有什么好看的?小心眼珠子掉进饭碗里去。”口中说着,手中已捧起碗来,往古错碗中拔拉了二个荷包蛋。

古错忽道:“我突然觉得你很像一个人。”

珑珑奇道:“像谁?”她以为古错想说像玲玲,可这也不是什么新鲜事了。

古错却道:“我觉得你很像我的妻子。”

珑珑不由既是高兴又是害羞,头低了下去,声如细蚊,几不可闻:“谁又像……你的……妻子了……”昨夜的不快早已烟消云散!

就在这时,昨晚叽叽喳喳商议了大半夜的那些人已呼三喝四地走出房间,古错与珑珑赶紧放下碗筷,等他们走过古错房间门口后,珑珑方打开门,走了出去,古错抬腿正要跟去,珑珑又一转身回来,与古错撞了个满怀,只见得珑珑低声道:“快回去,古云也在那群人中。”

古错一时反应不过来,道:“古云?古云是谁?”立刻,他醒悟过来,道:“难道是我的二哥古云?”

珑珑道:“除了你二哥,你还认识哪个也叫古云的人?”古错忙道:“这可如何是好?我现在不能让我二哥认出我来,否则他一惊一乍,还不弄个天下皆知?如此一来,反对我们云飞山庄不利了。我看我还是避着他为好。”

珑珑却将他拉着坐在床前,从怀中掏出一个小盒子,一打开,里面尽是些胭脂、口红、眉笔之类的女孩之物,只见她拿起一支口红就往古错嘴上涂去,古错吓得“哇哇”大叫,一跃而起,却又被珑珑按下,道:“如果你成了一个涂粉抹脂的恶少,你二哥还会认出你吗?”

“的确……不会。”古错道。可做一个涂脂抹粉的恶少,对古错来说,难度有点大。好在珑珑手巧,一会儿拿粉,一会拿眉笔,很快,铜镜中出现一个怪里怪气的家伙,修眉斜挑,齿白唇红,一副花花太岁模样。珑珑又“噔噔噔”跑了出去,回来时手中多了一顶帽子一把扇子,扇子上画着一幅“美女醉春图”。古错歪歪地戴上帽子,手中拿着那把扇子,不由得哈哈大笑,刮了珑珑鼻子一下,走出房去。

街上的行人纷纷避着古错,那些年轻的姑娘更是如见蛇蝎,几个青楼女子则在楼上“好哥哥,亲哥哥”地娇声呼他。古错觉得有趣极了,高兴地与那青楼女子挤眉弄眼,不时又用扇子去拍拍从身边走过姑娘的香肩,直把珑珑气得咬牙切齿,却只能装着一脸若无其事的样子,谁让她现在是恶少手下的恶仆呢?

在这样的小镇上要找一群身着劲装,大呼小叫的人,是太容易了。很快,古错就发现了古云那一伙人,正东张西望地一路招摇过市。

古错与珑珑就这样不紧不慢,不远不近地跟着那五六个人。

忽然一个袅娜女子从古错身边晃过,古错色色一笑,又用那扇子去拍那人的香肩,不料那女子一拧柳腰闪过后,一对乾坤圈已在手里,闪电般向古错划来,古错一惊,刚要出招相搏,但猛然记起自己只是一个恶少,忙脚底一滑,重重的摔在地上,大声呻吟起来,却恰恰偏过了那乾坤圈。

那女子见乾坤圈竟被闪过,刚感惊诧,却见那“恶少”已躺在地上,便娇叱道:“找死!”

这边一闹,前面那五六个人就回过头来,一看那女子手中拿了一对乾坤圈,不由各自一喜,心道:“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齐齐向这边奔来。那女子见此情景,本欲下手给点颜色让古错瞧瞧,却生生停住,冷冷地望着那班人,目光如冰般冰冷彻骨,古错心道:“此人定是石敏了,看来刚才那一跤摔得值。”

众人皆被石敏的目光震慑住了,呆了片刻,其中有一个长得英俊洒脱的年轻人走了出来,古错见了很面熟,便猜一定是二哥了,只见古云双手一抱,朗声道:“姑娘受惊了,在下……”

不料那石敏柳眉一竖,冷声道:“谁说我受惊了?就这小小无赖,也能惊着本姑娘?”

古云一呆,仍笑着道:“姑娘出手不凡,没有受惊自是最好不过,在下冒昧想请石姑娘……”不料他的话又被石敏打断了,道:“谁是石姑娘?你这人怎么如此纠缠不清?”

古云的涵养也真够可以,仍不急不躁地道:“石姑娘家中遭了恶人之劫,脾性难免有异,我们四处找寻石姑娘,也正是想向石姑娘打听一些事情,查出真凶之后,各武林前辈自会为姑娘讨回公道。”

石敏仰天长笑,声色凄厉道:“公道?何为公道?论道之人,往往就是毁道之人,又有何公道可言?无论我是否是你们所说的石姑娘,反正我并不愿意与你们有任何瓜葛,否则别怪我翻脸。”

一个虬须大汉有点沉不住气了,挺身而出,嗡声道:“我们本是一番好意,你又何如此恶语相向?普天之下,谁不知我们天……”

那古云喝断那虬须大汉道:“彭兄莫非忘了老人家的叮嘱?他老人家一向不爱虚名,早已告诫我们平日休得拿他压人。”转身又对石敏道:“残杀石君子前辈的人定会对姑娘不利,我看姑娘还是与我们一道走吧,相互间也有一个照应。”他说得也算是极委婉了。

石敏却不再理他,手执两只乾坤圈,迈步向前。

虬须大汉怒吼一声,道:“我倒要试着留留石姑娘!”说罢,一双巨掌直劈而出,倒是颇有声势。

却听得一声惨叫,也不知那石敏是用什么手法,那虬须大汉右胸已被划出一道长长的伤口,鲜血喷涌而出。

古云终于动怒了,沉声道:“姑娘出手也太狠了,在下倒也想尝尝姑娘乾坤圈的滋味。”

忽然从人群外面传来一个刺耳的声音道:“谁也不准带走石姑娘。”那声音如刀般锋利,让人听了极为不舒服,众人一惊,都不由回过头去,只见远远的街口处有一个人带着一把刀走来,那刀他不是挎在腰上,也不是背在背上,却是用两只手捧着!

“风刀!”人群中有人惊呼一声,立刻有几个脸色变了,似乎感到脖子有点凉意。

风刀,姓名不详,籍贯不详,年岁不详。爱好杀人,每次杀人前都要用猪血、牛血或人血磨刀,以“迎风十八斩”雄立杀手之林。

珑珑心道:“昨夜那霍霍磨刀之声,定是风刀所为,只是不知昨夜他磨刀用的是什么血?”

“风刀”一步一步走来,仿佛每一步都可能是他在这世界上行走的最后一步,所以他走得很慢很重,似乎要把每一步都在地上踩出脚印来。奇怪的是他走的那么慢,每个人倒都在耐心地等他走过来。

终于,“风刀”走到人群中来,环视了众人一眼,道:“我的话,你们都没意见吧?”

也许,“风刀”的话,真的不会有人有意见了。

但古云却仍微微一笑,道:“石姑娘我们是找定了,如果阁下有什么事的话,待我们的事办完了,你再找她也不迟。”话说得不亢不卑。

石敏却静静地看着他们,仿佛他们所说的事与她全无关系。

“风刀”摇了摇头,道:“不,我从来都不喜欢等待,尤其是在要杀人的时候,我总希望能把事情办得利索点。”

围观的人不由大奇,没想到想杀人的和想救人的居然走到一块来了,却不知谁能胜券在握。

显然,风刀要杀的人是石敏,但石敏仍是那么平静地站着,古云那一班人却绷紧了弦,风刀转过身来,对着石敏,手上的刀缓缓出鞘。那刀太过诡秘,竟薄如一片纸,刀身上隐隐呈现青蓝色,幽幽暗暗,似欲饮血!

刀起,飘动如风中秋叶,石敏仍是一动不动。

“风刀”身后,响起兵器破空的声音,一杆长枪一把朴刀齐齐砍来,枪刺上身,刀砍下路,如一阵风般卷来,风刀竟头也不回,反手一招“风中残柳”,薄薄的刀如柳丝般飞舞飘荡,竟从枪影与刀光中不可思议地插入,那两个偷袭之人但觉喉头一甜,不禁伸手一摸,只见手上只有点点血丝,不由心中一宽,正待提神再战,突然一股血箭从那刀伤处喷射而出,两人同时倒下,眼中满是惊恐与不信。

空气一下子冷了,凝固了,每个人似乎都能听到自己的喘息之声。

古云身旁又走出来二个人,一高一矮,高的手中一柄短剑,矮的手中一柄长剑,二人也不说话,向风刀举剑就刺,那招式实在让人难以恭维,状如山村野夫练的把式,但风刀的瞳孔却变小,手中薄刀握得更紧,因为他发现那两把剑一长一短,一攻一守,配合得极为默契,攻的只顾攻,守的只顾守。所以攻的人之刀几乎毫无顾忌地刺出毫无章法的剑,如果无了章法,就没了规律,没有了规律,又如何去防它?

但风刀毕竟是风刀,他的“迎风十八斩”只有一招是只守不攻,那就是第十八招“风声鹤唳”,风刀现在用的就是此招,旁边的人只看到一片刀光漫起,那攻的剑一个劲地攻,风刀的刀一个劲地守,他守得很成功。有好几次那剑都已将刺中了他,却都被他不可思议地防守住了,慢慢,攻的剑越来越急,风刀仍只守不攻,如此一来,那柄守的剑几乎就成了摆设,而攻的剑却总是亏一篑,终于,守的剑再也忍不住了,一同加入攻的行列,一时攻势更加猛烈。

古错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他知道这两个人是输定了,他们的剑术奇就奇上攻守兼备,如今一同攻上,场面虽然好看了,却已是必败无疑,古错不由暗自佩服风刀,他发觉风刀是以头脑去驾驭他的刀。这样的人,岂非很可怕?

果然,就在那刀光越来越小,越来越弱,即将要熄灭之时,突又寒光乍现!一道弧光划过之处,两只头颅高高抛起。飞出几丈之外。

风刀收回他的刀,冷冷地看着古云。

古云被那目光一看,立刻觉得似乎呼吸有点不畅快,甚至,他的手心已有汗渗出。难得的是,他仍能微微一笑,踏步上前,道:“阁下好刀法,我倒也手痒痒的想领教几招。”

“不用客气,我这刀饮的血越多越好。”风刀道。

古云再也不与他斗嘴,轻轻地展开手中铁扇。猛地破空而起,铁扇在空中如雨般洒落,分袭风刀的“肩井”、“天宇”、“京门”三穴,正是“销魂八式”中的第一式“雨疏桐落”。

古错自八岁那年成了痴呆之人后,就再未演练过“销魂扇”,不由百感交加,他看出这么多年来,二哥武功已精进了不少,“销魂扇”在手,已隐然有爹爹古令木之风范,不由一喜。

风刀薄刀一封,一招“风和日丽”化解了古云的进攻后,刀循环疾出,如冷电掠起,斜斜削往古云的右臂,因刀身太薄,刀速又快,一柄刀划过空中时竟如蛇般游走,让人看不清刀的来势。古云也不含糊,见刀光袭来,不避不闪,长笑一声,手中铁扇倏地合上,一招迅疾无比的“暗欺罗袖”迎上,只听得“叮”的一声,薄刀被磕得斜飘出去,风刀借势一拖,薄刀又反卷而回,一式“风起云涌”,那刀光如风般向古云刮来,转眼间二人星转斗移般急掠穿走,顿时又拼斗了近百余招。

突然,那风刀高高跃起,然后飞贯而下,长刀在前,直直地向古云袭来,刀的来向一直未变,但刀身却蜿蜒抖动,让人辨不清它最终会向何处刺去,古云忙以“恨倚黄昏”相挡,那刀与铁扇一碰之后,反卷、滑下、挺直,越过扇身如电般向古云胸前刺去!

眼看已是撤身不及,古云心中暗叹一声:“我命休矣。”一时心凉如冰。

却听得“当”的一声巨响,那薄刀已偏了方向,古云侥幸留下一命,忙飞掠闪至旁边!

众人本以为古云必死无疑,突又有变故,不由大奇,忙探头四处张望,却未见什么高人在旁。正迷惑间,那歪戴着帽子,手中摇着一把扇子的恶少,笑吟吟地站了出来,手中捏着半支口红,那笑容很是可恶。众人料定不是他所为,又东看西瞅,猛地有人一声惊叫,指着风刀的刀,众人定睛一看,只见那刀上竟沾着半支口红。显然刚才将刀击偏的就是这半支口红,众人不由又齐齐转过头去,看向那花花恶少,这回,那恶少面目虽然仍不可爱,但似乎也不像开始那么可憎了。

古错摇头晃脑地走上前,笑道:“这么漂亮的姑娘,谁要伤害她,我花荣第一个不答应。”鬼才知道他怎么会胡诌出个“花荣”的名字来。

那风刀仔细地看着他,看了半天,才道:“阁下是真人不露相。但我做事从来没有中途改变主意的,除非我倒下了。”

古错笑道:“有理有理,可惜我也定要这姑娘花容完好,娇躯无损。即使倒下了,我也要想办法让她站起来。”众人不由大笑,有人道:“这是谁家少爷?竟也卷进这样的江湖纷争中去,不是自讨苦吃吗?”又有人道:“你没看他一出手就把那刀给打偏了吗?”前边那人反驳道:“你看到他出手了吗?说不定另有高手在旁呢?再说……”猛地话头打断了,因为古错与风刀已交上了手。

风刀深知眼前之人武功深不可测,刚才那口红飞弹而至,竟能把自己飞速递进的刀弹开,那劲道已是惊世骇俗了。于是出招便是凌厉之极,手中长刀一抖,幻成万点银光,直向古错罩下,夹着咝咝破空之声,那声势看来,似乎古错已无路可遁了。

突然,古错竟从那刀光中飞身掠出几丈之外,大叫道:“不公平,不公平,你有刀,我却手无寸铁,这如何能行?”

众人以为他为风刀的刀势吓着了,抽身溜了下来,都不由冷嘲热讽起来。风刀却觉得有一丝凉意从心底升起,因为古错居然不用兵器防守就能从他的刀下全身而退,显然武功在自己之上,但他自知除了放手一搏外,已别无选择,因为他是杀手!

一个称职的优秀的杀手,只能倒下,不能退却,对于这一点,他再清楚不过了。

古错从珑珑手中接过一个包裹,一抖,竟从里面抖出一件兵器,似铲非铲,似斧非斧,隐然有一股慑人心魄的王者之气。

人群中不知谁惊呼一句:“天钺,笑天钺!”

所有的人都吃了一惊,因为这个名字在这段时间里,几乎是家谕户晓了,有人吓唬孩子时也这么说:“别哭,再哭,笑天钺就来了。”

人群中一下议论纷纷。有个酸酸的秀才道:“定是妖言惑众了,那笑天钺怎会是如此模样?油头粉面的,倒像刚从女人堆中爬出来的。”旁边有人道:“你怎敢如此说话?小心他割了你的舌头。”那人道:“莫非……莫非……”他本想说“莫非没有王法了吗?”,但一想这些江湖中人眼中又有什么王法?不由向后退了几步,看看那恶少,倒好像未曾听见,不由心中一宽。

一直沉默不语的石敏突然开口说话了,她道:“不用这么拼个你死我活的,我愿跟笑天钺走,你们自忖有谁能与他相比吗?”

古错吃了一惊,本欲道:“我并未说要带你走。”话刚到了口边,又生生咽下,因为他发现如果如此一说,反倒显得他怕了,而且这些人总是这么没完没了地打,不知闹到什么时候,到时石敏若有一个差错,自己岂非前功尽弃?于是便也大呼小叫起来:“诸位,诸位,大家也听到了,刚才石姑娘已说了随我走。有谁觉得不服气,就同我这天钺商量。”那口气让人听了极不舒服。

风刀冷声道:“我已说过,除非我倒下,否则就是我要杀的人倒下。”

古错大笑道:“好,很好。”天钺缓缓举至齐眉。

风刀知道对手如真的是笑天钺,那他几乎没有赢的可能,所以一出手,便是致命招式,但见沙飞石裂,枯草漫天,一股刀光抡起的回绝气流掠过长空,那柄薄如纸般的长刀如风一般向古错刮来。

风,总是无孔不入的,什么东西能挡住风的渗透?只要有一丝缝隙,那薄薄的刀刃就可以乘虚而入,将刀刃与寒意一起深深刺入你的肌肤之中。风刀希望这从未失误过的规律今天也不要失误。

但遗憾的是对手是古错,是手持兵器之王的古错,只听得古错一声长啸,人如蛟龙般斜飞而起,天钺挥出,快速绝伦地在空中施出三招:“大漠落日、反弹琵琶、胡鹤夜飞。”

风刀闪过一招,又拆了一招,第三招横杀来时,他只觉胸口一痛,人已如败草般,砰然倒下。

古错沉声道:“很好,竟走过二招!”

石敏走了过来,挽起古错的胳膊,就往外走,就像挽着情人的手,古错想说什么,却没说;古云也想说什么,竟也没说。

一路上,珑珑都很不高兴,嘟着嘴。

她当然不高兴,因为石敏要牵古错的手,古错竟那么让她牵着,而且走了这么长的路,竟还不放开。但珑珑却什么也不能说,谁让她是男儿的装束呢?即使是女儿装又如何,她又能说古错什么呢?

终于走到一块空旷之地后,石敏停了下来,放开了古错的手,她一抚头上秀发,道:“如果你是笑天钺的话,我本来正在找你。”

古错目瞪口呆,他暗道:“自己这样不分白天黑夜地寻找她,倒不如当时在自己脖子上挂上一块木牌,上面写上:我是笑天钺。岂不少了许多折腾?”想到这儿,不由笑了一下。

珑珑以为古错听了石敏说正在找他后不由就高兴得笑了,因此大为生气,恨恨瞪了他一眼。没想到这一瞪眼的动作让石敏看在眼中,她笑道:“其实我已看出这位兄弟应是女人之身,而笑兄也不会就是这副德性吧。”

古错一听,忍不住笑了,珑珑却大为奇怪,不禁问道:“你又是怎会知道我本是女人?”

石敏道:“看你的眼睛。在笑兄与风刀厮杀之时,你那关切之神色,已不可能是一个仆人对主人所应该有的,而且你身材娇小。尤其是我牵笑兄之手时,你神色大变,隐隐有种酸酸的味儿,我就更为肯定了。其实,我可以告诉你,虽然我知道笑兄一定不会是现在这副油头粉面的样子,而应是英俊潇洒,但我是绝对不会喜欢笑兄这样的人的。”

珑珑没想到石敏会说得如此坦率露骨,不由大窘,她哪知石敏自幼便未见着母亲,而是由父亲石君子独自一人带大,所以性格便少了一般女孩的扭捏作态,说话做事都极豪放。

古错也极为不自在,无论如何,被一个女孩,而且是一个美丽的女孩说“肯定不会喜欢”,总有点“那个”,所以他一个劲地互搓着双手。

石敏又道:“我找笑兄,是想问他几件事。”

古错不由暗自苦笑:“自己本是东奔西走要找她问几件事,没想到倒是她先来问我了,真是奇哉怪也。”口中却道:“石姑娘但问无妨,只要是我知道的,我都会如实告诉石姑娘。”

石敏问道:“第一个问题,笑兄的天钺是否真的是从哭神农那儿得到的?”

古错点点头。

石敏又问道:“当年我父亲石君子是否真的是参加过围攻哭神农之战?”

古错又点了点头,石敏恍然道:“这就是了。”沉默了一会儿,道:“江湖中传言笑天钺常常追杀一些看似不该杀,实际上却该杀得很的人,不知这事是不是真的?”古错又点了点头。

石敏的目光突然变得凌厉而隐有讥讽之意:“可我发现笑天钺只是找些软的柿子捏捏而已。”

古错长声一笑,道:“谁让我运气不好,每次去捏那看似很硬的柿子,当真一捏,奇软无比。莫非石姑娘已找到了一个比较硬的柿子想让在下去捏?在下一向认为捏硬的柿子比较刺激。”

石敏笑了。因为她很少会笑,所以笑起来有一种冰雪消融的感觉,让人感到心里也暖洋洋的舒服。她道:“其实这个柿子不但很硬,而且简直应当把它称作铁柿子,我就怕笑兄心有余而力不足,捏不了柿子,反让柿子崩了牙。”

古错笑意更浓:“石姑娘这么一说,在下便更想见识一下这铁柿子了,姑娘能详细介绍一下有关铁柿子的事吗?”

石敏看着古错道:“武林至尊——天绝,硬不硬?”

古错心中一笑,暗道:“醉君子果然是醉酒不醉心,这杀死石君子的凶手定是天绝无疑了。”口中却惊讶道:“天绝他老人家不是德高望重,江湖人对他敬如神明吗?石姑娘为何与他作对?”

石敏沉声道:“笑兄有没有听说云南一带盛产一种奇艳无比的花,叫罂粟花,花开之时,奇香无比。恰恰是这样一种香艳无比的花,却奇毒无比,若误食罂粟花,便再也摆脱不了对它的依赖,每日若不服用一些,全身便如肝肠已断,万蚁挠心般难受。而服用之后,则会慢慢地毒入心脾,慢慢地人就消瘦脱力而死,而天绝,便如这么一株罂粟花。”

古错忽然笑道:“石姑娘怎么就如此信任在下,敢将对天绝不敬之辞,告诉在下?”

石敏也笑了,道:“这又有何妨?先前我牵着你的手这么走来,又岂能逃过天绝的耳目?天绝本就欲将我斩草除根,现在见你与我如此亲密,又与我坐在这儿长谈,他又怎会再放过你?既然他已对你动了杀机,我多告诉你一点有关他的事,又有何妨?”古错再也笑不出来了。

珑珑忍不住怒道:“你怎么如此歹毒?”

“歹毒?”石敏仰天大笑道:“如果我整日光明磊落,这几天来,我已不知要死多少次了,你知不知道刚才要杀我的风刀和要救我的那一伙人都是天绝一人所指派。”

古错与珑珑都大吃一惊,心道:“天绝莫非疯了?又要杀人又要救人,岂不矛盾?”

石敏仿佛看出了他们的所思,道:“天绝并没有疯。这恰恰是他的高明之处,他一方面让人找我,说要保护我的安全,帮我追查真凶,故意不让这救人的人说出是他指派,却留下一点痕迹让天下人可心猜出是他所为,如此一来,天下人定以为他不求虚名,对他自会更为尊重。而我一旦被他‘救’走了,不用多少时间,我就会像金陵梅寒星那样意外变疯,或者死去。然后,天绝又将开始追查杀我的‘凶手’,又有人会莫名其妙地死在他的‘正义’之下。”

“另一方面,他又派出大量杀手,暗中追杀我,这些杀手武功都高过救我的这帮人,即便不能杀了我,也足以让我日夜担惊受怕,最后,我便更有可能被‘救’我的人救走。”

说到这儿,她冷冷地看了珑珑一眼,道:“你说,我若天真烂漫,岂不是早已命丧他手?”

古错问道:“石姑娘又如何断定我不是天绝派来的人?若我真是,石姑娘岂不是危险得很?”

石敏道:“不错,一开始我也怀疑笑兄是天绝派来的人,是设在圈套外面的更大的一个圈套,所以我为你留了一手。”

古错感到诧异,道:“如何又留了一手?”

石敏道:“你不妨挽起你的袖子看看,手腕上是否有一红印?”古错低头挽起袖子一看,见上面果然有一淡红指印,却不痛不痒,不由惊问道:“莫非……莫非你竟在我身上下过毒?”

石敏点点头道:“不错。刚才我牵你的手时,乘你不留意,我便将家传奇毒‘石心’按在你手腕之上,此毒药只有我与我爹能解开,毒发之后,心便慢慢变硬,最后坚如硬石,全身血液凝固而死。如果你真是天绝派来,一旦对我有所阴谋,我不给你解药,你必死无疑。”

古错只觉得腋下有丝丝凉意,头上却有冷汗渗出,他突然觉得以后千万不能让陌生的女孩牵手,若一牵手,说不定就会牵出万般烦恼,甚至牵走自己的性命。

珑珑大惊,一跃而起,手中长剑已如闪电般向石敏刺来,眼中几欲喷火,似要一招便生劈了石敏,石敏却不避不闪,手中拿起一粒豆大的药丸,放在嘴边,只要珑珑长剑一至,她便一咽而下。珑珑见状,只好生生收住剑势,身子斜飞出去,悲愤至极地望着石敏。

石敏笑了,道:“现在我已看出笑兄并非天绝派来的人,我又怎会加害于他?这便是‘石心’的解药,你拿去给笑兄让他服下吧。”

珑珑赶紧上前,拿过那粒药丸,走到古错身边,让古错服下那粒药丸。

石敏忽然又笑了,道:“你们怎么信任我?如果我说笑兄开始并未真的中毒,而现在服的药丸却恰恰是毒药,你们二位又有何感受?”

古错的心一下子沉了,珑珑竟一下子瘫坐在地上,他们齐齐地看着石敏,像在看一个怪物。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书页

玄兵破魔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