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一卷 卷名

第五章 红粉陷阱

玄兵破魔

作者:龙人
更新时间: 2004-11-07 12:34:32 字数:13889

与珑珑分手后,古错觉得有阵阵酒意袭来,头竟有点晕了,便信步往野外走去,他想让山野之风吹吹头脑。这些日子发生的事太多,让他觉得有种疲惫之感,对手对他似乎了若指掌,而他却对对手几乎一无所知,看来日后真有一番曲折了。

山野之风,让古错渐渐地宁静下来,他觉得有点倦了,便决定回到市街中找个客栈住下。

忽然,西边有几只红灯笼疾速飘来,速度快得惊人,转眼就到了古错的面前,古错定神一看,却是二乘八抬大轿,几位粗壮的妇人抬着,几位丫环提着灯笼。跑得如此迅速,那些壮妇喘息之声却仍是很平缓,古错心中格登一下,知道来者不善,不由握紧了天钺。

前面那乘大轿缓缓放下,一位丫环上前拂开门帘,里面先是伸出一双柔荑,然后是一双纤足,最后古错忽觉眼前一亮,那轿子走下来一个俏生生的少妇,貌如天仙,白衣胜雪,古错朝她一望,看到那双美目柔情似水,竟不由心中一荡,一腔柔情蜜意悄然而生,不由大懔,忙侧过头去。

那少妇飘然走向古错,古错但觉一股销魂夺魄的体香袭来,心中既是惶恐又是不安,不由向后退出几步,那少妇这才娇声笑道:“这位小哥长得真是俊美非凡,却怎会独自一人欣赏这良好美景?”

古错怒喝一声:“有何图谋尽管使出,何必装神弄鬼?再言辞轻薄,休怪我天钺无情。”

那少妇却是“格格”直笑:“原来是笑天钺少侠,妾身久仰了。妾身冒昧打扰别无他意,只是想请笑少侠去寒舍一叙。不知少侠可否赏脸?妾身已为少侠备好酒菜了。”

古错“嘿嘿”冷笑道:“恐怕是鸿门宴吧?”

美貌少妇娇声道:“鸿门宴也罢,喜门宴也罢,全看少侠你如何取舍了?”

古错冷冷地道:“可惜我什么宴都不去赴。”

那少妇沉声道:“这却由不得你喜欢了,我受人之托,今夜是一定要请到笑少侠你的。”

古错慢慢举起天钺,道:“只怕我答应了,这天钺也不会答应,它说它不习惯被人强迫。”

那少妇又是荡然一笑,道:“笑少侠真是年少气盛,妾身见了也是钦佩不已,不过,如果我说还有一位客人在,那少侠你一定不会拒绝屈尊一行了。”古错心中一沉,道:“另一位客人是什么人?”那少妇得意地笑了,道:“仇……珑……珑……”

古错觉得一颗心在往下沉,他冷声道:“谁动了珑姑娘一根指头,我就让他付出百倍的代价!”

那少妇大笑道:“看不出笑少侠倒是对珑姑娘一往情深。笑少侠你放心,珑姑娘是我们的客人,我们又岂会伤害于她?就像你是我的客人一样,我们只是一块喝点酒,谈些交易。”

古错冷哼一声,道:“你休得再啰嗦,我随你去便是,我倒要看看在天钺之下能耍出什么花招。”

两个丫环分别揭开前后二乘轿子的门帘,那少妇仍是走进前面那乘轿子,然后笑道:“笑少侠请自便。”

古错一步跨上后面的那乘轿子,那丫环立即放下门帘,壮妇们抬起轿子飞奔而去。古错坐在里面,七弯八拐的也不知转了多少个弯,最后总算在一处停下,然后又有人来掀门帘,古错一看,却已不是原来那个丫环了。

有塔有桥,有树有河,有石径有假山,朦朦胧胧的灯光下,塔更挺拔,桥更洗练,河更热闹,石径好吟诗,小桥应入画。

古错几乎以为自己是一位文人墨客,一不小心走进一种诗情画意之中。但,四周飘来荡去的大红灯笼太过诡秘,远处飘渺的笛声更是让人心神不定。更奇异的是院子中的那座房子——不!不应叫房子,而应叫船房。因为那房子竟是依船的模样而建,有舷有舱,有桅杆有风帆,惟一没有的就是那一汪海水,否则,这船房一定会乘风而行了。

太过奇异的东西,岂非都有危险的存在?

古错的衣袖竟无风自鼓。也许,这一次真的很难全身进退了。但那少妇的笑容却实在温柔得可爱,甜的可爱,她笑盈盈过来,似乎要来挽古错的手臂,就像挽情人的手那样,古错却一侧身,自顾向这船房走去。既然他已被要挟着走到这儿,倒不如乐得洒脱点。

房前的檐下,一律悬着彩灯,上面的彩丝精细艳美,在这夜色中,这淡淡的灯最是能勾人。大船房的舱内极为宽敞,里面曲曲折折的不知有几个小间,每个房间竟只有三尺见方。古错心中暗奇,这么小的房间连人都躺不下,又有何用?用手一弹,竟是精钢铸就的墙壁,每间小屋又开了四房门四个小窗,经过这些小间时,但觉到处是门窗,简直有点目眩。

中央的大厅倒极雅致,里面陈设着一些字画和檀木家俱,桌上一律嵌着冰凉光亮的大理石面。四周窗格雕塑颇细,使人泛起柔腻之感,窗格上贴着红色的窗纸,窗纸上有精致的花纹,颇悦人目。窗边有一个弧形的顶,用栏杆支着,下面放着两张藤躺椅,躺下可以聊天,可以望远。

现在那少妇就让古错躺在其中的一张藤椅上,而少妇自己则在另一张藤椅上躺下。一躺下,古错就发现自己错了,这躺椅柔柔软软,与人的体形完全吻合,人躺了下来,就有一种舒适感,一种想忘记一切,好好睡上一觉的舒适感。

一个人如果在处处是险机的环境中,却放松下来,岂不是更危险?古错甚至觉得自己正躺在一个温柔的陷阱里,也许就会这么舒适地死去。何况,四周又有飘渺的笛声,更让人欲忘却世间之烦恼。古错不由暗叹,好一个聪明狡慧的少妇。思忖之余,便将目光向少妇一扫。

只这一扫就把古错吓了一跳,那少妇本就体态婀娜,现在往躺椅上一躺,身子后仰,薄衫下一身玲玲凸凹的曲线更是展示得淋漓尽致!古错赶紧目不斜视,眼观鼻,鼻观心,口中喝道:“在我没有见到珑珑姑娘的时候,请免开尊口。”

那少妇“格格”一笑,将双手轻轻一击掌,就见两个丫环快步过来,一躬身,却不说话,那少妇笑道:“笑少侠想见珑姑娘了,你就让他看看吧。”那两个丫环又是一躬身,仍未说话,古错这才知道那些丫环壮妇全是哑吧。

只见那两个丫环趋步上前,把大厅东侧的一块帏幕拉开一角,现出一个小窗,古错赶紧往里张望,只见一个美丽的姑娘在弹着一架古琴,却只见手指翻飞而不闻其声,古错心中一热,大声道:“珑姑娘,珑姑娘……珑儿……”那姑娘却置若未闻,仍安静地弹着她的古琴,古错这才注意到那窗子竟是用水晶制成,密封性极好,难怪里边的人听不见外面的喊叫,但古错看得明白,那姑娘就是珑姑娘:一双机灵的美目,樱桃小嘴,恬静的笑容,都是真真切切的珑珑。既然珑珑未受伤害,古错不由心中一宽。

那少妇笑道:“笑少侠也看到珑姑娘了,现在该是谈交易的时候了。珑姑娘是我的客人,所以她可以完好无损地坐在那儿,若是你有什么动静,那恐怕珑姑娘就会千疮白孔了。”

古错冷声道:“有什么交易你说吧。”

那少妇道:“其实我要你做的事很简单,简单得我一说出来,你就会发笑。我要你说一个人的下落。”

“谁的下落?”古错问道。其实他心中已有所悟。果然那少妇用冰气袭人的声音一字一字地道:“哭……神……农……”似乎充满无限恨意。

古错果然笑了,笑得很是疯狂。好久,他才止住,道:“其实我就算告诉你他在何处,你也无法去那儿找他。”

那少女冷声道:“没有我冷旭儿找不到的人!”

古错的声音突然压得很低很低,他轻轻地道:“不,你也找不到,因为他现在是在阎罗殿。”

那少妇神色大变,美丽的脸庞变得极苍白极苍白,那眼中的怨恨与悲怆让人不寒而栗。她状如疯狂般凄声大叫道:“这不可能,不可能!他若死了,你的天钺神功从何处学来?你知不知道我听说天钺重现江湖时,我有多高兴?我以为我终于有机会为夫报仇了,想不到你一句轻描淡写的话,就把我的梦想击个粉碎。”说到此处,她一双美目瞪着古错,似要把他生吞活剥才能善罢甘休。

古错奇道:“你丈夫?”

“不错,也就是名扬天下的剑君子曾静。当年,武林中人谁不知道剑君子与我冷旭儿是一对神仙夫妻?我与他恩恩爱爱,终日长相厮守,弹琴弄剑,羡煞多少人?没想到哭神农这老匹夫竟杀了我夫。我不生裂这老匹夫,就死不瞑目!”

古错暗暗惊诧,这冷旭儿既然是剑君子之妻,必已年逾四旬,却仍如此年轻貌美,口中却讽笑道:“不是听说剑君子是病死的吗?”

冷旭儿脸色有点不自在,但仍强辩道:“无论如何,我夫终是为哭神农所害,我要他血债血偿!”

古错仰头大笑道:“剑君子当年与天绝双圣他们一起围攻哭神农前辈,才为哭神农前辈所杀,恐怕夫人你是怕江湖人听到真相,会对六人围攻一人反被对方杀了一人这事大加嘲笑,才隐满真相的吧?况且哭老前辈已经去世了,你又如何让他血债血偿?”

冷旭儿道:“既然你口口声声称那老匹夫为前辈,那么你与他定是关系非同一般,如此说来,就怪不得我冷旭儿把罪加于你的头上,用你的鲜血祭我亡夫之灵了。”

古错天钺在手,仰天长笑道:“本来你丈夫之死与我无关,但我看剑君子与天绝等六人群起而围攻哭神农前辈,本就有失名家风范,现在,你又如此胡狡蛮缠,那我就替哭神农前辈接下这条梁子。至于是用我的鲜血祭你的亡夫之灵,还是以你的鲜血祭我天钺,倒不好说了。”

冷旭儿怒极反笑,笑声未落,以手一扬,已有两把飞刀飞出,一前一后,一快一慢,古错长钺当胸交错一扫,恰恰可迎住飞刀,不料那飞刀飞至半途,后面那把赶上前面那把,猛力一撞,前面那把速度突然加快,而且方向也一变,飞射古错右肋!眼看古错应变不及,就要为飞刀所伤,好古错!只见他身子突然向后仰去,整个身子挺得笔直,就像倒下的一截圆木,在与地面成极小角度时,人竟凭空滑出一丈开外。那飞刀恰好划过古错前胸,长衫被划出一道口子。

见一击不中,冷旭儿已从躺椅上弹身而起,人在半空,柳腰一拧,秀发用力一甩,竟有万点寒星破空而来,且还夹着一股腥味,显然是喂过剧毒的暗器,给扎上那么一枚,就得送命。

但见天钺一闪上下翻飞,钺刃寒光闪处,挟起“嘶嘶”破风锐响,如战马呼啸,吞、吐、撤、卷一气呵成,正是天钺神功中的“沙场点兵”,那声势凌厉的万点寒星在这“沙场点兵”的声威之下,竟消失得无影无踪。

古错见这冷旭儿下手如此险辣歹毒,不由大怒,身形矫若游龙,翩如翔凤,向冷旭儿欺身攻来,只听得“铮”的一声大响,冷旭儿已从腰中抽出一把细若游丝的环腰软剑,用力一抖,抖出无数剑花竟能如磁吸针,似影随形,剑身绕着天钺如灵蛇般游走,剑尖直点虎口,一旦点中,手中的天钺必将脱手而飞。古错大惊,天钺一抡,闪劈并施,不料那冷旭儿不愧为剑君子之夫人,剑术精妙异常,一把软剑如恶鬼附身,几招来回后,仍是绕着天钺游运如蛇,那剑尖仍是指向古错握钺的虎口!

古错大怒,暴喝一声,一招“金蝉脱壳”,终于摆脱软剑纠缠,左手乘机疾扫冷旭儿的前胸。没想到冷旭儿竟不闪不避,反将酥胸一挺,迎将上来,那亭亭玉立的酥胸煞是美艳逼人,古错俊脸一红,硬生生地收住左掌,就在这一瞬间,冷旭儿的软剑已从古错腋下掠过,一抖皓腕,软剑反卷而回,深深刺入古错后背。古错双足连踢出三腿,同时身形急忙后跃,那冷旭儿一击得手,正在得意,哪料古错受伤之下,仍能踢出如此声威惊人的三腿,竟被踢中小腹,娇躯翻飞而退,总算能强力站住,却觉喉头一甜,一口鲜血狂喷而出。

古错暗一运气,并未发觉有酸麻的感觉,才略略放心,想到对方仅是一女流之辈,竟也让自己受伤。那日后与天绝对阵,又会如何?不由暗责自己太过无能。他哪知冷旭儿虽然名气远不如剑君子响亮,其实她的剑术却有独到之处,只是嫁给剑君子之后,再也不抛头露面,一心佐夫,才渐渐为江湖人氏所淡忘。

冷旭儿咬着银牙切齿道:“笑天钺果然不愧为笑天钺,只是你要想全身走出这儿,恐怕难比登天了。”说罢,她身后的墙突然中开,冷旭儿一声长笑,倒纵出去,那墙再度合上。

等古错猛追上来,那墙已是无论如何用力也推不开了。古错回头找遍角角落落,竟找不出一处出口。门是铁的,窗格子是铁的,屋顶下又是隔着一层纵横交错的铁栏杆,古错用那天钺钺背猛力下砸,也只能砸出一道道痕迹来,心中不由太为着急,背上的血也越流越多。

猛地,古错听到一阵响声,似是机簧之声,然后就只见那些小房门竟自行移动起来,此进彼退,慢慢地,慢慢地,古错发觉自己所站的大厅的面积越来越小,那小小的屋子步步逼压过来。古错束手无策,他总不能用天钺去砍铁铸的屋子。

既然拼死一战在所难免,古错反倒静下心来,撕下一块衣襟,将那伤口扎住,血流出的速度顿时慢了下来,古错平端天钺,屏息凝气,以静致动。

一丝不易察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古错佯作不知,待那响声已快近身时,飞速转身,天钺一闪,只见一只皎腕直飞出去,却听不见一声痛哼,也不见人影,古错暗自心惊,半晌才醒悟到刚才刺将过来的手是那些哑巴的,被古错所伤后,立刻退回小铁屋中了。

这时,本是大亮着的灯笼全都突然灭了。过了一会儿,又燃起几盏晕晕黄黄的小灯笼,在船屋里飘来荡去,明明灭灭,如梦一般。古错发觉自己已完全陷入这诡异的铁屋之间,就像站在永远走不出尽头的迷宫,曲来拐去,却仍是在那那铁屋之间,古错觉得自己已有冷汗渗出,就在这时,他感到左臂一阵刺痛,一把细柔如柳的剑已扎入他的左肩,那持剑人竟是乘这片晕黄,慢慢从铁窗口递出长剑,因为慢,所以无声无息,等到接近时,才迅猛一击,古错哪里躲得开?

古错大愕,忙挥动天钺,疾如流星。团团护住周身,而四周的细柔如柳的剑仍是不断悄无声息地袭来,古错苦苦支撑了一阵,竟连对方人影也未见着一个,想必平时这群丫环便已训练得甚为娴熟,才能在出招之后立刻全身而退了。

左窗,右门,前窗,后门……

到后来,古错只觉得似乎有无数窗无数的门打开合上,合上打开,无数的剑绵绵不断地从铁屋中刺出来,很快,古错左腿又中一剑,幸好伤得并不深。

看来一味死守猛攻最终难免力竭而死,他的背上的伤口更为疼痛,左腿又是鲜血直流,若不设法脱身而去,不用多久,他就难以支持了。

突然脑子灵光一闪,古错豁然开朗,立刻运起全身功力,暴喝一声,飞跃而起向前直飞而去,恰恰前面铁屋的门刚开,古错人未至,如雷的掌风先已当头罩向那铁窗内的丫环,那丫环未及撤回,头颅已被震得粉碎,古错赶紧闪身进入这个小屋,立刻四周又有七八把细剑袭来,古错提起地上的尸体,飞速一挡,那些细剑尽插入尸体的骨骼之间,竟给卡住了,古错的掌心内力一吐,那些丫环只是仗着地利才如此嚣张,现在却哪受得了古错内力的震荡?立刻血脉贲张,吐血而亡。

古错奋起神勇,身子恰似鸿雁纷飞,在铁屋内如电腾越,转眼间悉数将这间小屋的四窗四门踹得猛地向外飞弹,外面刚要攻进屋来的几个人被撞得直飞而去,倒地不起。

古错一声长啸,身如标枪般直射而去,那些人见古错欲从水晶窗突围,立刻有五人掩杀过来,在前面织成一张剑网,古错杀得性起,天钺从不可思议的角度砍出,五人看到自己长剑脱手时,人已缓缓倒下。

古错人未停住,砍翻五人后,人亦已到了那扇水晶窗前,天钺递出,水晶窗应声而碎,人如一片秋叶般从那窗口飘入那房内。

珑珑仍在弹着古琴,听得巨响,方回过头来,惊愕地望着古错,满脸惊讶与不安。

古错以为珑珑被自己身上的血吓住了,忙道:“别怕,这只是些皮外伤。”说完,便觉后背一阵剧痛,那强作的笑脸也就怪怪地消失在脸上。

珑珑却如见鬼魅,惊恐地大叫道:“你……你难道竟是古令木之子古错?”

古错奇怪地望着她,不由自主的抹了一下脸,道:“难道你不认识我了吗?珑珑,我就是古错,那个被你救了两次的古错呀。”

珑珑却摇头道:“我不是珑珑。”

古错几乎怀疑自己是否耳朵听错了,珑珑居然说她不是珑珑!这……这多么有意思!对了,一定是珑珑在开玩笑,于是古错笑了,他走上前,想亲切地拍拍珑珑的肩。

没想到她却一闪而开,怒目而视道:“你这人怎么这般无礼?像你这样一个疯疯颠颠的人,本该就那么淹死,也不知怎么又让你给活着回来了。”

古错的手就那么僵在半空中,脸上的表情也那么僵着。看来这个珑珑真……不是珑珑了。古错觉得自己头也大了,珑珑不是珑珑,那她是谁?莫非我也已经不是古错?

那姑娘冷声道:“我是玲玲!”

古错恍然大悟,玲玲、珑珑,自己怎么就忘了珑珑还有一个同胞姐姐呢?自己本是为救珑珑而来,原来又被人骗了,不过,能救了珑珑的姐姐出去也好,于是古错道:“你别怕,我一定能将你带出去。”

玲玲笑得花枝乱颤。古错心想这玲玲在这样的环境中居然也笑得出来,真是不可思议。笑了半天,玲玲才止住,道:“我为什么要逃出去?这儿本就是我师父的家。”

古错的心不知不觉又冒出了冷汗,没想到自己又踏入了一个陷阱,但古错并不后悔,这样的陷阱,只要是热血男儿,都会踏入的。

那玲玲又道:“没想到笑天钺居然就是古令木的儿子,或许当年你失足落水便是一出戏吧。”

古错忽然恨起自己来,怎么会把这样的女人看成是那个聪明、善良、可爱的珑珑呢?现在看起来,玲玲的眼神太冷,嘴角太凶,嘴唇又略略薄了点,怎么看,就怎么不像珑珑。

玲玲却不再理他,自顾向一扇门走去,古错不由凝神提气,他知道这是他最好的,也可能是惟一脱身的机会,但直到玲玲拉开门,又慢慢关上,他竟一动也未动。

等屋内只剩下他一人时,他忽然发觉自己的弱点再一次被利用,他们早就算准他不会乘玲玲出去的时候脱身。

门又忽然打开了,进来的却不是玲玲,而是一串飘荡而来的灯笼和提着灯笼的女人,迅速把古错围在中间,那些女人左手持着灯笼,右手戴着一只乱响着的铃铛,并持着一柄利剑,而且这些女人的穿着很不规范,举手投足之间,总要露出点什么。

灯笼绕着古错来回穿梭如蝶,古错料知这必是一种剑阵,不如先发制人,运足八层功力,立刻满室都有一种压力,天钺一闪而砍,大开大合,隐然有一股兵器之王的风范,一片寒光如迅电奔雷,袭向左侧那片灯光,忽地身后一片叮铛作响,古错猜是有人从身后袭来,反手天钺划出一道弧线,却扑了个空,左侧隐隐有划空之声,古错百忙中发出一道劲势如山的掌力,狂涛般卷去,那划空之声方消失而去,想必是几柄利剑刺来。

古错杀机大炽,众人但觉眼前一花,古错一掠数丈,跃入人群之外,正欲挥出天钺,挨近古错的几个女子竟高举灯笼,人在灯光下纤毫毕现,但见人人眼若秋水,细腰如柳,粉腿笔直玉立,古错一时不知如何下手,立刻战机立失,又被团团围住。

忽地一阵笛声响起,那些女人一闻笛声,剑阵一下压缩进来,古错顿感压力大增,那叮铛作响的铃铛最是扰人,有时铃响剑至,有时铃响剑却未至,有时剑已至铃却未响,虚虚实实难以捉摸,人有本能反应,听见声音,神经便会紧张,在这虚虚实实的叮铛声中,古错给搅得头晕眼花,若非仗着天钺神奇,只怕已身创数剑!

那笛声忽地又是一变,变得婉转哀愁,如一个痴痴的人在诉说着自己的一腔柔情,那些女人也很少出剑了。只如乱蝶花般游走,那盏盏灯笼朦胧交错,仿佛一切都笼上一团光雾,光芒与雾气腾腾地晕着,什么都只剩了轮廊了,每个女人都成了缠绵的人,温柔的笑着,温柔地伸臂弹腿,笛声如泣如诉,古错忽然觉得体内真气竟有滞塞之感,很难全都提起,不由一惊,强自提神凝气,但那笛声仍如丝线般绵绵而入,像在轻声劝道:“你太累了,不如躺下休息吧,躺下吧。”

古错双眼迷离,脑中幻景浮现,似乎在一片绿绿芳草之中,阳光很亮又有和风轻拂,古错体内真气像茧丝那般丝丝缕缕地被抽去,他很想睡上一觉,恍惚中又自想到不能睡着,但那睡意如潮水涌来,古错只觉思绪极飘渺极飘渺,人竟缓缓自后倒去,倒下之前,似乎看到门外有一条人影飘身而进。

然后,他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 △△△ △△△

古错醒来时,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张床上,一个女孩正笑吟吟地看着他,古错心想:“一不小心竟中了冷旭儿的诡计。只是她为何不一刀杀了自己,却让我躺在床上,还让这玲玲看着我。”

于是俊脸一沉,道:“为何不干脆杀了我?”

那女孩奇道:“我为何要杀你?莫非你已不认识我了?”

古错冷声道:“如何不认识?你不是心里指望我掉进那深潭中就别再起来吗?”

那女孩一愣,略一思索,道:“你一定是见了我姐姐,我冒死救你出来,你却反如此说我。”话语间,眼中竟有一片盈盈之泪。

古错才知眼前的女孩不是玲玲而是珑珑,不由又是高兴又是惊奇,忙道:“珑姑娘怪罪得是,我这心大约是给狗叼去了,如此不识好歹。”神色极为自责。

珑珑见状,转泪为喜,嗔道:“你又怎的如此诅咒自己,我……我可不答应。”说罢,脸上已飞起一片红晕,美艳已极,古错心中荡起一腔柔情,轻轻地握住珑珑的手,柔声道:“你没事吧,那时听冷旭儿说你在她那儿,你不知我有多担心,后来对着那窗子大叫,你却并不理会,只顾弹琴,我心中更是惶恐。”

珑珑任他握着双手,也不抽回,羞声道:“那弹琴之人却是我姐,你也……你也如此担虑吗?”

古错道:“但我又如何知道?我是一心以为那便是你了,你们姐妹性情倒是颇不相同,只是不知那冷旭儿武功出神入化,你却如何能够从那船屋中救出我来。”

珑珑道:“单凭我一人之力,自是无能为力。不过我从中也出了不少力。因为既然你会将我当作我姐姐,别人也一样会如此,于是一路进去,倒也省却不少麻烦,许多人都是在毫未察觉的情况下,被我点了穴道,倒也有趣得很。”

古错心中暗笑道:“这珑珑当初隐瞒女儿之身,只为好玩,现在如此生死存于一线之际,她也说有趣,倒也是奇人了。”口中却道:“那你又怎会知道我来了船屋?”

珑珑道:“是一个左手戴着黑手套的人告诉我的,此人我先前在云飞山庄见过,我只知称他为墨叔叔。”

古错心知定是墨白了,想必自知以他之力无法救出我来,才告诉珑珑,古错一向以为自己是孤身对敌,想不到身后居然还有许多人在暗中相助,不由豪气顿生!

突然门外响起一声清朗的笑声,只听得有人在说道:“珑儿,怎么今日总是窝在房中,连酒也不给师父温了吗?”说完,又是一阵大笑。

珑珑大窘,忙抽出弱荑,口中娇声道:“不许师父取笑我,要不然珑儿就三天不给师父您温酒。”人如乳燕投林,掠出门外,外面站着一位中年儒士,颇为俊朗,古错却总觉得有点不对劲,细想一下,才知因为这人他在那豆腐店的画中见过,心中不由踌躇:“这珑珑的师父与自己究竟是友是敌?”

那儒士却已向古错笑道:“古少侠身骨果然禀异,中了冷旭儿的‘香飘魂’,居然能这么快就醒过来,若是换了常人,非晕睡七日不可。”

古错吃了一惊,珑珑道:“其实那笛声并无那般神奇,只是要分散你的注意力。而那‘香飘魂’气体清淡芬芳,常被人忽视。若是腥寒之物,被人一闻便知,自会屏住呼吸,全力一搏,反倒不如这‘香飘魂’神奇了,在别人的感觉里,倒像是那笛声在摄魂夺魄。”

那儒士道:“珑儿,还是先温完酒再说,我看古老弟似乎也有话想问老夫,都一并边饮边谈,古老弟,你看如何?”

古错被那儒士看出心思,不由讪讪一笑道:“也好,也好。”

儒士酒量很好,对古错说了一声:“请!”之后,就自顾一杯接一杯地饮起来,他倒酒的姿势很优雅,手臂高高提起,用另一手挽住袖子,然后酒壶里的酒就成一线,飞洒进精巧的杯中,竟一滴也不洒出,桌子中央放着一只大盆,古错看到以为是什么汤,就用汤勺舀了一点,入口才知哪里是汤,却是一碗黄酒!古错不由笑了,醉君子不愧为醉君子,用来下白酒的竟是黄酒。

儒士不由也笑了,道:“黄酒是个好东西,性情不愠不火,后劲却很大,开头喝了没什么,到后来,那酒意就丝丝绵绵地袭来,这就很像武学,有的人招式看似平常,但后面却藏有无穷的杀着,若被那表面所惑,就大错特错了。”

醉君子仰头又饮尽一杯后,道:“古老弟一定在想为什么我要救你?对不对?”

古错沉默着,有时候沉默就是一种默认。

醉君子道:“我救你,其实也是救自己。”醉君子一笑,又道:“你知不知道我这一辈子一共杀过几个人?”

古错摇头。

醉君子沉声道:“四个,只有四个!在江湖中人看来这四个人都是死有余辜,我杀他们便是为武林除害。而我,一开始也这么认为,但渐渐地,我发现我错了,我杀的四个人,每一个人都不应当死!这些人中就包括哭神农。虽然事实上哭神农在灵霞峰一战中,并未死去,但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这些帐,我也有一份。”

“于是,我慢慢地明白自己在不知不觉中成了别人的一把刀,一把自以为勇猛正义的刀,却刀刀砍向一些无辜的人,而这握刀之人,便是几乎是武林正义的象征——天绝。”

“像我这样的‘刀’,天绝手中还有几把,比如剑君子、石君子、玉圣、琴圣。我们这样的‘刀’都比较‘锐利’,也正因为锐利,所以很难把握,一不小心就会自伤其身,但天绝把握得很好,除了剑君子这把‘刀’已折之外,剩下的都安安静静地躺着。”

“天绝很了解我们的性格,他从不以财引诱我们,而是以各种方式说服我们,为所谓的武林正义而战。我本亦从未对天绝产生过怀疑,因为他伪装得太好。直到石君子突然去世,我才开始怀疑。”

古错一听,不由被口中的烈酒呛了一下,满脸通红地道:“你是说三君子中的石君子已死?”

醉君子道:“不错,就在半个月前,梅寒星被笑天钺,也就是古老弟你废去武功后,武林中掀起轩然大波,因为在江湖中的梅寒星是公认的大侠,尽管武功并非惊世骇俗,但因一向为人耿直,颇为江湖中人所敬重,梅寒星被废了武功后,很快人人皆知为笑天钺所废,于是,我与天绝、玉圣、琴圣、石君子相约一起,聚会一次。那天,天绝照样如以前一样说得慷慨激昂,石君子热血沸腾,说笑天钺如此猖狂,真是不把武林正义放在眼里了。”

听到这儿,古错嘴角露出淡淡的冷笑。

醉君子并不在意,接着道:“最后,几个人商定由石君子前往金陵,希望能从梅寒星那儿得到一点蛛丝蚂迹,查出笑天钺是谁?因为只有梅寒星是惟一见过笑天钺却未被杀的人。几天之后,石君子从金陵赶回,我们询问他查询的结果如何?他却道:‘梅寒星什么也不肯说,只是一个劲地说他是咎由自取,不必再查。’梅寒星还说笑天钺看来应是正派中人,只是行为方式有些独特才不为世人所理解。听到这儿,天绝淡淡地说这梅寒星倒挺有意思。”

“石君子根据自己从金陵探听的消息,又提出他的看法,他说当年围攻哭神农,是否也有点欠妥?如果笑天钺并非邪恶之人,那当年哭神农或许也可能罪不至死。天绝说了一句:‘以后再慢慢查一查吧,该死的都得死,不该死的就不用死了。’尽管这话与他平时说话方式很不相同,少了一点儒雅大度,但当时我并未在意。”

“再过几日,我忽闻金陵梅寒星疯了,不由大吃一惊,传闻说是因废了武功断了一臂,梅 寒星难当其辱才会变疯,我却心感蹊跷,便赶往石君子家中,想与他商讨一下。”

“在途中,我遇到玉圣伏中夫,他也是闻知此事去找石君子,待到了石君子那里,却见他家中空空荡荡的,石君子与他的女儿都不在了,我们正要回头,却见天绝急速而来,见面就问石君子可在?我们说未见其人,估计是同女儿一起出去了。天绝说不妨再找一找,结果,我们在后院的一张石桌旁找到了他,他已倒身在地死了,石桌上尚有一桌饭菜,只有一副碗筷与酒杯,玉圣弯下身子,将石君子扳转过来,只见一只菜碟深深地插入石君子腹中,因创口太大,已有花花绿绿的肠子流出。”

古错正把一块鸭肉往嘴里夹,听到这儿,忍不住一阵反胃,差点呕吐出来。

“那玉圣伏中夫忽然惊叫起来:‘那儿有字!’,我定睛一看,那地上果然有一个字,大约是石君子临死前用指沾着腹下之血写成,血淋淋的一个‘天’字!”

古错与珑珑同时惊叫出声,因为他们同时想到“天钺”二字!

醉君子看了他们一眼,接着道:“我们三人看到这个字时,脸色同时大变,尤其是天绝,脸色苍白得可怕,他惊道:‘这……这……’,忽然我觉得他脸色似有一丝喜色闪过,然后他大叫:‘一定是天钺,石君子一定是想写天钺二字。’玉圣点头称是,我心中却有疑虑,因为以石君子的武功,普天之下要找出一个能很快地致石君子于死地的人几乎是不可能,除非此人是石君子信任的人,在石君子丝毫未防备的情况下一击而中。传说中‘笑天钺’虽然武功极高,但要想神不知鬼不觉地靠近石君子,也是万万不可能的。可是,那碗筷又的的确确只有一副。”

古错与珑珑神色更为紧张,大气不敢喘。

“我又细细地察看了那桌酒饭,因为一个人吃那么多的菜,简直有点不可能。忽然,我发现桌子中央的汤盆里除了边上靠着的一个汤勺外,盆里还有一只汤勺浸在汤里,只留下一点点勺柄在外,果然有人曾与石君子一块喝酒吃饭。”

古错与珑珑不由松了一口气,因为至少古错不可能与石君子坐于一桌吃饭饮酒,

醉君子长长叹了一气,道:“也真是苍天有眼,我一向醉眼迷糊,但那天却特别清醒。石君子死了之后,仍睁着一双愤怒、惊恐与后悔的眼睛,让人看了可怖,于是天绝蹲下身来,一遍遍地为他抚下眼敛,却总抚不下,就在这时,我看到天绝的衣袖上似有一片酒污,我心中一动,蹲下身来,假装替石君子整理衣服,乘机用力一吸气,立刻,我闻出天绝的衣袖上那片果然是酒渍,而且是湖北产的‘白云边’酒的味道,这酒在酒店中极少有卖的,而那石桌上放的恰恰是一瓶湖北产的白云边!”

珑珑不由激动地笑道:“若不是我师父醉君子,换了别人,谁能闻出是什么白云边,黑云间的?”

醉君子也被她说得不由一笑,顿了一顿,接着又道:“我恍然大悟,杀死石君子的凶手就是天绝!惟有他才可以乘石君子不备之时突然出手,而且石君子临死写的‘天’字,并非‘天钺’之天,而是‘天绝’之天!”

珑珑插嘴道:“那师父你为何当时不立即揭开他的嘴脸,然后与玉圣联手将他打败?”

醉君子反问道:“珑儿,你看我与天绝的武功相比,谁高谁低?”

珑儿道:“大约在伯仲之间吧,即便天绝略胜一筹,但有玉圣伏中夫相助,当不至于落败吧。”

醉君子又道:“你又怎知玉圣会与我联手呢?”

珑儿道:“因为,因为玉圣是名扬江湖的武林前辈,莫非他竟可以坐视邪恶而不管吗?”

醉君子反问道:“那天绝又何尝不是武林中人个个颂扬的人物?”说到这儿,不由自嘲地一笑,道:“还有我,不也沽名钓誉,弄个什么醉君子的高帽戴一戴吗?那时,是友是敌,哪能一时辩清?所以当时我故意不露声色,大声叫嚷要找笑天钺,要将笑天钺用醉剑一刀一刃割了,用来泡在酒中。”

“天绝见我神色,暗暗窃喜,口中却劝道:‘醉先生少安勿躁,当务之急,是先将石君子的女儿找回来。否则,被笑天钺遇上,必遭毒手。”

“天绝的话提醒了我,这石君子的女儿,又是去了何处呢?是逃走了,还是被杀害了一藏了之?无论如何,是人是尸都得先找到才好,而且要抢在天绝之前。”

古错突然插话道:“你所说的一切,并不能解释为何救我。”

醉君子道:“正像我前面所说,救你亦是为自救。自石君子死后,我才发觉先前跟随天绝一同做下的所谓主持武林公道的事,有一部分是真,有一部分却是一笔稀里糊涂的帐。只是当时为一些花言巧语所迷惑,回头细想,却常有蹊跷之处。

“天绝既然可以对石君子下手,就也有可能对我下手,在他看来,如果一把刀已生了锈或不好把握了,还不如折了重铸一把。

“那日珑儿告诉我,在豆腐店中看到我的画像,且被称为帮主,我就知道天绝的下一个目标就是我了。武林中把我们几个与天绝都相提并论,而事实上我们之间从未比试武功,谁也不知孰高孰低,但如今看来,天绝可能是深藏不露,武功远在我上。”

说到这儿,醉君子停了下来,提起酒壶,自斟自饮,竟一连饮了五杯,似乎他要用这酒压下什么,愤怒?恐惧?或是别的?

古错默默地看着他,一动也不动。

醉君子接着道:“环顾武林,如果我与玉圣几个一倒下,能抵挡天绝的又有几人?何况,在世人眼中,天绝德高望重,又怎会想到他尚有一副嘴脸?若非珑儿机灵聪明,恐怕你我一见面,就会拼个你死我活,岂不正中天绝的下怀?

“珑儿告诉我说冷旭儿已将你带去她们的船屋,我就猜知定是天绝鼓动冷旭儿要为夫报仇,否则,十四年都过去了,再深的仇恨也会渐渐淡去。幸好那天你只是中了迷药,而非中毒。”

古错忽然道:“哭神农前辈的血不应该白流。”

珑珑大吃一惊,哀哀地看着古错,古错却不为所动,静静地注视着醉君子。醉君子缓缓地道:“不错,我是该有个交待了。”说罢,一柄弯曲如蛇的长剑一闪而现!珑珑一声惊呼!

就在珑珑的惊呼声中,醉君子手中的长剑已闪电般向自己的左臂刺去!

他快,古错更快,珑珑但觉眼前寒光一闪,只听得“叮”的一声,长剑已被古错的天钺挡得一偏,只划破了醉君子的衣袖。

醉君子冷冷地道:“为什么?”

古错看着他道:“这本就是哭神农前辈的意思,只求真相,不报恩仇。”

醉君子望着远处,良久,方幽幽地道:“我竟不如他。”语言中,满是失落与萧索。珑珑却满脸喜悦,赶紧上前为师父与古大哥倒上酒。

醉君子又是一饮而尽,然后他道:“喝了三十多年的酒,只喝出一句话来。”

古错问道:“什么话?”

“酒无妨常饮,但需醉酒不醉心。”

△△△ △△△ △△△

即便是傻瓜,也应该知道现在必须立刻去找石君子之女石敏,哪怕难如大海捞针。

古错却说他不去找。任凭醉君子说破嘴唇,他还是固执地不去找。他说他要在石君子的家里等石敏回来。醉君子吃惊地望着他。

然后,他转身问珑珑道:“你是跟他,还是跟我?”珑珑思忖片刻,道:“我要跟古大哥。”说完,双颊飞红,娇羞动人,醉君子哈哈一笑,便向外走去,要四处去找石敏。

珑珑道:“古大哥,现在就去石君子家中吗?”

古错点点头。

珑珑道:“那你等我一下。”说罢,转身跑进屋中。女孩子总有一些莫名其妙的事要做,果然,过了一会儿,珑珑竟一身男儿装出来了。

古错不由摇头暗笑,心想她或许又想贪玩了。

△△△ △△△ △△△

一间屋子,如果空荡荡的没有人,总会给人一种阴沉可怖之感。

何况,这空屋中还有一具棺材呢?何况,这棺材中仍躺着一个暴死的人呢?

四周太静,夜色太暗,树阴太浓。

阵阵凉风,平添了几分凄凉与阴森,古错轻轻推了一下石君子院前的门,门“吱呀”一声开了,因为静,那声音便传出很远很远。一只宿鸦被惊起,凄声叫着飞向无边的黑夜。

珑珑偎依着古错慢慢向那大堂走去。只见那大堂内有一张八仙桌,上边放着一块方木牌,点着一盏小小的油灯,灯光随风摇曳不定,显得特别空荡、落寂。大堂中央,便是一具黑色的棺材,无声地躺着。

珑珑只觉得头皮发麻,身上每一个毛孔似乎都在“嗖嗖”地直冒凉气。她恨不能把身子变小,再变小。然后扑进古错的怀中,古错有点尴尬,他想推开她又不知该不该推,若是推开,岂非她也尴尬了?他又闻到那如兰如麝的清香,又听到了那急切的喘息之声,但这次却与上一次不同,上次并不知道珑珑是女儿之身。于是周身伧促不安,竟也随着那珑珑喘息急促起来,正在心神不定之时,屋外传来了脚步声,似乎有什么人在一路嘀嘀咕咕地走来。古错与珑珑心神一震,忙隐身一个大柜子之后,透过一层薄薄的帏幕,恰好可以隐隐约约看清堂内的情景。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书页

玄兵破魔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