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一卷 卷名

第十七章

更新时间: 2009-02-23 17:39:07 字数:5581

来打造,以借此吸引游人的。”

“难怪这一路上走过来,你都一直没怎么说话!我还以为你是为唐……呦!”柯佳乐惨叫一声,捧着被诗施踩过的右脚,痛得呲牙咧嘴。

我叹了口气:“其实,如果我是游客的话,我也未必会喜欢这里。看得出来,这小华梵的称号也来得很不容易,但是如果他们只是维持原来的旧貌,我可能会更喜欢些!”

诗施点头:“也有道理!况且我们华梵会出名,也不是花钱打造出来的。主要还是有天使占卜师们的神秘噱头……”

我心头一凛,拿出那张塔罗牌,我想起那次我和唐时在教堂遇到的那个白衣男子,他拿着塔罗牌,而且两次对我说出些那么神秘,却又暗藏玄机的话,他,应该也是个占卜师吧!只是他说的话,到底可不可信?

如果真的可信的话,那个女孩子,应该不是我吧!

我叹了口气,见诗施和柯佳乐都往教堂里面冲进去,我却丝毫没有要进去看的意思。索性一个人信步沿着来时的路,往回走去。

芳草镇其实真的只是个小镇,人口不密集,虽然有心旅游业发展,但是比起华梵还是相去甚远。

我站在十字路口,看着前面的红绿灯,还有身边走过的人,又一次觉得自己像是被所有人遗弃的孩子似的。

“小姑娘,你是外地人吧!”一个拄着拐杖的阿婆笑呵呵地望着我,大概是看出我的神色有些异样,很是热情地打着招呼,“是不是迷路了?你想去哪里?”

“啊?”我错愕地望着她,不知要如何应对,犹豫了几秒钟后摇了摇头,“我只是发发呆而已。没有迷路,谢谢阿婆!”

“你是外乡人对吧!我告诉你啊,镇上这些楼房啊教堂啊,都没什么好看的。你去我们家后园,我们后园是个大湖,湖边又有很漂亮的草地,那里才好看的。我媳妇手艺又好,你再在我们家吃顿家常小饭,保管你满意的!”阿婆说着,伸出皱得跟橘皮似的老手,一把就握住了我的手,紧紧地拽着,好像生怕我跑掉似的。

我一时之间也没了注意,当然也没留心到她话里“招揽生意”的意思。满心以为只是个好客的阿婆邀我去她家玩。

走了几分钟,她右手一抬:“喏,就是这家了!”

“家乡鸡?”我看着那个用红漆写的几个歪歪斜斜的大字,差点没晕过去。

“是啊,我媳妇手艺很好的,你就尝尝吧!一点都不贵,而且你可以在后园玩,我们不收入场费的。”阿婆脸上写满了企盼,我看着那间大概二十来个平方,绝不算大的大概可以称之为饭店的小店。再看了看身上一身洗得掉了色的长褂,抿嘴微笑着点了点头。

“这么说你答应了?太好了,太好了!”阿婆捣着拐杖,迈着小碎步,脸上因为笑容堆起一层层的褶皱,兴奋地对着里面喊:“春芳啊,春芳,有客人了,我找到客人了!”

“妈!”里面跑出来一个系着花围裙的少妇,头发随意挽了个马尾,湿淋淋的双手在围裙上拭了拭,“妈,我不是说了吗?外面风大,车又多……”

“我找到客人了,春芳,有生意了,有生意了!”

“阿姨好!”我上前微微点了点头,“婆婆说,你的手艺很好,我正好饿了,就在你们这吃饭好了。有什么好吃的菜,挑你拿手的做个三四个,我还有两个朋友,待会儿一起来!”

“啊?”少妇愣了愣,脸上迅速涌上高兴的红潮,“好嘞好嘞,你随便坐坐,桌上有茶,刚泡好的桂花茶,香着呢!我这就杀鸡去!”说着就往屋内的一个小厨房跑去。

门厅冷清,几乎是没有装修的样子,也难怪没有客人了。不过里面倒是收拾得很干净,看起来倒也窗明几净。

我拿起青瓷茶壶,倒出来的茶水微黄发亮,顺着白烟冒起来的香味的确是甘醇的桂花香,沁人心脾的扑面而来……

“姑娘,我就不招呼你了,你坐着等等,要是等得不耐烦了,就到后园坐。那里是真的很漂亮的。”婆婆说着,捋起袖子也进去帮忙了。

我点了点头,口袋里的手机却忽然震响。

“喂?小歌吗?”

“诗施啊,我……”

“你跑到哪里去了?一个转身的功夫就不见你的人了,吓死我们了!”

“我只是随便走了走,对了,我找到家饭馆,你们也过来吧,中午就在这里吃好了……”

“你还有心情吃饭?那个……呃……”诗施的话好像忽然被打断,过了几秒钟后,就急冲冲地问,“你说你到底在哪吧!我们过去找你!”

“沿着去教堂的路,过了红绿灯路口直接往右拐,就可以看到一个大湖,我就在湖边的一个小饭馆里,有点偏僻,但很好找的。”

“好吧,先挂了,你在那儿千万别走了喔!”诗施不等我说话,就把电话给挂上了。我看着话筒,无奈地耸了耸肩,放好手机,走了出来。

入眼是大片的草地,虽然因为季节的关系,多是些青黄夹杂的颜色,但是却丝毫无损视觉上的极大享受。

而不远处的湖面,平静如镜,波光粼粼,煞是好看。偶尔还有一两只不知名的水鸟轻快地掠过湖面,留下一圈荡涤开去的涟漪。

阿婆的话果然不错,这里的风景倒是的确很适合芳草镇,也是我此行到目前为止,惟一能让我心动的景色。不矫揉造作,没有人工创作的痕迹,自然得很。

“唐时,如果你在就好了……”我低低地叹气,踢走脚边一颗灰白色的小石头,却忽然听见一声轻轻的叹息在我身后响起,“我在!”

我全身一震,吓了一跳,急忙跳转身去,却发现,唐时的的确确就站在我的身后。

“唐……唐时?”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倒退一步,几乎要以为自己精神失常了。

他有些上气不接下气,似乎刚刚长跑完了,额前还有细密的汗珠,但是却忽然张开双臂一把把我搂进了怀里,“他们说你在机场,我以为,我连你最后一面也见不到了……”

我怔怔地任由他抱着,迎面吹来的风,更为这样的情景添加了几分让人疑是梦里的感觉。

“真的是你?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当然是找你了!”诗施的大嗓门在这时分外的有爆发力,远远地就传了过来。

“对不起!”唐时一边说,一边捧着我的脸,“在去机场的路上,我一直在想诗施说的话,一直在想,如果我们真的就这样从此不见了,我会怎么办。我发现,我的确像你们骂的那样,我根本就是个懦夫。而且,我无法接受,从此再也见不到你……我一直以为我做好了心理准备,可是,跳下火车那一刹那我才明白,我把一切简单的都复杂化了,而一切复杂的,都被我想当然的简单化了。”

“唐时!”我愣愣地叫着,实在不知道要怎么形容我现在的心情。这个叫我“才下眉头却上心头”的男孩子,忽然就这么出现在我面前,宣布我希冀已久的幸福已经来到我身边……

“还愣着干什么?”诗施在一边,着急地对我叫道:“你别告诉我,你是乐傻了啊!”

“可是,可是你说,我们之间距离太大……”

“这的确是个大问题,但是……”唐时抿起嘴,大手温暖地握住我的手,“你也说过,两个人手牵着手,再大的风雨也能过去的。”

“那……你还说,世上根本没有你死我活的爱情,你不相信爱!”

“你这是怀疑你自己,还是真的觉得我是冷血动物?”他说着,轻轻地帮我把额前散开的刘海往脑后拨,“从来没有人,像你这样,用这么暴烈的温柔来对我好的。从来都没有。我一直都害怕失去,所以才那么残忍的一次又一次地伤害你。可是结果我发现,其实最大的输家是我。所谓的距离其实也很简单,我想,如果你愿意委屈几年的话,等我们大学毕业,我会好好努力,即使无法让你过上像现在这样锦衣玉食的生活,但是至少,一个月要陪你逛一次街,每个月要请你吃两次大餐……”

“够了!够了!”我含着泪扑进他的怀里,紧紧地环住他的脖子,“我不要大餐,我的手艺现在还不算好,不过我会努力去学的。只要你不再推开我,不要再冷下脸来不看我……”

“小姑娘,饭菜好了,可以过来吃……哟!”伴着阿婆的一声惊呼,诗施已经尖叫着跳起来了,“太好了,太好了,守得云开见月明,太好了!”

唐时和我相视一笑,用他的额头轻轻碰了碰我的,我幸福得顾不上擦去自己的眼泪,只是吃吃地笑着……

“我回来了!”一个欢快的男性嗓音从门外传来。

我夹着一块鸡肉的手停在空中,诗施和柯佳乐也同时转过脸去,只见一个又高又壮的男人站在门外,看见我们,先是微讶,旋即笑得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有客人啊?太好了,太好了!”

“老公!”做菜的少妇端着热气腾腾的三鲜汤走出来,看到男人高兴地叫道:“你回来了!”

男人点了点头,把自行车上的菜往里面搬,搬完了才直起腰来,“你们是我这里开业四天来的第一批客人哦,春芬,等下做个你最拿手的菜送给这几个小家伙!”

“桌上的哪个不是我拿手的啊!”老板娘笑呵呵地帮我们一人盛了一碗汤,“不过你这么一说,倒是有碗素菜,你们几个一定没吃过。我这就去后园找,给你们做去。不过可能不多,你们等着……”

“老板娘,不用麻烦了,这么多菜,已经够了,再做我们吃不完的!”我说着想拦她,却被老板制止了,“没事,反正我们自己也要吃菜的。到时候小份的给你们,大份的我们自己吃嘛!

“就是就是,尝尝鲜嘛!阿婆也一起坐过来吃啊!”诗施招手叫阿婆坐过来,阿婆笑着摇头摆手,“你们是客人,哪能坐一块,这是规矩,不能坏了规矩。你们吃吧,你们吃得好以后常来光顾,我们就感激不尽了。”

我一脸艳羡地看着向后门走去,正蹲在那里一起洗菜的两个人,“他们真恩爱,看起来好幸福,对不对?”

唐时笑而不答,只是在桌下握住了我的手,紧紧的。

“看到你们这个样子,我就放心了!”诗施一脸欣慰地看着我们,活像个做好了媒的媒婆,又是得意又是满足的样子。

我忍俊不禁:“你那是什么表情嘛,把自己搞得跟那些丑角媒婆似的。”

“喂喂喂,你想过河拆桥啊,要不是我们苦心撮合,你们能有今天吗?要不是我在火车上给唐时下了剂猛药,来了个临门一踢的话,你们俩还想牵手?哼?到时候一个在美国抱着被子哭,一个在华梵找硬墙壁撞去吧!我说的有道理吧,柯佳乐!”诗施踢了踢柯佳乐的脚问道。

柯佳乐显然埋头苦吃,吃得正欢,没有听清我们在说什么,一抬头就应道:“是啊,的确很好吃,皮酥肉嫩,又鲜又甜,而且口味也很好……”

“柯、佳、乐!”诗施一字一顿,双手叉腰,又是标准的泼妇骂街的架势。

“你觉不觉得,他们俩像是对欢喜冤家?”

“嗯!”唐时煞有其事地点头,“而且都是后知后觉的那种!”

柯佳乐已经被诗施逼得拿着个鸡腿,夺门而逃了,一边跑还一边喊,“我到底说错了什么嘛!是真的很好吃啊,你面前不也放了很多骨头吗?如果不好吃你还吃那么多干什么……”

“你可以去死了!”诗施恶狠狠地拿起一块大骨,用力向他砸去。

唐时却轻轻勾了勾我的手:“我们去帮老板娘的忙吧!”

“好!”我起身,双手紧紧地缠着他的胳膊,往后门走去。

只见老板和老板娘正在清洗一种绿色的如同草根一样的东西:“这是什么?”

“这叫藜毫,是一种野草,但是放腊味一起炒,会特别好吃!”老板娘说着,指了指前面的湖边,“我无意中发现的。前面的湖边有很多,我老公说,以后可以拿来做我们店里的招牌菜!”

“是吗?我去看看!”我一边说,一边朝湖边跑去,唐时紧跟着追了出来。

湖边的确长满了各种青绿色的植物,有草,有野菜,但是就是没有老板娘说的那种草根似的东西……

“咦?”我弯下腰,小心翼翼地蹲了下来,看着角落里一株绿色的小植物,凝视了几秒,大声地尖叫起来:“唐时,你快看,你快看,你看我找到什么了!”我一边说,一边邀功似的拔出它,“唐时,是四叶草,是你的四叶草,我找到了你的四叶草!”

唐时接过它放在掌心端详了片刻,抬起眼睛看着我,眼中的柔情如汪洋般汹涌而来:“不管有没有四叶草,我想,你都是那个替我找到幸福的人!”

“唐时!”我激动地再一次扑向他的怀抱,眼中涌动着幸福的泪花。

华梵机场。

“行了,爸,妈,你们放心吧,我会好好照顾自己的!”我抱着妈妈地肩膀,轻轻的拍着,“我不是小孩子了!”

“你这孩子,总之现在是越来越不听话了!都已经这样了还去美国干什么嘛!”妈妈红着眼眶,“好不容易我在外面转厌了,你又要跑出去。”

“又不是生离死别的,你别这样。”爸爸酷酷地把老妈往怀里一搂,“行了,在孩子面前哭得跟什么似的,你也不怕羞。”

妈妈一听不乐意了:“女儿是我的,我当然舍不得了。这有什么好羞的。”

“妈,放心了!你想我了就来美国看我啊,小住个十天半月,大住就干脆给我做伴读妈妈好了,听说外面很流行喔!”

“去你的,有唐时那小子在,我才不去惹人嫌呢!”妈妈皱了皱眉,“诗施呢?她不是说来送你吗?怎么还不见人影?”

“来了来了!”一阵匆忙的脚步声在老妈身后响起,转眼的功夫,两个人影已经冲到我面前了:“喏,拿好,我妈给你准备的干香菇,你到了那边可以自己做。还有……还有韩锦鹏送给你的礼物,都在这了。那家伙大概不敢来送你,托我送来的。他说,去美国后,如果有时间,又刚好有心情,就给他写封信。还说,如果唐时那小子对你不好,他随时会到美国去把你抢走,绝对不会再给唐时任何机会!”

“如果给韩锦鹏写完了,也还有时间的话,顺便给我写一个小纸条也行。”柯佳乐不知死活地冒出一句话,还没等说完就被诗施用力踩了一脚,“你干什么?人家有男朋友了你还敢说这种话?当心唐时拿刀宰了你!”

柯佳乐痛苦地望着我:“楚歌,都两年了,眼看着都高中毕业了,她的暴力倾向有增无减,再这样下去,我要疯了!”

“你不会的,你乐在其中呢!呵呵!她是信任你,把你当自己人才这样的,我不在了,你要好好照顾她,陪她。要是她写信告诉我你欺负她了……呃,这种事应该不会发生,算了,总之,你们保重,我到美国再给你们写信!”

“各位旅客,由华梵至美国的F22次客机现在开始登机……”

“行了行了,你就热烈地奔向你情郎的怀抱吧!”诗施说着对我挥了挥手,唇角努力挂着个夸张的弧度,“阿姨,你就当没这个女儿吧,重色轻娘的。有道是女大不中留……”

“诗施!”这丫头,都什么时候了还有心情调侃我。

诗施眼睛一红,眼泪在眼睛里打了个转:“再不走我们就把你留下来了,不让你走了,到时候你可别后悔!”

我一听,鼻子一酸,也有点想哭了,用力地吸了口气:“那你们保重,我走了!”

“走吧走吧!”

十五分钟后,我坐在这趟夜航的飞机上。星空一片明亮灿烂,窗外是这个城市缩小后的灯火明亮。我伸出手,隔着这么遥远的距离触摸着这个我生活了十八年的城市。

耳边,仿佛有人在轻轻地念着:“下一站,幸福!”

——END——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书页

月亮的诅咒_戒爱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