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一卷 卷名

第十章 迟到婚礼(结局)

更新时间: 2009-02-23 17:36:05 字数:9282

1.

……冷,好冷……

冰冷的世界,天空灰蒙蒙的,是下雪了吗?

为什么没有人?

突然前面来了一个人,是夜与浩,他在微笑,那笑容好温暖,我喊他的名字,他像没有听到一样,自顾走了。

一会儿,金正美走来了,我大喊着妈妈,妈妈……她回过头,对我邪恶的一笑,嘴里不断的念着:小樱不听话,小樱不听话……也走远了。

乔连信来了,终于,他看到我了。

我激动热泪花花,信君,我好冷……

他伸手抱过我,为什么会更加冷?我再一看,原来不是信君……

是一块冰块!

手上端着一杯冰块,跟上次手烫后,信君给我的那杯一模一样……

到处是一片无边的冰冷。

“好冷——”

“我好冷——信君——信君——”我的牙齿开始打颤……

……

“啊——小樱,你怎么跑到地上去睡了?”乔小美从床上翻身起来,惊叫。

我艰难的睁开眼睛,我睡在地板上,在这么冷的冬天里……只穿着睡衣,原来刚刚做的那一场不是梦,是最真实的写照。

我睡在地上,当然觉得很冷!

偏偏最气愤地是:乔小美问我为什么要跑到地上去睡?

明明是她踢的!

我怒,“你——你——不愿意跟我睡,咳咳……你大可以把我抱回房间去,为什么如此狠心把我踢到床底下?咳咳……”

嗓子好难受,头也疼,又咳嗽。

一咳嗽,胸口又开始疼……

老伤新伤一起来!

就要难受得死掉了。

“啊!对不起!对不起!我忘了我睡觉一向有踢人的毛病……”乔小美赶紧下床,扶起我。

她碰触到我,就尖叫起来:“啊!小樱,你浑身怎么这么烫?着了火一般……”

她的尖叫起引来了一堆人,房间门开了,夜景天和夜与浩快步进来,夜景天赶紧把我抱到床上,吩咐夜与浩,“赶紧叫医生……”

“咳咳……我从医院刚出来,我不要再住院了,咳咳……我好难受!胸口好疼……我在梦里叫与浩哥哥,他都不理我……”我开始胡言乱语,神智有点不清了。

“我哪有不理你,我理你,我在这里。小樱,医生马上就要来了,忍一会儿,打过针吃点药就好了。”依稀是夜与浩温柔的声音。

“刚刚我在梦里,好冷,看到你们从我的身边……咳咳……走过去……都不理我……只有信君理我……咳咳……可是他却变成了冰块……咳咳……好冷好冷……一冷,胸口就痛……头也痛……咳咳……”百般难受的滋味一起涌上来,又咳嗽,又虚脱,眼皮沉重。

“小樱,乖,闭上眼睛,先睡一会儿。”夜与浩轻轻拍着我。

“呜呜呜,都是我把她踢下去,着凉了,她本来就是病人,刚刚才出院,呜呜呜……”乔小美的声音。

“我不要睡,我好难受……我要信君……咳咳……我要信君!问他为什么要变成冰块,把我冰成这样?坏信君,混蛋信君,都是他变成了冰块了……咳咳……我要信君……妈妈,我要信君……咳咳!”我要看到信君,我好想他,一想到他,我就可以争取不难受了。

“小樱,乖,从乔家到夜家要一个多小时的车程,等天亮了,你就会看到了。先不闹,乖啊!”乔小美的声音。

“社长大人,医生来了。”门口不知谁说了一句。

乔小美夜与浩就退开床边,医生上前给量了量体温,大致检查了一下,只听他说:“着凉了,发高烧,严重的感冒征状,抵抗力下降,还有可能引起伤口发炎……建议还是要住院治疗。”

“我不住院,我要信君……咳咳……我不住院……”

“小樱小姐这样吵闹,只会加重病情,先给她打一针,退烧先睡一觉。”

“……我不要打针……咳咳……你们这群坏人”我浑身无力,难受得要死,没有力气挣扎,只能表示声音表示抗议,不过没有管用,后面的,就不知道了。

第二天早上,一醒来,明晃晃的阳光照进我的房间。

什么时候睡到我自己的房间来了?

我如愿以偿地看到信君趴在我的床边睡觉,我感觉精神好多了,没有昨天晚上那么难受了。

“信君?”我伸出手去摸他的头发。

“丫头,醒了?”乔连信惊喜地抬起头。

完了,信君近来越来憔悴了。

╯﹏╰||||

“你什么时候来的?”自从被他们打了一针后,我就睡着了。不经过我的同意,居然敢擅自给我打针,太过份了!没人权!我抗议!╯﹏╰||

“你个丫头,你是要让我担心死了,你才罢休,你明知道你妈妈睡觉有踢人的毛病,你还跟她睡?凌晨三点接到这边的电话,我就赶过来了。”

“我很久没跟她一起睡觉了,我以为她会改掉这个习惯的嘛……信君,你晚上没睡好,肯定很辛苦,你上来睡到我的旁边来。”我拉他的手。

乔连信迟疑着。

“信君,你上来嘛,哥哥也可以和妹妹睡一张床的,信君……好不好嘛!”边说着,我边让出一块地方来。

乔连信穿着大外套,躺在我的身边。

外面的阳光从大落地窗照进来,照在床前,雪白的窗纱静立着。

我把被子掀开一角,给信君盖上,然后,再向他身边靠了靠。乔连信半闭着眼,问:“傻丫头,你想干什么?”

“看信君睡觉吖。信君快快闭上眼睛睡觉……”

乔连信笑了,闭上眼睛。

浓黑的眉毛英气勃勃,长长的睫毛,精致的五官,帅气的脸型,漂亮的头发……越来越发现乔连信长得真好看!

我伸出魔爪,朝他的脸上摸去。

睡衣袖边的蝴蝶结吊坠在他的耳朵边上有一阵无一阵的触碰,乔连信忍无可忍,抓住了我的魔爪,半眯着眼,嘴角上扬,脸色微红,抗议说:“丫头,你这样是打算让我睡觉的样子么?”

“谁让信君越长越好看的?嘻嘻,信君,你继续睡觉,我保证不打扰你了。”我嘻嘻的笑了。

乔连信放开我的手,打算相信我一回。

他继续闭上眼睛,我老实的躺在一边。

不一会儿,我看到他耳朵上的钻石亮晶晶的闪着光,玩闹之心又起了,我慢慢的爬过去,钻石好漂亮,折射着邪恶的光芒。

呃,为什么每次总感觉它发出的是邪恶的光芒?

传说,钻石的折射面如果是单数的就会发了邪恶的光芒……我爬上去,数一数。

乔连信很不配合的扭过头去。

我扑到他的身上,靠近了继续数……

“丫头,你又要干什么?你还让不让我睡觉的?”乔连信低沉地声音。

我看向他的脸,呃,红了。

他脸红了!>_<|||

我看看我自己的姿式,呃……全部趴在他的身上。

心“扑嗵扑嗵”乱跳……

我从他身上爬下来,在他的身侧躺好。

“信君?”

“恩?”

“呃,我想你抱抱我……”

乔连信犹豫了一下,伸出一只手,象征性的放在我的头上方,我趁机窝进他的怀中。

“信君?”

“恩?”

“呃,我也想你亲亲我……”

乔连信又犹豫了一下,青蜓点水式的亲了亲我的额头。

“信君……我想你像上次那样亲我……”

“不行,现在我是你的哥哥,哥哥只能这样亲妹妹。”乔连信扭过头去。

“信君,我不要你做我的哥哥……呜呜呜……信君,你昨天在我的梦里好坏,故意变成一块冰块,把我冰病了,害我打针……”

“我变成冰块?故意冰病你?丫头,怪你自己想像力太丰富了吧?”乔连信回头笑说。

我趁机迎上去,嘴巴俯在他的嘴巴上……

听到一阵完全紊乱,又强有力的心跳声。

这次不是我的心跳,是乔连信的……

乔连信在我俯上去的那一霎那,整个人僵硬了,瞪大眼睛不知所措地看着我,我怕他推开我,用力的抱住他,渐渐他的呼息急促进来,开始温柔的回吻我。

像上次一样的晕眩感袭击而来,他的吻好甜蜜,我喜欢信君……我好喜欢他……我不要他做我的哥哥……我不要……

我呆呆看着他,他是那样的温柔,又是那样的狂热,在这失神的一刻里,他仿佛才放弃了深沉的压抑……

信君,我喜欢你……

信君,我喜欢你……

“咚咚咚”门外传来敲门声。

“病公主醒来了没有?”乔小美的声音。

我和乔连信才回过神,赶紧分开。我的脸捂在被子里,脸红红的,完了,没脸见人了。

门开了,乔小美进来,见乔连信躺在床上,吃了一惊,随即笑说:“病公主,对哥哥不错吖,还让了半边床给哥哥睡觉,都是你昨天任性,让信深更半夜的就急急的赶过来了。信这几天被你折磨的憔悴到什么样子了?你小心信的粉丝们痛扁你……”

“姑姑!”乔连信不好意思地说。

哼,乔小美一口一个哥哥,乔连信还应景的喊了一声姑姑!

是故意提醒我,乔连信与我的关系吧?

“该吃药了,丫头,今天好点没有?信,你去上学吧,听说快要考试了,我来照顾她就好了……现在清醒了,由不得她耍小孩子的脾气了。”乔小美拿着药说。

乔连信果真下了床,“丫头,我走了。”

我从被子探出头,小狗样眼巴巴地看着他出去了。

我不能再招惹乔连信了,看得出来他比我还要痛苦,他不能耍小孩子脾气,他要时刻律已,还要防着我胡闹……

可是,我喜欢信君啊。

呜呜呜呜……我该怎么办?

2.

乔小美的婚礼奢华程度,让人叹为观止,我坚决鄙视这种铺张浪费的不良作风。

准备了两个月的婚礼(据乔小美说准备周期太短了,婚礼乐团排练的时间不够长,那可都是花巨资请来的世界一流的交响乐音乐家啊!>_<|| 鄙视乔小美到底~~),终于在本周拉开了序幕。

印刷精美的婚礼请柬厚达20页,专门装在一个个银制的小盒子中,分别送达1000多名嘉宾的手上,夜家一座超豪华型的五星级酒店对外歇业,婚礼专用。日夜举行狂欢活动,乔小美的婚纱是由法国名设计师设计的一套“梦幻炫彩”,上面镶满了宝石名贵水钻,价值数十万美元!结婚戒指是搜索世界上最好最昂贵的钻石立即赶制而的,价值一时之间,价值不可估量,初步判定在数百万美元以上。几十名高级名厨做的高达9米的婚礼蛋糕!世界各地的名贵葡萄酒白兰地云集,酒需这一项就是三四百万美元,在外景还搭制了专门的大型城堡和游乐场所,供客人们游玩!高价聘请的是世界著名的女影星来激情献唱,来宾都是与乔家和夜家有生意来往的世界各地名流贵族,据说,还有某国的总统级的人物参加……然后,凡是来宾,都可以领一块刻有乔小美与夜影名字的白金镶钻石的手表。

婚礼耗费巨资,极尽奢靡之风,乔小美个下地狱的,这么浪费,下辈子肯定要投胎做爬行动物……

狂欢进行了一周,终于,在周日下午,夜景天与乔小美走进了神圣的教堂。

神圣的婚礼进行曲响起,我穿着花童小礼服,拖着乔小美婚妙,到处镶着亮晶晶的宝石,重死了,我和夜与浩当花童,他跟着夜景天后面,我跟在乔小美后面,随着众人的目光,我们四个人向教堂中间走去。

我不由得想起来了,乔治莱特开学典礼的那一天,我还幻想礼堂是教堂,和夜与浩在教堂里结婚……

“我们的新郎,您是否愿意娶你身边的新娘原非樱小姐为妻,无论今后疾病健康、贫穷富贵、环境的改变,您都会用自己的一生去钟爱她、关爱她呢? ”

“我愿意。”

“我们的新娘,您是否愿意与你身边的新郎夜与浩先生结为夫妇,无论今后疾病健康、贫穷富贵、环境的改变,您都会用自己的一生去钟爱他、关爱他呢? ”

“我愿意”

哈哈哈……

那时候的我,好花痴啊!想到这里,我不禁抬头看了一眼夜与浩,他仍旧漂亮英俊像是童话中的王子,呵呵,原来我原非樱居然有这样神一般的哥哥!我冲他笑了。

夜与浩不知道我在想什么,见我笑,他也回了我一个笑容。

接下来,是牧师颂词。

我站在一边,下面全部是亲友团,来祝福新人的,每个人脸上都带着祝福。

乔连信的身边多出两个人,一个是他的妈妈,上次见过的那个漂亮阿姨,另一个是个中年男人,与信君爷爷长得有点像……难道是信君爸爸?

HOHO~~终于见到传说中信君的爸爸了!>_<|||

“夜景天先生,您是否愿意娶乔小美女士为妻,无论今后疾病健康、贫穷富贵、环境的改变,您都会用自己的一生去钟爱她、关爱她呢? ”

“我愿意!”夜景天深情地说。

“乔小美女士,您是否……”

“我愿意。”

……

接下来,交换戒指,接受亲友团的祝福……

乔小美在婚纱的映衬下,显得妖艳醉人又幸福的美丽……

我向着天主祈祷:妈妈,我祝福你,美丽快乐,记得,一定要幸福哦!

……

最后是大家一起拍照……终于折腾完了,新郎新娘开着花车先走了。

教堂里就只剩下爷爷他们,乔连信向我挥手,我向他跑过去。婚礼期间,他忙着接待重要的各方来的客人们,很少和我见面,还是上次从我的房间里出去了,就没有再单独见过面。

“信君爸爸,信君妈妈好!”我提着裙摆,小跑过去。

“小樱,你叫错了吧?应该叫舅伯和舅母。”爷爷在一旁提醒。

我不好意思地笑了,“舅伯,舅妈好!你们什么时候回来的?我都不知道。”

“刚下飞机一会儿,特意来参加你妈妈婚礼的。小美过了这么多年没见了,好像还是没有变多少,她以前学心理学的,常对我说,要保持年青向上的心态,人就永远不会老,看起来是真的呢。”舅伯感慨的说。

“啊!妈妈学心理学的?”难怪装起神婆来,这么像!

“是啊,硕士学位哦,那时候学习可好啦!”舅妈微笑地夸奖。

汗汗╯﹏╰||| 这是暗示我学习不好?想引起我的自卑吗?

“嘻嘻。我会向妈妈学习的,争取好好学习!”我调皮的笑说。

第一次见到舅伯,他跟信君爷爷长得很像,不过多了一些儒雅之气,有一种淡泊遗世的风韵,我问:“舅伯,您现在在哪个国家居住吖?”

“英国。欢迎小樱有时间过去玩哦。”舅伯微笑着说。

“恩恩,我最喜欢到处乱跑了,以前和妈妈经常跑习惯了,以后让信君带我一起去玩……舅伯可别烦我来着!”我自认为我套磁的能力还算是比较强的,要不然,当初我混乔治莱特哪能那么风声水起呢。

大家都笑了。

“上次舅母去英国学画,把信君抛弃在国内,我看信君的脸色好难看,信君小孩子气,舍不得妈妈,舅母到了英国,和舅伯会多一些见面的机会,有什么不好的?信君,你是小朋友嗳——”我转身对乔连信扮鬼脸。

余光中,看到舅伯和舅母的神情都有点别扭,而信君爷爷则一脸开心。难道舅伯舅母这么年过去了,感情有了转机?

HOHO~~不能不说是个好消息!

3.

“丫头,我要告诉你一件事。”乔连信看了看,旁边的舅伯舅母和爷爷,大家都立即找了一个借口走了。

“什么事?”

“我想跟我爸爸妈妈去英国念学。”乔连信不敢看我的眼睛,头扭向别处说。

我周边的空气仿佛一下子就被抽空了,一阵窒息,无法呼息。

“为什么?”

“我觉得这样天天面对你很痛苦,我怕我有时候压抑不住自己的感情,丫头,我们是兄妹啊,不能在一起的……所以,我想先离开你几年,等你长大了,能找到适合自己的人了我再回来看你,好不好?丫头?”乔连信回头歉疚的看着我。

“不好,不好,不好——”

“丫头,我真的很辛苦了。听话,好不好?”

“不好,不好,不好!信君!我不要离开你,我不要,你去哪里我都要跟着你,兄妹就兄妹,是兄妹我也要和你在一起,不管怎么样,我都要和你在一起……信君,不要丢下我……”好像天塌了,地陷了!信君要抛弃我了,就算死,我也想和他死在一起的人,现在要抛弃我!呜呜呜……

“丫头,这是不可以的,你冷静地想一想。”

“信君!我不想,我要和你在一起……呜呜呜……我就要和你在一起,没有你,我怎么办?呜呜呜……”如果没有信君,我该怎么办?慌乱中,泪水又掉下来。

“丫头,别哭!你就要把我折磨死了,天啊,你到底让我怎么办才好?自从我知道你是我的妹妹后,我就努力克制接近你,天知道,我多么想天天看到你……”乔连信痛苦的一把抱住我。

我大哭,“信君——”

“丫头!我的心好痛好痛!我们要怎么办才好?怎么办才好?”乔连信的眼泪掉在我的脸上,灼热灼热的。

“信君!反正,我不要和你分开……因为我喜欢你……呜呜呜……”

“丫头,我也喜欢你!”乔连信紧紧搂住我,用下巴爱怜地磨蹭着我的头,他哽咽着说,“可是我们,到底要怎么办才好呢?”

“喂,你们两个在干什么?今天可是我的好日子嗳,你们却在这里哭得稀哩哗啦!你们真的很过份嗳——”乔小美一手提鞋,一手提裙摆,站在门口。

我和乔连信望向她,乔连信仍旧搂着我不放开。

“妈妈!”我哭着喊了一句。

“你说,你干什么要在妈妈的好日子里哭得稀哩哗啦的?”乔小美气愤的走过来。

“妈妈,我不要和信君分开,我真的好喜欢他……”说到这里,眼泪又涌出来了。

“真的这么喜欢他?”乔小美上下打量我,怀疑地说:“我记得你小时候说喜欢的东西,我帮你辛苦的弄回来,你都两天就厌烦了!”(这也能比?原非樱强烈抗议乔小美拿这个出来相比较!╯﹏╰||)

“妈妈,我喜欢信君,我要永远和他在一起!就算他是我的表哥,我也要和他在一起……”我吸鼻子,表明决心。

“近亲可是不能结婚的,这是乱伦,老师没教你念书啊?”乔小美把高跟鞋扔在一边。

“我不管!我不管,我就要和信君在一起,没有信君,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混蛋小樱,你的意思是说他比我还要重要?是不是?你说——”乔小美怒了。

乔连信擦掉我的眼泪:“姑姑,不要骂她了,我明白我应该怎么做,我明天就跟妈妈去英国念书……”

“我不要,信君!”我又开始哭。

“混蛋小樱,你很烦嗳——不要哭了,过来帮我找找戒指,找到之后,我告诉你们一个天大的秘密——天大的秘密——”

乔小美趴在地上,东瞄西瞄的,一边还嘀咕着,哪里去了呢?

“什么戒指?”信君问。

“就是刚刚的结婚戒指,做的太大了,不知不觉的掉了……”乔小美说。

天啊!那价值好几百万美元啊!就这样掉了!︽⊙_⊙︽ 昂贵都不说,呆会儿还要宴请宾客,看她怎么见人?

“不找,你先说出这个秘密,我们就帮你找!”

“快点啦,时间来不及了!”

“先说,我们帮你找!”

“那我说了,你们先准备好,注意不要做出尖叫,咒骂,怨恨,晕倒等一系列不利身心健康的事情……”乔小美严肃地说。

我们试目以待!

“原非樱你是我从孤儿院抱养的孩子,不是我亲生的。”

我和乔连信集体后退一步,我试探地问:“那你当时不是怀孕了吗?那个孩子呢?”

乔小美低下头,半响痛苦地说:“被夜景天的妈妈用药打掉了,她骗我喝了那药……又把我赶出去……我思子心切,就到孤儿院领了一个刚刚被抛弃的丢婴……”

“姑姑?”

“我没事……只是不愿意回忆而已。不愿意回忆这样的痛苦,所以一直没有告诉大家真相……”

“妈妈?”

“没事,我很抱歉,把你们折磨成这样……”她还好意思说!我发现乔小美是故意折磨我们了。

“妈妈,你是故意折磨我们的——”一定是故意的。

“我没有故意啊,是你们自已脑袋不好使,你的名字就是取得原非樱,意思是说原本不是我生的小孩!哈哈……”某不良母亲已经忍不住开始哈哈大笑了。

“乔小美……你你你……太过份了!哪有你这样当人家妈妈的?你要向我们道歉……害我们哭得死去活来的……”

“谁让信第一次见到我,对我不理不睬,那么拽拽的样了,好歹我还是你的姑姑呢……所以,我小折磨一下他,也是应该的!”

“啊啊啊!!万恶的魔鬼代言人——乔小美!”我抓狂。

信又好气又好笑,“姑姑,我保证我以后再也不敢得罪你了!”

可以想像,此时我和乔连信的心情……

吖类,吖类~~

^o^~~

原来不是兄妹!!

太好了……

终于可以和信君正大光明,合情合理法在一起了~~

一起上学,一起吃饭,一起长大,一起谈恋爱……

不用分开了!多少天笼罩在我们头上的阴云一下子烟消云烟了,我双手圈住信君的脖子,不停的跳跃着!

“信君!信君!我好开心!!”

“我也是!”

双子座的保护——墨格利,是你在冥冥中保佑着我吗?是你把幸福带给你的双子座精灵的吗?别的不说了!非常感谢~~等我上了以后100岁以后去了上堂,特意登门拜谢!!

双子与狮子座,绝对是绝配!书上没有写错……

“妈妈,那我的亲生父母呢?”

“据孤儿院的工作人员说,好像在一场车祸里死了,我说你的爸爸死在一场车祸,你后来硬说我骗你……我乔小美从来不骗人……”

“他们现在肯定在天国看着我,看着我多么幸福……爸爸妈妈,我爱你们!乔小美,我也爱你!!我最爱最爱你!!!信君!!我也爱你!!我最爱最爱最爱你!!!”

我跳跃着,欢笑着,乔连信稳住我,“不要乱动,伤口刚好,傻丫头!^_^”

吖类吖类……^o^~~

“你们两个!不要疯了,快快,赶紧帮我找戒指,时间来不及了,景天还在外面拖着宾客呢!”

我们三人在地上爬来爬去,找戒指。

3.

久违的乔治莱特贵族学校,我来了!

^o^~~

我的名字,更改为夜非樱,夜景天非常宠溺我,过起公主般的生活,上次乔小美的数百万美元的戒指没找到,无奈之下,戴了一双手套,出席了盛宴。

婚礼过程电视台全程直播,当然,乔小美回身找戒指的那一段没拍摄。

回到乔治莱特贵族学校后,不言而喻,我又成了公众性人物,谁都知道了我的双重身份,夜家兼乔家的首席也是唯一的公主。

夜非樱,这个名字听起来更有意境一些,还算满意。

仍旧是一年级C班。

本来不喜欢乔治莱特贵族学校里,有点烦那些势利虚伪的所谓贵族们,但是信君在这里念书嘛,加上学校确实漂亮,毕竟念了两个礼拜,稍微有点点感情,于是我就勉为其难的跟过来了。

我和信君的交往得到了两家一致通过,乔小美当时怀的孩子没了,夜景天非常自责,有相当一部分的原因都是由他造成的,于是,把那种感情全部补偿在我的身上,我在夜家几乎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乔治莱特贵族学校就是夜家的产业,我在学校里自然也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没人敢欺负我了。

夜与浩在夜景天婚礼完成之后,到法国留学去了。他走的时候没有和我见面,第二天不见人了,我问夜景天,才知道他去了法国留学。我希望他能够快乐,他是阳光型的王子,对女生很亲柔,但是我却总能感觉到他内心的孤独……

夜与浩,我希望你快乐,你听到了吗?你是世界上最优雅最漂亮最独一无二的王子!

以前那个元飞英回法国了,乔家同意无条件帮他们融资,要求是退婚,她们同意了,心满意足的回去了(可惜的是元西街999号那一片胡同还是卖掉了!╯﹏╰|||)。

冬天来了,天气凉了,偶尔也出个好天气,阳光一出来,特别的暖和。

乔治莱特的蔷薇园。

秋千架晃荡起来,一群穿鹅黄色公主裙的女生在一起笑闹着,给奢华的乔治莱特贵族学校,平添了一些生动!

几个人趴在秋千上晒太阳,我手中的一本法语书,如果要考法语,我是真的完玩了……差得一塌糊涂,我想主要造成这个原因还是要怪法语老师,以前每次上课就吓我,让我用法语讲故事……以至于产生了恐惧心理,所以没办法学好了!

她们几个,无精打采的晒太阳。

不知是谁说了一句,“夜学长走了,这样好无聊……”

“是啊!把我们的心都带走一半了。”叹气声。

我放下书,“你们打起精神来,身边帅哥多得是,何苦单恋一根草?”

“切,你站着说话不腰疼……”几个公主裙懒洋洋的。

“不如,我们再来把我们的单车同盟车组织起来,举行一次冬游活动?如何?参加的条件就是:帅哥和美女!不帅不美的不用来……”我提议。

“好啊!好啊!”公主裙们纷纷响应。

“时间,地点……拿个具体的方案出来,我们马上去策划,张贴海报……”朴春香说。

“我来统计人数……”金小珊说。

“需要哪些准备呢?……”

……

“不行!你不能参加!”乔连信反对的声音,他从蔷薇园的另一边走近秋千架。

这家伙无声无息,每次给我来突然袭击。

“为什么?”我不满意地说。

“你受过伤,医生说,不能做剧烈运动……以后什么骑车之类你都不用想了。”原来放学时间到了,乔连信牵我回家。每次他都和我一起回家,为了上学方便,我住乔家,妈妈又不愿意和我分开,于是,也混到乔家来住,当然,夜景天也一起搬到乔家了。

终于实现了乔夜两家大团圆。

贺!^o^~~

“哇——小樱好幸福嗳——” 被限制人身自由还幸福?

“哇——真羡慕嗳——” 哼!有什么好羡慕的?

“哇——乔连信好帅嗳——” 喂,喂,你们不要打我家信君的主意……听到没有?

……

夕阳西下,乔治莱特的冬天没有雪花……

只有幸福和完美!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书页

《天使耍你铁了心》 -----双子座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