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一卷 卷名

第十章 数到三•就不哭

更新时间: 2009-02-23 17:15:01 字数:10587

===========================================

那晚的焰火,

像春天的花朵一样绚丽。

在瞬间消逝的流光里,

在凄惨的美里,

我轻轻感受你肩膀的温度。

温暖,

安宁。

我找不出更多的词语,

来诉说我的低絮。

只是安静地,

很安静地,

听着你念响只属于我们的咒语。

数到三,

就不哭。

一,

二,

三。

===========================================

又是一个平静的周末。

和往常一样,吃过午饭后我匆匆收拾了几本课本就像外赶,跟追债似的。

“秦秦,等一下。”爸爸坐在大沙发里,对我招了一下手。

我愣了一下,停在客厅的大门旁,盯着爸爸,没有说话。

“来,坐过来,我有点事想和你商量。”爸爸刻意地保持着平静,可是脸上,依然显现出了一丝激动的神色。

我慢慢走过去,迟疑了一下,才在爸爸对面的沙发上坐下来。

“秦秦,有一件事……我……我想和你商量一下。”爸爸低下头去,双手搓在一起,似乎想说什么,却又难以开口。

“爸,你说吧。”虽然我说话的语气很平淡,可是却像受到了爸爸的影响,小心肝不禁“嘣嘣”地跳了起来。从爸爸越来越迟疑的表情看,应该不是什么小事。但是,有什么大事值得和我这样一个小孩子商量呢?

“秦秦……我……”

“爸,您别激动,慢慢说,先喝点水。”我的反应似乎比爸爸的还要激动!呃,天秦,保持平静,别像中了几百万大奖似的。

爸爸抿了抿嘴唇,终于,像是鼓起了很大的勇气说:“秦秦,我想……你应该有个妈妈……”

我的心忽然空落落的,像是从山崖上跌落,一直落进昏暗的谷底。我睁圆了眼,半张着嘴,刚才还跳得欢的心脏几乎停止运转。

爸爸察觉到了我突然的表情变化,有些难过地看着我,说:“秦秦……”

“不要和我商量!”我站了起来,大声对爸爸说。然后,连书包也没拿,绕过沙发就跑出了家门。

出了门后,我坐上一辆出租车,还来不及说我要去哪里,泪水就像绝堤似的涌了出来。

出租车司机估计看得很难受,一边递纸巾一边说:“小妹妹,别……别哭了……我送你去警察局吧。”

我一边流眼泪一边想,送我去警察局做什么?难道他以为我是迷路的小孩子?

我抽泣着,说出了星座馆的地址,然后司机疑惑地点头,车子发动了。

在爸爸说到想给我找个妈妈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就想到了一个人——雨航的妈妈。上次在学校办公室见过雨航的妈妈后,我心里一直有种疑惑。爸爸为什么认识雨航的妈妈?两个人仿佛曾经很熟悉的样子,只是多年不见,都差点忘记对方的名字了。

之后,好几次在星座馆里补习完后,我回到家,都看到爸爸在客厅用固定电话打电话。他看到我,赶忙慌慌张张地对着电话道别,然后放下话筒,对我露出一个别扭的笑。

有一次我悄悄用客厅的电话查到和爸爸聊天的号码,接通后,听到的竟然是雨航的声音。当时,我呆住了,慢慢放下听筒,脑子里充满了不安的幻想。

我不了解雨航的家庭,但是有一次似乎听他说,他家楼前草地上的灯柱是他和他的爸爸妈妈一起建的。所以,我的疑虑渐渐消散——雨航的家庭是完整的,也许是我想多了。也许,爸爸和雨航家通话,只是想多了解了解我。

可是,直到爸爸今天告诉我想给我找一个妈妈,我才如梦初醒。也许,一切都会突兀地来到,给我一个措手不及。

只是,我只有一个妈妈,我只爱着那个9年没有见面的妈妈。我不希望其他任何女人介入我的生活,成为我的后妈。

车子在星座馆外停下来,我哭哭啼啼地下了车,久久地站在门外,不知道该不该进去。

我不知道为什么,当我不停流泪的时候,很想见到雨航,很想他替我擦眼泪。很想很想,把心里所有想说的话都告诉他。也许,是因为只有他才会认认真真听我说话——即使他常常捉弄我,我也知道,他会认真听我述说的。

可是,当我已经来到了星座馆的门外,却不想再前进一步。我要怎么告诉雨航呢?告诉他,我的爸爸想为我找一个新妈妈。而那个新妈妈很有可能就是雨航的妈妈?这样可以吗?不,不可以。

我突然后悔了,也许我不应该来这里。

我转过身,伸出手,一辆出租车慢慢停在我的身边。我拉开车门,刚要坐进去,却听到了雨航的声音:“天秦——”

我回过头去,他几步就跑了过来。

“天秦,来了怎么还要回去啊?”

“奇怪,你今天没带书包?是不是忘记带了,现在回去拿啊?”

“不对,你怎么哭了?”

真是块木头,笨蛋,现在才看出我哭了!

“小朋友,你坐不坐车啊?”司机坐在驾驶座上,有些不耐烦地对我说。

“不坐了不坐了。”雨航重重地摔上车门。

“我……”我的嘴慢了,等我想说话的时候车子已经开走了。

雨航的双手放在我的肩膀上,凑近脑袋看了看我,然后说:“现在才发现你哭起来的时候还有几分姿色吧。楚楚动人啊。来,亲一口。”

“你去死。”我一把推开雨航,然后又在他的腿上补了一脚。死小子,没看人家哭得这么伤心,你还捉弄我!

“你真的在哭啊?不是眼药水?”雨航没良心地说。

“你讨厌死了!”

雨航用手拂了一把头发,然后仰着头,说:“讨厌的意思是,讨人喜欢,百看不厌。你庄严夸人家,人家会不好意思的呀。”

我被他的动作和话语惹得哭笑不得,又想狠狠地拧他。

“嘿嘿,你笑了。不过,脸上还有泪水呢,笑得比哭还难看。来,我帮你擦擦。”雨航拉着衣袖就凑了上来。

我又一把推开他,急得想坐地上就大声哭。

雨航仍然没心没肺地笑,“天秦,今天怎么了?平时都见你跟个山寨女大王似的,今天怎么变得这么楚楚可怜了?”

山寨女大王?是说我?我有吗?我抹了抹眼睛,又开始哭了起来。

“又哭?你不是吧?喂,别哭了,我不捉弄你了。不对,是人家不捉弄你了嘛。”雨航最后一句话特娘娘腔,而且两只手还绕出一对兰花指。

我张着嘴笑着,可是眼泪却不停流,急得凑到雨航身边对着他的胸口就是一顿河马流星拳。

“哈哈,别打了,这次我正经一点。”

你正经?如果你能正经,喝水都会过敏!认识你这死小子几个月了,还没见你正经过几次呢。

“天秦,你今天究竟怎么了?谁欺负你了?”

没有人欺负我……可是,爸爸都想给我找后妈了!我才不要什么后妈呢,我的妈妈只有一个。即使以后的日子里再也见不到她,我的妈妈也只是她,我永远都不会忘记。

“哭……怎么还哭啊?我正经你也哭,不正经你也哭,你究竟想我怎样啊?”雨航急得直抓脑袋。

“55555……我哭……关你……关你正……不正经什么事啊?”我一边用湿透的纸巾抹眼泪,一边断断续续地说。

“既然和我正不正经没关系,那你刚才干嘛要求我正经一点啊?”雨航又开始像个小痞子似的了。

“我……我……”

“你你,你什么啊你?”

“我爸爸……”

“你你你完了,又变成你爸爸了。你到底想说什么啊?”雨航皱着眉头,像看小丑一样看着我。

“我爸爸想给我找一个妈妈!”我憋足气大喊了出来,吸引来了不少惊叹的目光。喊完之后,我哭得更伤心了。

雨航半张着嘴,和我当时听到爸爸说出这个消息的时候一样吃惊。好一会儿,他才说:“那……那……”

“那那,那什么啊?”我哭着问。

“那你答应了吗?”雨航惊讶地问。

“我不答应有用吗?9年前,我不答应爸爸妈妈离婚,可是他们还是分开了。你觉得我现在不答应爸爸和别人结婚,有用吗?他们大人什么时候听过我们的话了啊?”

雨航点了点头,沉默下去。

我哭累了,哭不出眼泪了,只好抓住雨航的肩膀,又是一阵流星拳。雨航没有躲开,也没有还手。他静静地看着我像发疯一样挥舞着小拳头,眼里写满了忧伤。

“天秦……希望你能够开心点……”雨航慢慢地说。

555555……死小子,不就打了你几下嘛,干嘛说出这么让我感动的话,害得我差点又哭起来!

哭累了,打累了,我只好站在雨航的面前,低着头,不再说话。

我知道不可能一直这样下去,我还得回家。只是,回到那个早就不是家了的“家”里,我该怎么去面对爸爸?如果他再问我,给我找一个后妈,可以吗?我该怎么回答?回答不同意吗?不同意真的有用吗?

雨航轻轻拍了一下我的肩膀,对我说:“9年前你所受的伤害我没办法阻止。可是现在,我不会再让你被家庭伤害。天秦,我们走,我送你回家。我去给叔叔讲。”

“9年前?伤害?”我睁大了眼睛看着雨航。

“你的爸爸妈妈离婚,难道对你来说不是伤害吗?天秦,相信我,我会用自己的方式告诉叔叔,让他保护你。”

我有一种错觉,雨航就像是我的一个哥哥。很亲,很近的哥哥。虽然平时大大咧咧,嬉皮笑脸,可是他的心里,一直有我,一直想着要守护我。

有这样的哥哥,好温暖,好幸福。

我对雨航点了点头。虽然不知道他会怎么说服爸爸不要给我找后妈,可是我却愿意让这个哥哥陪着我。

这时,一辆黑色的汽车在我们旁边停了下来。

“糟糕了。”雨航说了一句。

汽车的后门开了,雨航的妈妈从车子里钻出来,一把拉住了我的手。她说:“秦秦,还好你在这里。你爸爸说你出走了,很担心你,所以打电话给我。我就知道,你应该在这里的。”

爸爸打电话给赵阿姨?看来,我心中的怀疑,越来越清晰。

我将手从赵阿姨的手里抽了出来,脸瞥向一边,不说话。

赵阿姨看到我的冰冷,刚才欢喜的表情马上沉了下去。她关切地问:“秦秦,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啊?你爸爸在电话里也没跟我说清楚。”

难道你要我给你说清楚吗?如果我说,爸爸想给我找一个后妈,那么你会很开心吗?我歪着头,依然不说话。

赵阿姨看着雨航,带着责备的语气说:“臭小子,是不是你欺负我们家秦秦了?”

我……我什么时候成你们家的了?

“我哪有欺负她啊?我正准备送天秦回家帮她把事情问清楚呢。”雨航大声说。

赵阿姨拉着我的手腕,说:“秦秦,上车,我叫司机送你回家。有什么事情和你爸爸好好商量,不要闹脾气,好吗?乖一点。”

赵阿姨几乎是把我塞进了汽车的后排座里,接着雨航也向车里钻来。可是,赵阿姨却一把拧住了雨航的耳朵,疼得雨航“哇哇”大叫。

“妈……哎哟……放手啊……你干嘛啊?”

赵阿姨说:“臭小子,你跟着去干嘛?”

“我要去帮天秦问清楚啊。”雨航大声嚷着。

“你给我出来,人家的家事,你这小孩子就不要过问了!快,回店里给我看店去。你这特聘经理还想不想当了?”赵阿姨把雨航拽出了车子,然后关上了门。

“雨航……雨航……”喊着这个熟悉的名字,我突然又想哭,“雨航,等我电话,好吗?”

车子启动了,我扭过头,透过车窗,看到雨航对着赵阿姨生气地跺了跺脚,然后气冲冲地跑进星座馆了。

我不想回家,我想站在星座馆的门外,听雨航说话。或者,我们都不说话,只是默默地站在大橱窗前,默默地看着橱窗里那些有着美妙光彩的东西。

好怀念曾经的不羁,好怀念曾经和雨航吵吵闹闹的日子。当时我还以为,自己遇到雨航是多么倒霉的事情。可是现在,从前的一切在脑海里游过,都变成了怀念。或许,只剩下怀念。

不情愿地回到了家里。爸爸依然坐在沙发上,抬起头来看着我,两只眼圈红红的,手中捧着一个相片册。

我站在门边,不看他,也不说话。

“秦秦。”爸爸说。

我忍住心里的悲伤,努力不让眼泪落下。不想再哭了,9年里,我已经哭得太多了。每一次想起妈妈,每一次想起曾经那个快乐的家,我都会大哭一场。即使念响妈妈走前教给我的无泪咒语,我也无法抑制满心的悲伤,最后依然哭得一塌糊涂。

“秦秦,你还想妈妈吗?”爸爸问我。

我想,一直都在想。每天的思绪,甚至每个夜里的梦,总是有妈妈的痕迹。只是,我只能想念,妈妈消失了,只留给我一个相框,一本希腊神话,一句咒语,还有一段雨水玎玲的回忆。

“秦秦,你还想吗?”爸爸又问了一次。他手里的相片册慢慢竖了起来。渐渐地,我看清了册子里那一张大大的照片。还很年轻的爸爸穿着庄重的礼服,美丽的妈妈穿着洁白的婚纱。他们相互依偎在一起,中间还站着一个扎着羊角辫的小女孩——那是我。

这张照片是爸爸和妈妈结婚6周年时拍的,那时候,我还没5岁。

妈妈走的时候带走了很多照片,我还以为,装着曾经美好的回忆的照片,爸爸一张也没有保留。

可是,即使爸爸保留着这张照片又有什么意思呢?他已经打算和别的女人结婚了,还何必记着那些往事呢?

“我很想念妈妈。一直,都在想念。”我很坚定地说。我想让爸爸知道,我只爱着妈妈,不会再接受任何一个人做我的后妈。绝对不会。

“我也很想。”爸爸把相片册放到茶几上,说,“可是秦秦,我不知道为什么,为什么你不想和她在一起呢?”

什么?我有说过不想和妈妈在一起吗?9年前我想追回妈妈,是谁的手,一直拉着我?我说:“爸爸,你想和妈妈在一起吗?”

“想。”

“那么9年前为什么眼睁睁地看妈妈离开?”我的语气很尖锐,也有一丝刻薄。

爸爸愣了一下,然后慢慢地说:“秦秦,对不起,那时候我还太年轻。我和你的妈妈……为了各自坚持的事业,所以最终放弃了我们的婚姻。秦秦,对不起。”

我不说话。

“秦秦,告诉我,既然你那么想念妈妈,为什么现在不想和妈妈在一起?我……我很想给你,一个完整的家庭。”爸爸的嘴唇颤抖着。

现在?我疑惑地看着爸爸,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秦秦,我真的很想和你妈妈重新走到一起。相信我,我会好好照顾她,好好照顾你,还有这个家。”爸爸站起来,说。

我彻底懵了,爸爸究竟在说什么啊?他不是想给我找一个后妈吗?

“秦秦,我很爱你的妈妈。”爸爸说。

我张了张嘴,小心地问:“你的意思是……你想和妈妈复婚?”

爸爸点点头。

“不是给我找后妈?”

现在换成爸爸疑惑了。他眨巴眨巴眼,问:“后妈?什么后妈?”

我走到爸爸身边,心里突然感觉特别舒畅,特别轻巧。“爸爸,太好了。爸爸,我爱你!”我一把抱住了爸爸。

爸爸在我的额头留下一个吻,然后匆匆走到电话旁,拨了一个号码。

“喂,是小赵啊,秦秦答应了。”

爸爸在给赵阿姨打电话?奇怪,他们究竟是什么关系啊?

爸爸放下电话后,我好奇地问:“爸爸,你和赵阿姨很熟吗?”

“你的妈妈和她更熟呢。对了,你小时候,他们还住在附近,你不是经常到他们家去玩吗?难道你忘记了?你妈妈和他们家的关系可好了……”

“……这段时间以来,一直是小赵帮我想办法,代替我与你妈妈交谈……”

“……秦秦,可能……我们搬家去你妈妈所在的城市,好吗?秦秦,你怎么了?”

我回过神来,刚才爸爸说过的话在脑海里只剩下一片残缺的影子。思绪里,不停重复着其中一句话:“你小时候,他们还住在附近,你不是经常到他们家去玩吗?难道你忘记了?你妈妈和他们家的关系可好了……”

难道……

“秦秦,我想,离开这里,搬去你妈妈所在的城市,好吗?”爸爸微笑着,问我。

“哦。”我轻轻点头。

“可是,你学习……”

我的眼神从爸爸妈妈结婚6周年纪念的照片上游过,又一次看到了妈妈那美丽的微笑。9年了,妈妈的笑,还是那么美丽吗?妈妈的声音,还是那么温柔吗?

妈妈,9年了,你还好吗?

眼泪又一次涌进了眼眶里。我好想哭,而且,这一次哭泣,我不愿在絮絮叨叨地念响那段咒语。我重重地点头,说:“爸爸,我好想见到妈妈。我和你一起……”

周末的大广场里,比平时热闹了很多。听说,今天晚上这里会举行一次焰火表演。

悠扬的音乐在广场上轻盈飘荡,无数男女老少在音乐声中踏着轻快的步子,带着幸福的笑意,翩翩舞蹈。

我安静地坐在广场中心雕塑下的长椅上,手里捧着雨航送给我的书。带着清香的纸张一页一页翻过去,在绚丽的灯光中,我阅读着水煮鱼写下的,《女孩的咒语》。

最后一页,留着一个美丽的签名。签名像画一样,有花的幽弱,也有竹的苍劲。

合上书,我淡淡地笑。原来,幸福一直离我很近。

一个白色的身影在长椅的另一头坐了下来,然后挪近了一点,再挪了一点。“喂,小女生,一个人啊?”一个俏皮的声音问。

我扭过头去,在雨航的肩膀上拧了一把。

“哎呀,干嘛?怎么老是喜欢拧我啊?”雨航揉着被我拧过的地方,皱着眉头说。

我“哼”了一声。

他看了看周围,然后说:“水煮鱼呢?他不是还没来吧?”

“对啊,他还没来。”我微笑着回答。

“哦——我明白了。上次他等你,你却迟到。所以这一次,他想报复,所以也故意迟到,甚至根本不到。”雨航得意地说,“天秦,虽然水煮鱼这样做过分了一点,不过你也是自食其果呀,谁让你上次不守时?”

我歪着嘴角,说:“臭雨航,死雨航,水煮鱼才不会故意迟到或者不到。”

“他怎么不会?”雨航看了看手腕上的表,说:“你看,现在已经八点了,他还没到。我给他说得很清楚了,你约他八点准时在这里见面。”

“死小子,你还在骗啊?”我又在雨航的肩膀上拧了一把。

“哎呀——杀人啦——我哪有骗你了啊?”雨航跳了起来。

“小果冻,你正经一点好吗?”我坏笑着说。

雨航条件反射似的嚷了起来:“我哪有不正……我……这个……我什么也没说。”

我对他眨了眨眼,“小果冻,老实交代,为什么老是骗着你小姐姐。”

雨航凑了过来,神秘地看着我的双眼,然后小声说:“不会吧,这么快你就知道了?真聪明,来,亲一口。”

我一把推开他,害羞地说:“死小子,坏死了。”

雨航得意地笑笑,稍稍坐得端正了一些。他问我:“天秦,你和你的爸爸谈得怎么样了?”

我对他微笑。

“笑得这么花痴,肯定不会是坏消息咯。”雨航也笑了起来,“天秦,水煮鱼……咳,也就是我啦,我说过,希望你快乐。”

“小果冻坏蛋,为什么老是耍我,还骗我?”我的心里,有一股甜甜的滋味。

“天秦,其实暑假征文比赛的时候我看到你的名字,就已经知道是你了。真没想到,9年过去了,我们竟然在同一个班相遇。真是冤家路窄……呸呸,应该说,真是缘分啊。”雨航扬起头来,对着天空说话。

“哦……你从那时候就开始骗我了?”

他笑着说:“当我在参赛作品里看到你的名字后,决定和你做个游戏。所以,我用自己的名字写了一篇文章交了上去。真没想到……嘿嘿……竟然也拿了奖。”

听到他这样说,我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曾经还想打败那个讨厌的雨航呢,没想到他就是我最喜欢的作者,水煮鱼!

555555……现在我好茫然啊。开始有些不太适应雨航忽然间的身份变化,现在我眼前的男生,究竟是讨厌的——却给了我许多温暖的雨航,还是那个飘渺的水煮鱼呢?头疼!

“真没想到,你竟然把我的名字都忘记了。”雨航偏过头来,顽皮地对我说。

“我记住的,只是那个可爱的小果冻啊。”我马上为自己辩解,“对了,你当初那么乖巧的,现在怎么变得这么讨厌了?”

“讨厌?我觉得我没怎么变啊,和以前一样,讨人喜欢,百看不厌。”雨航装出一副很自豪的样子,说。

“切,臭美吧你!”

雨航看着我,眼珠子转了一下,然后说:“天秦,我记得你好像说过一句话。”

“什么话?”我问。我说过很多话,哪记得住啊?

雨航从裤子口袋里掏出一和小盒子——那个戒指盒——递到我的面前,说:“这已经是我第二次帮你收拾这东西了。你好像在星座馆里说过,你希望水煮鱼亲自为你戴上这枚戒指,对吗?”

啊?不是吧?他怎么还记得?糗大了,我当时只是开玩笑的啊!

雨航把戒指取出来,说:“现在,就让我来完成你的心愿吧。”

55555……他给我戴戒指,这意味着什么啊?

雨航一把抓过我的手,然后用暴力把我的手掌摊开,再重重地将戒指塞在了我的食指上。他阴森森地对我笑笑,仿佛看穿了我的心思,“天秦,你说这意味着什么啊?”

“这……这意味着……哦,对了,是你们店的服务,也是你的义务。我说得对吗?”我对他说。哼,死小子,和我斗!郁闷,我怎么能对小果冻这样呢?真头疼,太别扭了,我看来看去也看不出雨航和曾经的小果冻有什么共同特点。

对了,说不定雨航根本不是水煮鱼,他还在骗我呢!我大声对他说:“你真的是水煮鱼吗?怎么证明?”

雨航抓了抓脑袋,“天秦,你好麻烦啊。以前相信了我是水煮鱼的哥们,之后却拼命让我证明我认识水煮鱼。刚才你已经知道我是水煮鱼了,现在怎么又要我证明了啊?”

“我不相信你,因为你老是耍我。”我警惕地瞪着他。如果拿不出证据,我才不会随便相信你呢。

“好吧好吧,手伸出来。你们女孩子真麻烦,一会儿风一会儿雨。看来下次我得写一本书,专门研究女孩子的气象问题。”雨航无奈地说。

“伸手干嘛?”我把手藏到身后。

雨航对我挥挥手,说:“藏着干嘛?我又不抢你戒指。”

“谁稀罕那戒指啊?”

“那你还藏着?”

“我……”我最终还是被雨航打败了,慢慢地把手伸出去,掌心向上摊开。

雨航一只手捏着我的指尖,另一只手的食指在我的掌心里划动。哎呀,好痒!死小子,又在想什么方法捉弄我啊?

“别动,马上就好。”雨航的手指像一只笔,在我的掌心飞舞着。可惜,我的掌心受苦了,被他的指尖划得很痒,却又动不了。

“好了。”终于,雨航松开了我的手。他要是再不松,估计我的另一只手又伸过去拧他了。

“什么啊?”不知道他在我掌心里划了个什么东西。

“水煮鱼的签名,对照着书上的签名看看,像不像。”雨航吐出一口气。

“神经病,根本看不见嘛。我还是不相信你是水煮鱼。”我抿了抿嘴唇,看着那张精致的脸,轻轻地笑。

“不是吧?还不相信?我的信誉度没那么差劲吧?”雨航继续抓脑袋,快要抓出一个特酷的发型来了。他想了好久,突然对我点点头,很郑重地说:“我想到了,还记得幼儿园的时候吗?”

幼儿园的时候,我和小果冻在同一个班。已经过了很久了,记忆早已模糊不清。

“幼儿园的时候,有一次你尿裤子,结果在教室里就大哭起来。”

我无语了。

雨航赶忙向长椅一边挪了半米远,大声对我说:“喂,不许拧我啊,是你逼着我说证据的。”

“雨航……”我的爪子伸了过去,而雨航的眼睛眉毛皱在一起,仿佛看到的是一个毛雄向他走去。我的手伸到他的面前,“雨航,我们跳舞吧。”

雨航的脸部瞬间舒展开了,换成了一副疑惑的表情。我想,他如果去学变脸,一定很有造诣。

“先说好,跳舞不许掐人。”

“还有,不许咬人。”

“还有还有,不许踩我脚!”

你有完没完我?我粗暴地一把拉住他的手,把他从椅子上拉了起来。

“救命啊——我不跳啊——”

我是叫你跳舞啊,又不是说把你送屠宰场去解剖,这么紧张干嘛?再说了,哪有女孩子请男孩子跳舞男孩子却这模样的?太不绅士了!

“哎哟——”

“啊——”

最终,我还是忍不住在雨航的肩膀上狠狠掐了一把。掐完之后还很委屈地说:“你烦不烦啊?还没跳两分钟,你都叫了好多声了。”

雨航瘪着嘴,做出一副快要哭出来的表情,“小姐姐,我求你饶了我吧。你到底会不会跳舞啊?还没跳两分钟你已经踩了我几十次了!”

美丽的曲子在广场浓烈的空气里游走。在细碎的节奏里交织的,是一首带着些许忧伤的乐曲。我被那起起落落的音符感染着,心渐渐沉浸。

我停下了舞步,慢慢低下了头。

“喂,天秦,怎么站着不动了?没事,只要你高兴,就把我这两只脚随便当作什么踩——只要不当成猪蹄就行。”雨航拍拍我的肩膀。

我缓缓抬头,用很缓慢的语速说:“雨航,我要离开了?”

“离开?哦,也好,明天还上课呢。”雨航看了看表,不以为然地说。

“雨航,我就要离开这座城市了。”语气比刚才沉重了许多,“爸爸说,带我去北方,在那里,有妈妈。”

“后妈?”

我又想拧雨航,总是喜欢在我忧伤的时候破坏意境。我摇了摇头:“我的妈妈。”

“陈阿姨!”雨航的眼睛睁得大大的。

旁边一对路过的老夫妻愣愣地看着我们,就像看见了会跳舞的蛤蟆。我想,也许他们误会了,还以为雨航叫被他搂着的女孩子——我——陈阿姨吧。

我重重点头:“爸爸想到妈妈的城市,与她复婚。我……我也会去……我已经9年没有见到妈妈了……”

“那……那很好啊……”雨航深深地吸气。

“嗯,很好。”

雨航的手慢慢从我的肩膀滑下,他望着我,眼里有许多说不尽的言语。他低声问:“很快……你就要离开了吗?”

“很快……”

“其实……天秦,我喜欢你。”

一滴泪水,从雨航尖尖的下巴上滑落,跌在我的手背上。他……哭了?这是我第一次看到长大后的小果冻流泪。

“天秦……”

“雨航,不要……”我想叫雨航不要哭,可是自己却差点抑制不了泪水。

雨航用衣袖擦去脸上的泪迹,嗓音低沉:“天秦,你今天约我出来,就是想告诉我这个吗?”

“嗯。”

“天秦,我……我为你能够回到妈妈身边感到高兴。可是,你走了,我也会难过的……天秦,我喜欢你,我会一直,想你。”

我呆呆地看着雨航那双盈满泪水的眼睛,忘记了说话。

“天秦,我会一直喜欢你,一直想你。”雨航喃喃地说。一遍又一遍,仿佛想让那句话印进我的心里,久久沉积。

“雨航,我也……”

雨航的指尖挡住我的嘴唇,他摇摇头,说:“天秦,如果想我了,想这里的朋友了,一定要回来看望我们。不可以让我们一直想念你,好吗?”

已经说不出话,只是不停地点头。

“天秦就要回到妈妈身边了……天秦,一定会很开心吧。天秦……再也不会在那个爱流泪的小姐姐了吧……”雨航的嘴角颤抖着,两只手紧紧地抓着自己的大腿两侧。

他的手慢慢伸进口袋里,掏出一条闪烁着淡绿色光芒的链子——是那条放在星座馆橱窗里的项链,最显眼的双鱼座项链。

“这不是非卖品吗?”看着眼前那条美丽的项链,我不禁有些惊异。

项链脱离了橱窗的束缚,在夜晚辉煌的灯光里,竟然显得那么娇柔,华美。虽然没有艳丽的色彩,可是它那秀气的身姿,那点点光斑,却美得无法比拟。

“妈妈说,这是一条有魔力的项链。戴上它的人,都会是这个世界上最美丽,最快乐的公主。”雨航将项链戴在我的脖子上,然后捧着链坠,说,“项链是无价的,因为快乐是无价的。这条双鱼座的项链,也许命中注定了属于你。”

然后,雨航轻轻地抱住了我。我第一次真真切切地感觉到,他的怀抱里不仅有温暖,还有着一丝心碎的忧伤。

“雨航,我要回家了。”我说。

“我送你。”

“不了。”我的指尖轻轻落在雨航的胸口,“你也回去吧。我……我好想哭。”

一滴晶莹的泪水从雨航干净的侧脸落下,而我,泪水已经沾湿了睫毛,在眼帘里形成一湾跳跃的雨幕。

转过身去,有些不舍,可是却不得不离开。

身后,雨航一直站在那个拥抱过我,说过喜欢我的地方,大声对我喊:“天秦——我们还会见面——天秦——希望你快乐——”

广场上的人们开始欢呼,也许,焰火表演就将开始了吧。在欢呼声里,我却只能听见自己忧伤的,寂寞的心跳。

眼泪,肆虐而过。

雨航的声音追着我离开的轨迹,轻轻拥住我,“你告诉过我,很久很久以前,有这样一句咒语。念响咒语或者听到咒语的人,都会忘记忧伤,忘记眼泪。天秦——数到三,就不哭。一……二……三……”

焰火伴着人们的欢呼冲进夜晚的天空。黑色的天空里,烟花绚烂,像无数的花朵,离离盛开。

我在心里默默地数:“一,二,三。我们拉过勾的,不论发生什么,不论走到哪里,都要快乐。”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书页

《诱惑恶魔的天使》-----双鱼座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