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一卷 卷名

第十七章

更新时间: 2007-08-14 11:22:35 字数:7983

她惊疑地看我,奇怪我怎么这么说话,高傲地说:“不用你这个小丫头来拍马屁。”

“我没拍马屁。我是说真的……只是,如果爱情是看你有没有钱,是不是高贵,然后看你是不是漂亮,我想问,如果碰上比你更有钱,更漂亮,更有气质的女人,那么他是不是就有理由去爱另一个?”

“呃——当然不!”她想反驳,却找不到话来。

“所以咯,你也说,不是有钱漂亮就应该被爱的了。”我一耸肩,表示这个是她自己得出的结论。

“我当然不服,就算不比钱什么的,我认识他这么长时间,凭什么不是我,而是你?”

“因为和我在一起,他开心啊!”我用看笨蛋的神情看依依。

“不——不——不!我不信!小雷,我和你一起很开心啊,难道你不开心吗?”

雷展鸣沉吟了一下,好像不知道怎么措辞。

不过他最后还是说:“在你这样精致的美女面前,我放不开。而且,你面前的我,也不是真实的我。”

依依呆掉了。

过了一会,她说:“算了,我认了吧。小雷,你最后帮我去点杯果子酒吧,就算我和你告别。”

雷展鸣听话地去了。

突然,依依指了指我背后,问,“你约了孟傲南来吗?”

我一回头,连个人影都没有。

再转头看依依,她抱歉地说:“原来不是……其实孟傲南也不错啊,名门公子。”

我看雷展鸣过来了,连忙阻止她说下去,孟傲南这个话题,是雷展鸣的禁区!

这时候,雷展鸣端来了果子酒递给她。

“好吧,我们各自一干而尽!我再也不纠缠你们了!”依依豪迈地说。

既然她这么说,我也乐得她主动退出。我和雷展鸣相视一笑,一口喝完了咖啡。

唔——

我的头猛地一晕。

再看雷展鸣,他也震惊地扶住桌子,嘴巴一开一合的,但是我什么都听不到,声音太小了,只有依依得意地狂笑回荡在耳边。

呜呜,我们居然中了这个女人的毒手!

尖利的笑声渐渐远去,最后什么也听不见了,眼前也慢慢黑了下来。我感觉有人凌空抱起了我……完了,这个手臂一点也不舒服,一定不是雷展鸣,会是谁呢?还没等我想出答案,我彻底失去了知觉。

等我醒来的时候,我好好地躺在大沙发上,身上还盖了洁白的羊毛毯。

嗯?这是哪里啊?

我坐起身,东张西望四处打量,屋子里没人,也没其它声音。

唔!屋子好大——应该是别墅吧?六月的天里,地上还铺着细羊毛地毯,好奢侈哦。

我踩了下去,这一踩,我才发现,我的脚上居然没穿鞋子。

我的鞋子呢?没人回答我。

好吧,既然如此,本女侠只好暂时当家作主,四处找找我的鞋子。

我拧开客厅的门,来到外面的院子,哇,这里居然是个花园唉!

好好好,我已经很久没尝过观赏水果的味道了。这里一定有!

我钻进花园,小猫一样窜来窜去,半天没找到一颗果子。不过我却另有收获,我听见了有人在说话。

我偷偷掩过去,蹲在花丛里仔细听,我认出来了,是孟傲南的声音。

他居然在跟依依打电话。

“雪依依,你怎么老打电话来,我不是说,我们的合作结束了吗?”

那边似乎在急促地解释。

哎呀,我和雷展鸣一起被她晕翻了,我没事,不等于雷展鸣就没事。心急之下,我越贴越近。

电话里声音很大,大得我也能隐约听见。

“哎呀,我怕他再也不会理我了,他快醒了!”

咦?雷展鸣好逊哦,我都醒了,他还没醒!不过,我大概经常和表哥斗法,这点安眠药,对我起作用的时间比别人短得多。

孟傲南不以为然地说:“你生米煮成熟饭,他再怎么狠心,也不会怪你的。”

“不……他一定会离开这里,而且,他会报复我们的。”

孟傲南:“别说我们,下手的是你,不关我事。”

“你以为他会放过你?”

“我不会对丁小铃做什么的,只是从你手上救了她,带她来我家参观而已,他能安我什么罪名?”

雪依依突然惊叫起来,“啊呀!他醒了!”

孟傲南一惊,站了起来,旋即又醒悟过来,他是在自己家,魔龙可没在这里,顿时放松下来,对电话里说:“镇定,稳住他,一定不可以告诉他丁小铃在我这!”

哦哦,他这个骗子,还说不怕雷展鸣,既然只是留我作客,何必怕人知道呢。

那边依依还在叫:“怎么办啊?他好疯狂啊……天啊,他要把绳子挣开了!”

晕哦,雷展鸣啊,不是我说你,居然被人又迷,又捆,还不如等我去救你吧!

于是我偷偷溜回别墅,找到固定电话,先打电话给九大恶人,让他们去解救他们的老大。至于依依他们在哪里,我就不知道,只好让他们凭着记忆去找了。

然后我再打电话给表哥,让他来接我,顺便把我的秘藏毒药都带来。哼哼,我要让孟傲南的花园,变成焦土!

吩咐完以后,表哥突然问:“说那么多,孟傲南家在哪里啊?”

晕哦,我也不知道啊!

偷偷跑去看门牌?那要穿越整个花园,而且,大门是锁的,出不去,也就看不见门牌。我能出去,还用得着表哥吗?

“表哥?你看到我这里的来电没有?打电话查这个号码的地址呀!”

表哥马上去查,过了一会过来说:“私人宅邸,地址保密。”

靠!要救命呢!还保密?

怎么办?怎么办?

突然想起孟傲南是开车上学的,他家离学校一定比较远。而且,他这样的人,一定不会和我们普通人一样,想吃什么自己去买。

对了,他一定有购物电话。

我按住翻页键,专门查后面带8的电话。

因为开店的都希望发财,所以后面一般都带8字,而且订购电话一定会很好记。我翻了几页,马上看到一个电话,23****88。

好靓的号码,一定不是私人的!

我赶紧拨打过去,对方通了。

“您好,这里是科隆披萨,请问您要订购些什么?”

哦!我还没吃过洋烧饼呢!干脆说:“每样都来一个。”

“好的。”

“喂,我可是大客户,别送错了。”

“错不了,您是我们的老客户了,我们十分钟内送到!”

哇,好高的效率。既然是老客户,他们一定知道送货地址咯!

于是我故意装作不信任他,说:“你再报一次地址,我听听,会不会错。”

他马上流利地报了上来,“海滨路205号。”

“对对,快点!”

哈哈,我真聪明,这样也能弄到地址。于是我连忙打电话告诉表哥。OK,一切顺利,现在我可以轻松地在这里探险啦!

哇——这么高级的房子,我生平第一次享受啊。

我到处流窜。餐厅、卧室、卫生间、浴室……

哈,还有最最重要的厨房没去看,本小姐一大爱好就是美食,怎么能错过厨房呢?

我窜到厨房,哎呀,不好,里面有个阿姨在干活。

我赶紧退出来,不知道往哪里逃,结果门铃却在此时响起。不好,往楼上冲!

“来了,来了——”阿姨前去开门,一眼看见了我,顿时放声尖叫“来人啊——抓小偷!”

完了,我被人发现了,快逃!

可惜我没逃几步,就被孟傲南挡了下来。

“小铃?你醒了?”他到是没有一点绑匪的样子,客气地问我。

“咦?我怎么在这里?这是哪儿啊?”我也一点没有肉票的感觉,故意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傻傻地问他。

“我家里啊。我看见你昏倒在咖啡屋,所以我救了你。”他大言不惭地说。

“谢谢你哦。”我给了他一个感激的眼神。

他马上被迷得昏头转向,高兴地牵我的手,带我下楼,问:“要吃什么?”

“蛋糕……”

不到半分钟,阿姨就在我面前摆满了各色小蛋糕,哦哦,真幸福啊。

孟傲南殷勤地拿起一块递给我,突然门铃又响了。

啊,对了,门外的人站了好半天呢。

打开门,原来送披萨的人到了。

吼吼——好高的一摞盒子啊,金枪鱼的、至尊系列的,大的,小的,林林总总二十来个,摆了整整一桌。一算价钱,吓了我一跳,足足三千多。

呵呵,孟傲南请我这个客人,可花费不小啊!

不过他一点都不肉痛,照样痛快地付了钱,还问我:“原来你也喜欢披萨啊,我也喜欢,看,我们有了第一个共同爱好,我就知道,我们一定很合得来。”

哦噢,他还真能掰!

“行了,我可不喜欢吃!”其实我很想吃啊,可是现在能脱离他的魔爪最重要!

“不喜欢?那吃蛋糕好了。”

“蛋糕也不要。”

“那你要什么?”

“我要回家!”

“不行!”他脸一沉。

我继续试探说:“……要不,我打电话给家里。”

“不行!”他又急忙叫了起来。

我无奈耸耸肩。

现在形势比人强啊。我想了一遍又一遍,百宝囊里的宝贝,除了痒痒粉,居然没有一个可以对付他。可痒痒粉被我用完了,还没做出新的来呢。

没办法,只好用吃来挨时间了。可惜直到我吃得再也撑不下了,表哥还没到。

“小铃——”看我吃得告一段落,他说着挨了过来,握住我的手。

哎呀,他这么轻柔的叫法好恶心。我一把甩掉他的手,连忙站起来,“还是带我参观你家吧!”

他似乎对房子里的布置很有信心,闻言立即振奋地说:“我家的家具、地毯,还有艺术品,都是国外进口的哦,和国产的可不一样哦!”

说完得意地看我,好像在说:“怎么样,我很有品味吧?”

我笑嘻嘻点头:“哦?那好,让我看看如何不一样吧!”

于是他就带着我到处看。

“小铃,踩踩这个毛毯,很软吧?是全天然羊毛啊!花了十好几万呢。”

“喔——”我猛地从百宝囊掏出打火机,凑到毯子上烧起来。

“哎呀,你干什么?”他连忙拦住我。

可惜晚了!毯子被我烧了一个小洞,黑黑的,像是一个小岛。空气中弥散着焦臭的味道。

我吐吐舌头,故意装作难过地说:“对不起哦,我不是故意的啦!”

“啊——没——没关系。”他强笑。

“其实我烧毛毯,是为了帮你鉴定是真羊毛还是假羊毛。”

“啊?”他奇怪地问:“用火烧?”

我点点头,“是啊,真的就像这样,是焦臭的,假的就没有臭味,还会缩成一个团。”

我用脚碾了碾那个黑洞,看到他脸上心疼得直打哆嗦。

哈哈,活该。我心里大喊痛快。

可我表面上却无比诚恳地说:“现在我可以肯定,这个羊毛毯绝对是真货!值那么多钱!”

然后我在心里嘀咕一句,“哈哈,不过烧了洞,就不值咯!”

“呃——真的就好,真的就好,谢谢你的鉴定啊。”他嘴角抽搐,心里心痛得要命,可还得向我说谢谢。

哈哈,在我丁小铃面前,他就打落牙齿和血吞吧!

就在此时,我盼望了已久的门铃终于响了。外面闹哄哄的,我听到雷展鸣的叫声。

“该死的孬种,把小铃给我交出来!”

其他恶人们都跟在他身边,起义一般大叫:“孬种,孬种,孬种!”

我当即脱离他往外飞奔,没想到他将我一推,推进主屋里,把门反锁了。

我赶紧跑到窗户边,天啊,他们家的防盗措施真好啊,全部都安装了不锈钢栏杆。现在就变成正宗的牢房了。

我跑上跑下,窜了几个圈,愣是找不到出去的办法。

只好趴窗户那儿叫。

可惜,大门那里隔着花园,离我这远着呢。而且,雷展鸣带着的人,好像和别墅里的男佣们打起来了。

我听到孟傲南大声叫:“丁小铃根本不在这里,你们再闹,我就叫警察啊!”

他真够无赖的,居然睁眼说瞎话。

这个时候,有个巡警注意到了这边,跑过来让孟傲南开门。

他居然又大声说:“警察了不起啊?你没搜查证,你也不能进来,进来我就告你!”

我急得拼命在窗口挥手,可惜,太远了,他们那里又闹得厉害,就是没人发现我。

好吧,既然他说要告状,那就告吧!看谁怕谁?

我瞅了瞅屋里,吼吼,这件大花瓶不错,一人多高,够分量!如果用来砸玻璃,一定可以引起所有人的注意,当然,警察就有理由闯进来了。

我跑去搬它,哎哟,太沉了,差点闪了我的腰。

看来不行。

好吧,就用这个落地台灯好了。

我举起台灯,像举着古代的长矛,就往窗户冲去。

“轰——哗啦啦!”

巨大的碎裂声音终于引起了大家的注意。

雷展鸣举手大叫:“警察,她就是丁小铃,她被绑架了!”

警察终于明白这真的出了绑架案,他迅速用步话机召集警员过来,然后拔枪指着孟傲南说:“你涉嫌非法拘禁,我现在逮捕你!”

孟傲南马上软了下来,亲自打开铁大门,一个劲地说:“我没有犯法,她是我同学,请来作客而已啊!”

不过没人听他的,雷展鸣更是不等他开主屋的门,一路冲了过来,冲着门就是狠狠一踹。

“哐哐哐——”

哈哈,我站在大厅里笑了。这个声音,和第一见他的时候一样呢,都是这么霸道,这么野蛮的声音。

“轰——”门终于被他踹开,他一马当先冲了进来。

“小铃!你——”

他刚想激动地说什么,突然就没气了,然后用吃惊的眼光看着我。

此时,孟傲南也抢着冲进来,大喊:“我没伤她,只是作客,作客……”说着说着,也没气了,一个翻眼,跪倒在地,差点晕过去。

其他人本来也很激动地想过来慰问我,可他们看到屋里的情景以后,居然全体往后退了一步,离我远远的。

只有警察叔叔不动声色,走了进来,叹息地摇摇头,问:“小姐:您就是在这间屋子和歹人搏斗的吗?”

光头他们“哧哧”地笑了起来,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

只有孟傲南终于惨叫出声:“我的妈呀——我爸一定会打死我的,我家怎么变这样了?”

哈哈,他家的大厅变成了名副其实的垃圾场。地上是碎玻璃,沙发没有了,只有一堆海绵。摆设的工艺品东倒西歪。特别是璀璨的吊灯,现在只有一半吊在空中,晃来荡去。

我做了个鬼脸,冲大家一笑,几步窜了过去,蹦到雷展鸣怀里。

“呵呵,你好逊哦,现在佩服我了吧。”

雷展鸣点点头,表示佩服,然后指着一堆破皮和海绵问:“那是沙发?”

我赞许地点点头,解释说:“这样软的沙发,我都没坐过诶,所以切开来看看里面是什么。”

他指了指天花板乱七八糟垂下来的一串串的水晶珠问:“这又怎么回事?”

“吊灯咯!他家的吊灯都是水晶做的耶。我好喜欢,所以想带一颗回家去玩。”

“那怎么撒得满地都是?”他又指指地上到处滚满的水晶珠。

我掏出百宝囊中的钓鱼线,还有鱼钩,说:“我够不到嘛,就用鱼钩去钓一颗咯,结果缠住了,我一扯,就扯成这样了。”

孟傲南终于扁着脸叫了起来:“丁小铃,你这个魔鬼,你赔我的吊灯,你赔我地毯,你赔我沙发!”

哦,他还好意思叫我赔哦?

我咳咳两声,走到警察面前说:“我就是丁小铃,我的确是孟傲南的同学。”

孟傲南一听,眼睛一亮,看来,他不用蹲监狱去了。

“不过——我却不是被他请来的!”我话锋一转。

孟傲南马上大叫:“丁小铃,我不要你赔了,你要补偿什么,我来赔你!”

呵呵,聪明!

我话锋再转,“虽然不是他请的,但是,是我主动来找他的,所以他并没有绑架我。”

孟傲南看着我就像看着再生父母。呵呵,当然,我计划着,又一个不平等条约要诞生了,哈哈哈——

警察不满地对光头他们训话,“你们啊,就只会玩闹,现在的学生——唉,狂欢的破坏力真是惊人啊!”

光头他们扁扁嘴,小声嘀咕:“明明是她一个人破坏的,凭什么要我们替她背黑锅,难道我们长得结实一点,就一定是坏人吗?”

我挑衅地对他们眨眨眼睛。

光头他们看我一眼,终于压下这个口冤气。呵呵,被说两句,总比被我盯上的好。

警察说了几句就走了,我们也该走了。

这时候外面大门的门铃又响了。我们往外一看,原来是表哥。

“表哥,你怎么这么晚?”

表哥被放了进来,还没说话,突然叫起来,“哇——这里怎么这么乱,又是你这个坏蛋干的好事吧?”

我白了他一眼,怎么这么说自己妹妹。

不但来晚了,还诽谤本女侠是坏蛋,我抬脚就想将他踢飞。

一想到脚,这才觉得脚好凉,呜呜——我一直没穿鞋子啊!

低头一看,哇——不是因为鞋子的问题,脚下好多水啊!

我这一跳,大家都看了看脚下,水都把地毯浸透了。

雷展鸣干脆一把抱了我逃出屋子。

大家也跟了出来。

只有可怜的屋主,孟傲南惊叫一声,往浴室跑去。

“是不是又和你有关?”雷展鸣笃定地问我。

“嗯啊!”我得意地点头,顺便搂住他的脖子在他耳边小声告诉他,

“偷偷告诉你啊,他家的水龙头是金子做的,我敲了很久才敲下来的哦……”

“哈哈哈哈——”雷展鸣放声大笑,然后高兴地嘲弄我:“说你比我笨,你还不承认!他家的水龙头一定是镀金的,那个不值钱!”

哎呀,他怎么说那么大声呢,这不,大家都知道我偷了孟傲南的金子水龙头了。呜呜,我不要做人了……

我正装模作样难过,雷展鸣将我放了下来,从兜里掏出一根项链,说:“你偷的那些个金子啊,水晶啊,都不如这个值钱。”

我奇怪地一看,什么啊,这么怪异,一根银色链子,中间挂了个圆圆的银坠,有大拇指那么大,上面有一道一道的弧度花纹。

他看我脸有嘲弄,作势把项链一甩,说:“既然这个篮球项链你不喜欢,那就不要了吧。”

什么?篮球?我的宝贝篮球已经丢在池塘里了,他曾经说过,如果我表现好,他会再签一个篮球给我的,莫非……是这么小的篮球?

我夺过来,放在阳光下仔细看,果然,圆坠子的造型就是一颗篮球,上面还铸着一圈七个字:雷展鸣爱丁小铃。底座是两个串在一起的桃心。

哇,好浪漫哦,我好喜欢!

他终于签给我了,他把自己整个人都签给我了。

我摸摸他的胳膊,上面是一道道红色的血痕,这个傻瓜,他一定是挣脱绳索的时候,把自己弄伤的。除了这些血痕,他胳膊上还有个牙印,是我咬上去的,那是我给他的永恒的信物!

现在,他将自己的信物也给了我了。

轻轻的,他将项链带在我颈间,顺势拥住我,就要给我定情一吻。

哇——来吧,来吧,好期待!

“你们不准亲下去!”表哥一下跳了过来,阻止了他的行动。

我大怒,“表哥,你干什么啊?”

“小铃,我知道我为什么来这么晚啊?”

“这跟亲吻有啥关系啊?”雷展鸣不满地推开表哥。

表哥急急地说:“怎么没关系!我刚出门,就碰到小铃的父母,他们给我们来了个突袭,突然回国了!”

“这个和你晚来有关?”

“是啊,他们说小铃一定不会吃亏,而且还说要看看魔龙的能力。”

好啊,见死不救的老爸老妈,我一定要报仇!

“铃铃啊,他们知道你和恶名昭彰的魔龙被诱拐了,就专程赶回来拯救你了。要是他们知道你被魔龙亲过了,还不知道会被惩罚成什么样子呢!听说他们还带来了非洲部落的108种奇妙的教育方法。”

啊——惨了惨了。

我算是领教过他们的教育方法了。

比如,关在有很多蚂蚁的屋里背书,不背完,不许出来。

头上顶着一碗水算计算题,就算再累,也不能低头打瞌睡,要不那冰冷的水就流到脑门上、脖子里,冷得让人直跳。

天啊,我的老爸老妈才是世界上最最可怕的地狱魔王啊!

不行,我不能回家!

我对着雷展鸣妩媚一笑:“小雷,你都把自己签给我了,我到你家去住一阵子?”

雷展鸣看看我,想答应,然后又理智地看了看近在眼前的孟家别墅,狠心摇摇头,说:“我不能阻止你爸爸妈妈教育你,这是为你好。”

呜呜,雷展鸣这个毫无人性的家伙,等我下次狠狠整他。

他这里不行,我把主意打到光头他们身上。

我殷切的目光,在恶男们身上来来回回扫了三趟,他们全体一退,二退,三退,现在已经离我距离很远了。

啊——我还有救星!

我整了整喉咙,亲切地召唤孟傲南:“孟大哥,你收留我几天吧!”

孟傲南颤抖的男高音在屋里大叫:“救命啊——她怎么还在这里啊——谁能把这个魔女带走啊——”

我还不死心,大叫:“孟傲南,你叫我住几天,我已经决定了,明天就转学到恩驰!”

里面的颤抖男高音继续大叫:“天啊,恩驰的同学们啊,我对不起大家,我给大家带来了灾难!”

看来,他是不会答应我住在这里了。

呜呜,谁能救救我?我不要回去啊——

表哥和雷展鸣欣喜地互看一眼,那眼光里是解放的曙光。

我一看不好,当即逃跑。

可惜,我的运动神经再发达,又怎么比得过魔龙。

我的脖子一紧,完了,后领又被雷展鸣偷袭成功。

天啊——这已经是第几次被他拎在空中了?

“乖了,你爸爸妈妈回来一趟不容易,我还要去拜见岳父岳母大人,怎么能包庇你呢?”

哇——这个卑鄙的家伙,现在就知道拍我老爸老妈的马屁了。

恬不知耻啊!以大欺小啊!

我四脚凌空死命挣扎,可惜,这次他是怎么也不会放手了!

呜呜——就欺负我个子小!

我要抗议!

抗议——!

经过了我那一对非人父母的残酷教育,我又一次进化了!恶人榜的榜首位置总是被本大侠牢牢占据着!不但如此,我还带着恶人榜冲出学校,走向恩驰!

当然,我的位置并不是没有人冲击过。但是他们的冲击每次带来的后果就是,我抽屉里的不平等协议又多了一大堆。

从此以后,又一个传说诞生了。

美丽的校园里,淘气的翅膀到处乱飞,飞过之处,人们的反应都各不相同。有的哭笑不得,有的斗志昂扬,有的改邪归正,也有的只能自认倒霉,但是他们都有个共同之处,认真研读生存指南。

我欣喜地看到大家的生存技能不断提高。

比如雷展鸣,他在我的训练下,已经能躲过我的所有袭击。

但是没关系,这一次他是躲过了,但是下一次,才刚刚开始……

本书完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书页

帝凤高中之5淘气美少女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