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一卷 卷名

第十三章

更新时间: 2007-08-14 11:16:25 字数:11057

“恩哲已经等你很久了呢,还陪我们吃了早餐,真是个有礼貌的孩子啊。”

你们被他的假象给骗了!他才没看起来这么斯文呢!

“叔叔阿姨,我想和未晞私下聊一下。”李恩哲得体并绅士地说道,恶啊……我什么时候见他这么有礼貌过了。

“去吧,去吧,我们也要出门了。”老妈拽着不怎么甘愿的老爸硬是朝大门走去。

“老妈啊……”你怎么能就这么把我抛弃了!我可是您亲闺女啊!

“你们好好聊!我们两老就不打扰你们了。”

见鬼了!我老妈竟然这么好说话!娘啊!你这不是把你惟一的女儿往火坑里推嘛!见他还在那欢送我那弃我而去的老爸老妈,我拔腿就往自己房间跑!此时不跑更待何时!

“臭丫头你还敢跑!”李恩哲等我老爸老妈离开后,顿时恢复原形!我就说他哪有这么乖的。

你叫我别跑,我就不跑啊?“不跑是傻瓜!”

飞奔进自己的房间,大力地甩上了房门,“砰!”差点以为自己跑不回房间了,辛苦了我的小短腿。

“死丫头你给我出来!”李恩哲愤愤地猛拍了记我的房门,让在门这边的我心跳加速到120下,心脏啊,心脏,一分钟跳120下,会死人的!

“打死我也不出去!”神经了,我现在要是出去,还不被你给吼死,我又不傻!

“你真不出来?”李恩哲最后次问道。

“女子汉大豆腐!说不出去,就是不出去!”哼哼,你能拿我怎么样?我就是不出去,让你对着那个大门干瞪眼!

一个转身竟然发现,他,他在我的背后了,我抖着手问,“你,你,你是怎么进来的?”

“哦,这个啊,我在你还没起床的时候,向阿姨要了你房间的钥匙。”李恩哲他得意地抛着手上的钥匙,还一脸我就知道你会这么做的表情,真是让人恨地牙痒痒的!

“什么!!?”

娘啊!你也不是这么出卖我的吧?!连你女儿的房门钥匙都交出去了,这也太狠了吧!人家问你要,你就给啊……

你到底是我娘,还是他娘啊?

“阿姨似乎很喜欢我呢,一早到你家,她就热情地招待我,还邀我一起用早餐。”李恩哲此刻脸上的表情,真是让人想揍他,可恶!我老妈对我可都是呼来喝去的。

“那……那你想怎么样?”我可不认为他是跑来这里跟我闲聊家常的。

“你发来的消息是什么意思?还有我妈回来说的话又是什么意思?”李恩哲这时才想起了此次来的目的,恶狠狠地问道。并整个人很威胁性地向前倾,一副高高在上的样。

“不,不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哦……”我僵硬的肩膀故作轻松地耸了耸,逃避性地回答道。

“什么叫我跟你已经分手了?”李恩哲那冷冽幽暗的视线,让我有种被野豹盯上的窒息感

“那,那个就是分手的意思嘛!”

“你怎么可以就这么轻易放弃我们的感情的?”李恩哲几乎用尽全力嘶吼道。

“……”你以为我想吗?你以为我愿意吗?

我也想我们可以笨笨地相爱,纯纯地依偎,傻傻地在一起。

“回答我!”

哽咽地,我直视他的眼睛,缓缓道来,“我和老爸老妈一直快乐地生活着……我老妈虽然说话很直,人也很粗鲁,可是我老爸老妈都很善良,从来没人会辱骂他们……”

“然后呢?”李恩哲环抱着胸,我望着他,咬着下唇,直到口中有一丝血腥味才罢休。

“我不想因为我,因为我这个比别人迟钝,一直让他们头疼的女儿,还让他们受人辱骂,和你分手是我惟一能做到的事。”

李恩哲不会明白亲情对我的重要的,他不会明白,“就为了这个,你就可以发条短信跟我说,我们分手了?不管我打了多少电话给你,都是关机!?”

“就为了这个。”我闭上眼睛,坚定地点了点头。

李恩哲蹙了眉头,慢条斯理地说,“我不是告诉你,我可以解决的吗?为什么你不相信我?”

“你可以让我相信吗?”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又该吼我了吧,可难道我说的不是实话吗?我昨天和学长他们去你家找你……只要你母亲的一句话,我们就被轰了出来,甚至连你的面都见不到,你要怎么解决?你自己都被软禁了起来,你要拿什么来让我相信你?”

李恩哲紧紧地抓住我的肩膀,“难道你对我连起码的信任都没有?”

强忍着心底的痛,我撇过头去,“是的……”

“也许我是比一般人迟钝,也总是被你说笨,可我也不想成为你们有钱人家的玩具,我也是有自尊的。”

李恩哲不敢置信地望着我,“你认为我在玩弄你?”

对不起,真的对不起……为了保护我的亲人,我真的不想伤害你,放手吧……

虽然心里满是痛楚,可嘴上却冷冷地说道,“不是吗?这不是你们有钱人一贯的手段吗?拿着一打钱来压死人,以为有钱就了不起吗?!”

李恩哲受伤地吼道,“你竟然认为我的真心是为了玩弄你?你这个蠢丫头!!”

我多想告诉你,我有多么多么的喜欢你,可是我不能……

“没错我就是笨!!就是蠢!你干嘛喜欢我?做事又冲动,老是什么事都做不好,这样的我,有什么值得你喜欢的!”

“可我就是喜欢上你这个蠢丫头怎么办!”

我最后悔的事,大概就是没能亲口告诉他,我喜欢你,可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可是……可是……我们不能不分手……”

“我喜欢你,你也喜欢我,为什么我们要分手!你给我个理由,如果是为了我妈的话,该死的,你可以不用理她!”

你可以不理,那是因为她是你的母亲,她不会对你怎么样,可是她会用各种手段来胁迫我的父母,我怎么可以,怎么可以让我的父母受到伤害……

“可我不喜欢你……”一瞬间,我的心脏剧烈收缩起来,好痛,真的好痛,我怎么能说的出这么残忍的话来的?

“你不喜欢我?那你为什么要跟我交往?”

不敢看他的眼睛,我才能说出这种谎话来,“那,那是你强迫我的……”

“哈哈!好,真是好,我李恩哲也有强迫和人交往的一天!叶未晞你好样的,真是好样的。”李恩哲迟疑了片刻,开始狂笑起来,笑得是那么的撕心裂肺,笑的是那么的肝肠寸断。

“好,我们分手,从今以后老死不相往来!”

直到他甩门出去,我慢慢地沿着床滑落到地上,直直地望着我的房门,确定他离开了,才敢哭出来……

我的心脏……好痛,我竟然可以说我不喜欢他……我竟然真的说我不喜欢他,当我说出口的时候,我好后悔,我真的好后悔……

妈妈,我好痛,我真的好痛……

我该怎么办才好?为什么窗外的阳光看起来这么的刺眼,为什么我感觉自己快要窒息了?

我要找个地方把自己藏起来,这样谁也找不到我了……我需要黑暗……

不知过了多久,妈妈的声音飘渺地从远处传来,“乖女儿,你在哪呢?”

我不安地动了动,我不想被人找到。

“怎么了老婆?”

“女儿不见了!还问怎么了。”老妈焦急地说道,妈妈放心啦,我好好地在家呢,只是你看不到我而已……

“怎么会?鞋子还在鞋柜里呢,肯定在家的,也许在上厕所呢。”

“你来瞧瞧,我都找过了就是没有,乖女儿啊!你在哪呢?”

“老婆啊……你说会不会有什么问题啊,恩哲那小子黑着一张脸出去的……”

“废话,我就是担心我家宝贝女儿,才上来找人的啊,还不快帮忙找!”

“老婆,老婆快来,宝贝女儿在这里。”黑暗的空间里,突然被一片光亮取代,我无法适应地望着那片亮处,模糊的轮廓,听声音应该是老爸。

老妈也凑了过来,“要死了,丫头,你跑衣柜里面做什么啊?快出来啊。”

“妈……”直到看到妈妈,我这才落下泪来。

“宝贝女儿你怎么哭了?是不是那小子欺负你了?”老妈被我的眼泪吓到了,不知所措地拿袖子给我擦眼泪。

妈……那衣服是您最喜欢的,拿来擦眼泪……等我不哭了,您会宰了我的。

“妈……我跟他分手了……”断断续续地抽泣声,那句分手几乎只有我自己听得见。

“啥?”

我也不管老妈是否听的到,发泄似地继续说,“我跟他说了好多,我跟他说我不喜欢他,我要跟他分手……”

“然后你就躲到衣柜里去了?”

“妈……我好难过,我真的好难过。”

老爸伸手想将我拉出衣柜,“乖,我们先从衣柜里出来好不好?在里面这么窄肯定不舒服的。”

“我不要,我不想到外面去……”摇摇头,我要愿意在外面,就不会爬进衣柜里来了。

“老公这可怎么办啊。”

“乖女儿,就算分手也不能躲柜子里啊,我们还是出来好不好?”

“我从没说过喜欢他……却在最后告诉他我不喜欢他,他走的时候好伤心,妈……我做错了吗?”喃喃的,我越说就觉得自己越悲哀,别人谈恋爱是甜蜜的,为什么我必须说那种让自己都觉得很痛的谎话呢?

“乖女儿,美好的恋情和生活是一样的,都是要我们去争取的,我不是早就跟你说过,当年你奶奶也不同意我和你老爸结婚吗?我还不是也克服了,还生下了个可爱的女儿你。”

可是我没有勇气像老妈那样不顾一切地去争取……

“我做错了吗?”

“不能说你做错了,我知道乖女儿是想保护我们,你的心我和你老爸都明白,但我们都希望你可以幸福。”

“我做错了吗?”

“老公……这可怎么办?”

“我来。”老爸温柔地摸着我的头发,“小晞,你知道为什么我给你起名字叫未晞吗?”

我迷茫地望着爸爸,轻摇头,他们从来没跟我说过。

“因为我希望我的宝贝女儿对未来充满希望,像我和你老妈一样,勇敢地创造自己的幸福。”

“可是……一切都晚了……再也回不了头了。”可是现在说什么都来不及了,出口的话,不可能再收回来。

“乖,你先出来,天塌下来有老爸给你扛着。”

不忍父母这样苦口婆心地劝我,只能任他们将我从衣柜里拉出来,乖乖地躺在床上。

而后面的几天,我每天都跟老爸老妈捉迷藏,在我家只要能藏得下人的柜子里,都有我的身影。

老爸老妈也逐渐习惯了我洞穴一族的样子,除了睡觉时间他们也懒得再找我。

“阿姨,您确定叶未晞在这里头?”

是我的幻觉吗?我竟然以为自己听到了学长的声音,似乎我把自己关的太久了……

“恩,肯定在这里面。”

“可这里是衣柜也……”还,还有金玟珠的声音?!我果然是产生幻觉了,可为什么不是听到他的声音呢?

“这几天她没上学……都是躲在这里面的,好不容易骗出来了,一不留神就又躲进去了。”

“阿姨,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了?”

“学长你很呆也,能让叶未晞这么消沉的,除了和李恩哲分手了还能是什么。”金玟珠不耐烦地说道,猛地打开了衣柜的门。

唉……这个女人还是这么的粗鲁。

“学妹……你还好吧?”学长那漂亮的眼睛里充满了担忧。

对不起,学长让你担心了。我扯扯嘴角,却没能开口。

“叶未晞你这算什么样子啊!真是丢我们女人的脸!不就是个男人嘛,再找个就是了。”金玟珠一把揪起我的衣服,作势要将我从柜子里揪出来。

可是……金玟珠你是不是忘记,我最傲人的是什么了吗?我别的没有,就是力气大……

我就是丢脸了,幽怨的气氛开始蔓延,现在的我跟怨灵没什么两样。

“学,学妹你这是安慰人吗?我怎么觉得你好像更刺激到了学妹……”学长哭笑不得地阻止金玟珠那粗鲁的动作,没见过这么安慰人的。

突然发现,我终于知道自己为什么觉得金玟珠很亲切了!原来,原来金玟珠跟我老妈一样的粗鲁!

“呃……好像起了反效果。”

“我做错了吗?”我迷茫地望着他们,小声地问道。我想要人告诉我,我是不是做错了。

“她现在只会说这一句话,一直不断地问,我做错了吗……看得我们俩老好心痛,从来没想一直快快乐乐、健康活泼的女儿……现在只肯待在衣柜里,谁也不想见,原本婴儿肥的小脸,完全变成了瓜子脸。”老妈心痛的表情让我更怀疑,我做的真的是对的吗?

“叶未晞你这个白痴!给我起来!我们不是情敌吗?你怎么可以这么没有志气!你可是我金玟珠惟一的劲敌!你怎么可以躲在这里,既然喜欢他就勇敢地去争取!你现在像什么样子!装可怜吗?!”金玟珠暴躁地吼道。

曲膝抱着腿,我真的是个白痴,“我跟他说……我不喜欢他……他好伤心,好伤心地走了。”

“你这个人真是白痴!不就是个难缠的大婶嘛!有什么好怕的,你的心才是最重要的!”金玟珠一针见血地指出了重点,我一直担心李女士对付我的父母,不肯去面对自己的心。

“我真的可以吗?”

金玟珠不屑地说道,“你不来上学,李恩哲他也没再来学校,真不晓得你们怎么搞的,谈恋爱就了不起啦!非搞得这么凄凉!”

凄凉?这个词真贴切,如果我可以多相信他一点,也许就不一样了吧?

“他没去上学?”

“废话,不然我怎么会拖着学长来找你啊,李恩哲家是打死我也不会去的。”金玟珠对上次被赶出来,到现在还记忆犹新。

“我明天会去上学……”

“想通了?想通了就好,天涯何处无芳草,下一个男人会更好!”

虽然金玟珠的比喻不是很搭调,却让我很感动,我飞扑过去,“金玟珠你真是个好人。”

金玟珠一把将我推开,跳的老远,仿佛我身上有病毒,“呸,呸,呸,我才不是好人,我是看你不去上学,我没人可以欺负。”

我终于知道,学长为什么这么喜欢逗李恩哲,李恩哲……想到这个名字,我心底依旧感到一阵抽痛。

有这么多关心我的人,我有什么理由不振作呢?“李恩哲我喜欢你!不要去美国啊!我叶未晞喜欢李恩哲!”

梦中我来到了机场里,我小时候似乎来过这里,可是我又好像没什么印象了,就在我迷糊之迹,我看到一个绑着可笑小辫子的小女孩,哭着叫一个苦着一张小脸的男孩别走,我终于听清楚他们对话了……

小女孩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恩恩你别走嘛,你走了我就没朋友了,呜……”

“你别哭嘛,我会回来的。”而漂亮的小男孩翻了个白眼,无奈道。

小女孩一副你不要想骗我的表情,“可你要是不回来怎么办?妈妈说美国好远的。”

“笨蛋,我会回来的啦,到时候你可别喜欢上别人哦。”小男孩慎重叮咛道。

“喜欢是什么?可以吃吗?”

我想晕倒……这谁家孩子啊,竟然问这么傻的问题!

“叶未晞!你将来一定是笨死的!”

叶未晞?这不是我的名字?为什么这个画面这么的熟悉?仿佛在我脑袋里已经梦到了上千回似的。

“这么凶干嘛啊……人家真的不知道嘛,这个照片是小晞穿着最漂亮的裙子照的哦,恩恩你要收好,千万别掉了。”

“算了,跟你这么笨也很难解释,反正你不许忘记我!明白没?”被叫恩恩的小男孩,紧紧捏着照片交代。

“哦……我知道啦,恩恩会给小晞带好吃的,所以小晞不会忘记恩恩的。”

原来我小时候这么的“蠢”真!

“我不叫恩恩!我叫李恩哲,跟你说了多少遍了!不要随便给我改名字!”

什么?这是怎么回事?我幼稚园时期的天使,竟然是他?为什么要我现在才想起来!为什么!!

浑浑愕愕地度过了一天,老师在讲台上说什么,我一句都没听进去,依旧在想着早上的梦……

“回魂啦!”金玟珠的爪子在我眼前来回地晃悠,她以为她是道士吗?

“恩?”眨巴眨巴眼睛,我不解地望着她。下课了吗?我竟然不知道……

“你这家伙,人是回来上课了,魂不晓得飞哪去了,还在想着他呢?”自从那次衣柜事件后,金玟珠就踢开了她的同桌,拉着我一起坐,就为了看牢我,不让我破坏公物。

因为每天放学我平均要撞七回电线杆,老妈完全不敢让我骑脚踏车。

而在学校就更夸张了,有次上厕所竟然意外得搞得水管爆裂,现在学校的人都只要听到“叶未晞”这个名字都闻声色变。

我都解释过了,那次我不是故意的,怎么就没人相信我的呢。

“说不想,你可能会打我吧?”

“什么时候变这么聪明了?说谎的小孩就是要打才会乖嘛。”

“没认识你以前,以为你是被宠坏的大小姐……”

“认识之后呢?”

“你还是被宠坏的大小姐……”我非常严肃地回答。

“你找打啊你?!”顿时金玟珠傻在那里,醒悟过来她作势卷起袖子准备开打。

我赶紧抱头鼠窜,讨饶道,“开玩笑的,我发现你正义感很强,对事又认真,如果能早点认识你的话,我肯定拉你做死党。”

“现在也不晚啊。”

我没听错吧?她的意思是说愿意做我的死党?我不确定地问,“你愿意做我的死党?”

“废,废话,我跟你说这么多你还不懂?你以后一定是笨死的!”

“呵呵……他也说过这样的话……”

“想他就去找他嘛,干嘛老在这里虐待自己。”

“我那天说了这么多绝情的话,我拿什么脸去找他……”

“说你笨又不承认,你要是不去找他,那你就等着后悔吧!要是我的话,只要是我喜欢的,就算他跑去外太空,我也会追去!”金玟珠那夸张的比喻,害我差点笑出声来。

很显然……我不是你,如果我是你,可能会有那勇气吧。

班主任老师突然出现在讲台上,他什么时候来的?我怎么没发现。

班主任老师将他的茶杯一放,沉痛地说道,“同学们静一静,我们班上的李恩哲同学将要转学了,他是我教过最优秀的学生,可惜……”

我仿佛被雷击中一般,不知该做出什么反应才好,脑海里浮现老师刚说的话。

什么?他,他要转学了?

当班主任离开没多久,学长突然出现来找我,学长怎么会来的?

安佑祈仔细地观察我的表情问道,“学妹,你听说了吗?他要转学了。”

奇怪,我是刚听老师才知道的,难道学长刚才在外面偷听?摇摇头甩掉那冒傻气的想法,“我知道……学长你是怎么知道的?”

安佑祈笑着揉乱我的头发,才替我揭开疑惑,“那天从你家回去以后,我就直接去了李恩哲家。”

“天啊,你竟然去了李恩哲家里?”不敢相信,学长竟然还去李恩哲家,他难道不怕被李女士赶出来吗?

“学妹,你去找他吧。”安佑祈停下蹂躏我头发的手,严肃地说。

“我可以吗?”

安佑祈望着窗外,声音悠远地说着,“李恩哲他母亲要回美国了……也许再也不回来了,我知道他还是喜欢你的,错过了,后悔就晚了。”

“他,他要回美国了?!”再也不回来?他再也不回来了?因为我吗?因为我再也不回来了吗?

“不,我要去找他……”心底有个声音在强烈的呼唤,不能让他这么走了,我还没告诉他我真正的想法,我还没告诉我喜欢他,我真的好喜欢他。

“我送你。”

我坐着学长那骚包的跑车,来到了李恩哲家,只见骆叔独自站在门口。

一等车子停下,我便冲到骆叔面前,拉着他的袖子问,“骆叔,我找李恩哲。”

骆叔疑惑地愣了愣,然后才想到什么似的回答,“少爷?他去机场了。”

“什么?”完了,我没赶上!“学长,怎么办,他去机场了!”

“我现在开车送你去,应该赶的上,别着急。”安佑祈立刻上车发动汽车,等我上车后,开足马力奔向机场。

我怎么能不急,要是再也见不到他,我该怎么办……我到现在才想通了,难怪一直被人说迟钝了,连我都忍不住想敲自己脑袋两下,为什么就是不明白呢!

当我踏进机场大厅就傻了……这要怎么找啊?完全没边嘛,来往的人流还不是一般的多,等我找到李恩哲,飞机早飞到美国了!

“学长,这么多人怎么找啊?”

“我有办法,跟我来。”安佑祈神秘地一笑,询问机场工作人员后。

竟然是传说中的播音室!这个只有在大商场我才见人用过……难道,我要用这个找出李恩哲?他,他会杀了我的!

“咳,试下音,野兽学弟……听到的话,请回话,听到请回话。”安佑祈兴奋地握着话筒不放,这,这哪还有那个优雅王子的样子啊!根本就是一个找到新鲜玩具的顽童嘛。

让我死吧……

“来来,学妹这东西很好玩的,你也来试试。”安佑祈见我没做声,继续引诱我。

一滴汗从我的额头滑落,这个真的是帝凤中学那个高贵气质的学长吗?不会是被外星人附身了吧?

“恩……我是叶未晞……”啪嗒……我疯了?竟然把自己大名给报了出来!瞬间播音室的温度降到了最低点……

算了,说都说了,也只好硬着头皮上了,“李恩哲我喜欢你!不要去美国啊!我叶未晞喜欢李恩哲!”

呼……吼出来舒服了。

“学长……你缩在角落里做什么?”当我放下话筒,却发现学长贴在了墙角那,他准备练壁虎功吗?

“学妹,你要吼之前……也先知会一声嘛,差点被你吓死。”安佑祈掏掏耳朵,心有余悸地说道。

可见我刚才吼得有多大声,真是怪不好意思的,不过吼出来真的舒服不少。

“呵呵……学长,不好意思哦,我下次会记得的。”呸,呸,呸哪还有下次,我都在考虑等下出去,要不要干脆找个袋子套着算了。

“死丫头!我的脸都给你丢光了!竟然吼的这么大声!”李恩哲人未到,声先到。

见他直直地朝我冲来,我赶紧拿手挡着头大叫,“啊……不要打我!我不是故意的!”

“我怎么舍得打你,你真是个大傻瓜。”李恩哲扬起的手突然轻轻地放下,死命地揉我的头发。

讨厌!一见面就弄乱我发型,我要变秃头嫁不出去可要你负责的!

竟然说我是傻瓜!“喂,喂,我可是鼓起个这辈子的勇气才吼出来的也,你还说我是大傻瓜!”

“不是吗?我不过就是送我老妈上飞机,你搞的我好像去美国一样的。”李恩哲充满笑意地调侃道。

“嘎?你不是转学回美国?”不是他去美国?那转什么学?

“我是转学了,不过是转去帝凤对面那个洛南中学,还有,谁告诉你,我要回美国的?”李恩哲一脸纳闷地问,实在想不出是谁说的。

“学长啊……”我立刻指着想要逃跑的学长,一跺脚朝学长大声吼道,“学长你骗我!!”

安佑祈满是贼笑的靠近门口,“我有骗你吗?我是说李恩哲的母亲要回美国啦,又没说李恩哲要回去。”

“我就说离这家伙远点吧,看吧。”李恩哲没好气地说道,紧紧搂着我,就怕我被带坏了。

“学长……你是故意的!”

“竟然被你发现了?”安佑祈搔搔头,竟然大方地承认了。

我一直以为只有李恩哲一个人厚脸皮,原来还少算个学长啊……

“呜……李恩哲,学长他欺负我!”

“乖,我们不理他,我们回家去。”李恩哲温柔地牵起我的手,紧紧握住,不再分开。

安佑祈屁颠屁颠地跟上来,嘴里还嚷嚷着,“喂,喂,你们两个未免也太过河拆桥了吧!?和好就把我这个月老踢了?”

“就你还月老勒,人家月老是纯东方的,你最多也就是个包着尿片的丘比特。”李恩哲上下瞄了瞄安佑祈,轻蔑道。

“呃……”安佑祈傻愣当场,他可没想过李恩哲会过河拆桥,说他是包着尿片的丘比特。

“噗嗤!哈哈!我开始遐想学长穿着尿片的样子了!哈哈!”不行了,笑得我肚子疼了。

“遇人不淑啊……我怎么攀上你们两这个家伙的!天妒英才啊!”安佑祈哀怨地喊道。

我们上了学长那辆骚包跑车,李恩哲你为什么不开车来啊!这样我就不用蒙着脸坐学长的车了……为什么学长要开这种颜色的车子呢?

其实光是红色那还好一点,可是,在车尾处,竟然还画上了巨大的米奇老鼠……

李恩哲与我都坐在后排座位上,直到现在他都没松开手,呜……我的手都快被握得出汗了。

“我告诉你一个秘密。”李恩哲瞥了一眼前排开车的学长。

“什么秘密?”

“我跟这家伙是双胞胎哦。”李恩哲嘴角的笑容扩散开来,快咧到耳朵根了。

我猛瞧只能看到后脑勺的学长,只见他的动作突然一僵硬,再瞪着李恩哲,“什么?!你跟学长是双胞胎?!骗人,学长这是真的吗?”

天啊!这,这,这怎么可能,完全不像嘛。

那学长以后就是哥哥了?天哦……这是什么情况?

“哈哈哈!!你还真的相信了哦,哈哈!”李恩哲突然爆笑出来,真的是太可恶了!竟然耍我!

“呃……你又骗我?!”

“呵呵,学妹,你真的是太好骗了。”安佑祈在前面也忍不住偷笑起来。

“可恶!学长你还故意做出附和他的动作,害我以为是真的呢!你们都是坏蛋!”

“我跟这家伙差了一岁这么多,怎么可能是双胞胎的。”李恩哲好不容易才忍住了笑声,可那眼神里还是满满的笑意。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我觉得他们的关系肯定不一般,这可是女人特有的直觉!

“说来就话长了……”李恩哲故意拖长了音道。

“你不会把长话缩短了说啊!想急死人哦。”明知道我脾气急,竟然还给我说来话长。

“是这样的,那晚这家伙来找我,你也知道我妈也在嘛,我妈突然激动起来,我妈……或者应该叫阿姨……”李恩哲绕口令般地说了一堆,说得我完全有听没懂,快可以赶上数学老师那有字天书了。

“她永远是你的妈妈。”安佑祈不甘心地插进一句话来。

晕,他们两个以为在说谜语吗?“你们在说什么啊?什么阿姨?”

“我妈妈并不是我亲生的母亲,这是那晚听到的最劲爆的话了。”李恩哲见我困惑的表情,立刻丢了个炸弹来。

“不是亲生妈妈?”

“其实我的亲生母亲是我现在妈妈的最疼爱的妹妹,当年我亲生母亲,不顾阿姨的反对,执意嫁给了我父亲,并怀上了我,可是我亲生母亲的身体根本不适合生产,结果难产死了……”想不到李恩哲竟然有这样的身世。

“不要太伤心了。”安抚性地轻拍他的手背,这是我现在惟一能做的。

“想不到我父亲深爱母亲,将我交给我现在的妈妈,没过几天便发生了车祸。”

这比刚才话还要刺激,想不到世界上还有如此深情的人,“天啊。”

可我也对李恩哲父亲的无情感到气愤,难道刚出生的儿子就一点都不重要吗?爱是自私的,当爱上一个人后,心底就再也无法容纳别人了。

“所以我一直是阿姨抚养的,而我也从小就叫阿姨妈妈。”李恩哲似乎并没有太伤心,毕竟他是李女士一手带大的,他甚至没有见过自己父母的长相,更不要提什么感情了。

“那这个和学长有什么关系?”怎么听,都没觉得和学长有什么关系。

“因为我才是她的亲生儿子。”安佑祈对于终于轮到他说话兴奋异常。

“吓!可,可你是混血儿啊,怎么会?”

“说你笨!你还不承认!混血儿,什么叫混血儿啊?就是不同品种一起生的小孩,这个叫混血儿。”李恩哲捏了我的脸一把,觉得手感不佳,皱着眉头说道。

“哦,我明白了……”终于搞明白的我,非常虚心受教地点点头。

“野兽表弟……你解释的也……太,太奇怪了吧?还不同品种……”安佑祈开着车的手差点一抖,哇!想谋杀哇,我就说学长的技术不可靠嘛。

“不这么说,这丫头听不懂。”李恩哲理所当然地说完,还耸耸肩膀表示他的无辜。

过分,我有那么笨吗?

“那你们以后就是亲戚喽?”

“没错,我有了个变态表哥。”瞧他一副吃了大亏的表情,不知道还以为他多可怜勒。

“而我多了个野兽表弟,其实野兽表弟刚转学来,我就故意去接近你们。”安佑祈一脸坏笑地说完,还奸诈地笑了两声,真是可怕……

“哇!我刚回国就被你这个变态盯上了。”李恩哲瞪大眼睛问道。

安佑祈点点头,这才说出了真相,“我妈妈刚生下我,就因为和父亲有误会离婚了,结果我由父亲抚养长大,等我长大点以后,就知道原来我妈妈还有别的小孩,我当时以为李恩哲是我母亲和别人生的孩子,所以我就故意地想接近他,看看我这个同母异父的弟弟长什么样。”

“我说呢,我在学校待了一年多,也没有过艳遇,李恩哲一来,还多了个天使学长。”

“直到那次去,我才知道……原来我妈妈只生了我一个,可惜啊……”安佑祈十分惋惜地叹气。

“学长可惜什么?”这个有什么好可惜的?

“唉……我还想在我老妈面前上演一场兄弟不伦恋的……唉……可惜啊。”安佑祈哀怨地说道。

他一说完,我和李恩哲同时倒下。

爆汗,我越来越觉得,那个天使般的学长,已经完全堕落了,或者他一直是这样,只是我没发现?

“呸,鬼要跟你来兄弟不伦恋,我正常得很。”李恩哲一把将我捞进怀里,以证清白。

“可是,如果是母子相认的话,为什么李女士还要回美国去?”

“追男人去了呗。”安佑祈不以为意地接道,完全不想他说的那个人正是他的母亲。

“追男人?”这么大年纪还追男人?阿姨好开放哦。

“没错,我跟妈妈解释了当年的误会,把我父亲在美国的地址告诉了妈妈,谁让我老爸嘴笨,连解释都不会,搞的老妈抛弃他和我,像我这么优秀的人,怎么会有这么笨的老爸的?结果我话还没说两句,她老人家就决定订了今天的机票飞美国去了。”安佑祈摇头晃脑地解释道。

感觉学长这么开车真的不怎么保险,下次提醒我……别再坐他的车了!

“好厉害哦。”

说来就有气的李恩哲,狠狠瞧了我一记,“谁像你这么笨的!只知道把我往外推,要不是变态表哥告诉我你的事,我可能会真的一辈子气你。”

“人家那时候嘴巴比脑子快嘛……”揉着有点疼的脑袋,可怜兮兮地博取同情道。

“以后不许再躲到衣柜里去了,要乖乖吃饭,可怜我最爱捏的圆脸,现在都抓不起肉来了,不行,要赶快回去多喂点。”

“你以为养猪啊!人家好不容易脸才瘦下来的,才不要胖回去!”

“这个由不得你了,嘿嘿……”

“我不要啊!!!”

人一辈子最珍贵的亲情、友情、爱情,而我……都拥有了,我想天底下没有比我更幸福的人了,也许是老天疼憨人吧?让笨笨的我遇见了他,也因为他才交到了像学长这么体贴的朋友,还有敢爱敢恨的金玟珠。

至少现在我可以说,我的人生没有遗憾……未来的路还很遥远,需要我们一起慢慢地前进。

本书完!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书页

帝凤高中之1 笨笨美少女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下一章